與你接觸《同謀再現》
十月
17
2017
同謀再現(關渡藝術節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73次瀏覽
張懿文(專案評論人)

悄悄話的傳遞,是否有其政治性?場燈全開、光線明亮的舞台上,五位舞者彼此交頭接耳,說著旁人聽不清楚的悄悄話,不明所以的觀眾四處張望,想從無法聽見的私語中一窺端倪。另一會兒,幾位舞者走下舞台,走入觀眾席邊,對著坐在角落的觀眾竊竊私語,被指示的觀眾站起身來,步上舞台和黑人樂手換了座位,舞者們在台上繼續傾訴的悄悄話,互相拍打,狀似親密,而一旁被指示上台的觀眾也跟著撞了舞者一下,在台上的觀眾神色尷尬,彼此左顧右盼擠眉弄眼,像是不知道該不該下舞台,又不確定還是要繼續待在台上,在略顯驚慌不安的過程中,一個舞者碰觸了另一個舞者的肩膀,然後,台上的舞者與被選上台的觀眾繞著彼此跑來跑去、擁抱或停止動作,而台下觀眾則報以笑聲,看著被哄上台的觀眾略帶不安想弄清楚自己角色,卻又在好似沒有指示的狀況下自然玩起來的過程,幽默逗趣感十足。

有那麼一瞬間,好希望這些台上的觀眾會永遠留在舞台,跟舞者進行一場沒有事先排練過的演出,一切顯得那麼實驗性強烈,舞台的第四面牆也許沒有被消滅,卻好似從台上到台下都成了一個劇場內部的空間。在越來越急促的奔跑和推擠中,幾位台上觀眾得到了許可,鬆了口氣似的奔下舞台,而剩下的舞者彼此觸碰,摸著衣服,轉身的同時略做打鬥的狀態,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們彼此堆疊支撐,而年紀已六十來歲有著灰白髮色的編舞者Meret Schlegel,站在舞台上看似靜止不動,卻在每個緩步移動或僅是站立的同時,從台前散發出巨大的能量,當她在其他幾位舞者間,似鐘擺般左右擺盪,在與其他舞者在重心轉換的過程中,激盪出一種沉穩著、不受旁人影響的存在感。

而現場的音樂來自聲音藝術家Nello Novela,以葡萄牙語、莫三比克的多種方言,透過現場麥克風發出口技、嘶吼與暫停的衝突中,伴隨著重複的人聲與呼氣聲的音效,舞者們成雙成對的動作,彼此轉換重心流轉,低沈的重心伴隨著非洲韻律感的節奏,以舞蹈劇場的形式出發,作品呈現一種輕鬆、詼諧,帶著日常生活動作的遊戲性質,雖然沒有華麗的舞蹈動作,卻有如德國舞蹈劇場大師碧娜鮑所關心的「人在群體間為何而動」之身體探索,簡單的生活日常動作如行走,跑步,推擠、擁抱、呢喃細語、咆哮等動作成為作品的造型基石,打破鏡框式舞台的方法與開場的悄悄話,在行為舉止間營造出輕鬆而實驗性的氣息。

《同謀再現》Komplizen Reloaded源自作品《Komplizen》,是兩位編舞家Meret Schlegel和Kilian Haselbeck合力創作的作品,而舞團名稱Cie zeitSprung中的第二個字zeitSprung,在德文裡是有「時間跳格」和「時光隧道」的意思,在《同謀再現》這個作品裡,好似也看見舞者與編舞者、舞者與觀眾之間,形塑出跳躍時間的合作空間,也連結了另一種不同文化(舞台上的多族裔)、身份(專業與非專業)與世代(年齡差距)的跨域可能。

《同謀再現》

演出|Cie zeitSprung
時間|2017/10/11 19:30
地點|臺北藝術大學舞蹈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年過六十五歲的舞者Meret Schlegel在不斷被翻轉的過程中漸漸開啟了其個體的自主性,她以同樣玩樂的態度與方式與表演者們共舞,不同年齡表演者一起於空間中流動也激起一種微妙的化學反應,像是一種生命經驗的交換。(李明潔)
十月
24
2017
每個動作呈現的當下之意思及環境的不同,以至表達方式不同不一樣,最終都還是要歸於自己,你想要賦予這個塗鴉、圖片、動作什麼樣情緒和詮釋,如同我們對於周遭的事一般,當下的感受與情緒,取決於你對於該人事物所有的理解,並沒有任何的對與錯。
一月
18
2023
為生死母題所拉出的維度,其一是人類文明與自然天道,實則已彼此消融合一,其二是生與死乃平行同源,雙生依存,其三是前述一切,均屬平常,如水既消逝又往復。
十二月
28
2022
舞者並非成為動物,而是脫去外在軀殼的界線與框架,映照人與動物的相似與相異,其實人與動物群本質上僅是相互吸收、調適然後融合的。
十二月
24
2022
這並非是為了要重新驗證劇場現場崇高性,而是在區辯出AI和人各自被賦予的使命畢竟不同,也保留了「虛/實」如「6/9」般相互提攜的兩造之能⋯⋯
十二月
14
2022
舞蹈也與傷痛脫離不了關係,傷痛與時間似乎讓舞者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而不能做什麼。
十二月
14
2022
這組動情的策劃不僅體現了生命的難,同時也在累積中醞釀出直面的意志,對話的結果,交織出了一則令人難以忘懷、耐人尋味的身體詩篇。
十二月
09
2022
在「身心耗盡」的社會之中,個人的、擬仿的身體是如此努力的接近社會的速度,然而,極限正是來自於身體自身的不可能性,以及,組成社群(三人)之後,自我反覆的無限迴圈就可以被打破。
十二月
09
2022
楊乃璇某程度上地解構現代舞,但是否能促使人們在步出劇場這阿卡迪亞之後,真正了解、欲近更直面「現代舞」作為藝術——包含其特定之歷史與流派——仍是最大疑問。
十二月
0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