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令人困惑的是,如果說《人造地獄》試圖透過互動與溫情造境來動員觀眾的友好或同理情感,其同理政治又將如何面對「臺灣」之於「印印泰柬菲」的優越位置?(許玉昕)
五月
12
2022
《村》則是尋求他人的代理,把他人帶往我所謂的「人物導向」的維度。在此,我們不妨把Claire Bishop的「活人裝置」改譯為活體裝置。《村》的生命政治便在於此,不是根據它對疫情的指涉,而是很實質出現在作品身上:玻璃屋這個活體裝置。(陳泰松)
九月
02
2020
《歐菲斯星球─職場文化變革》出現了一種內部矛盾,它一方面期待將觀眾融入表演元素,另一方面卻又無力讓觀眾的參與和原有的劇場元素產生互動,兩者格格不入,反而使觀眾參與的橋段顯得多餘。(洪姿宇)
七月
25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