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查人性幽微《金探子》

陳涵茵 (社會人士)

戲曲
2014-07-07
演出
春美歌劇團
時間
2014/06/29 14:30
地點
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春美歌劇團散發年輕活力,在民戲場上幹勁十足,對於公演戲也認真經營,但不知是否想表現的事物太多,近兩年的新作,總感覺找不到核心焦點。這次以「推理劇」作為宣傳主題,頗具話題性,但仍令人不由暗自思索會否仍是一齣熱鬧有餘深度不足的劇目,而他們用事實證明了多慮是不必要的。

就推理層面而言,本劇可說掌握到了箇中況味。懸疑的氣氛,離奇的事件,讓觀眾自以為看穿了真相卻又在最後來個大逆轉,一切鋪陳頗具本格推理樂趣。其間也模擬偵探辦案時推測可能的答案再以邏輯推翻,以人為偶演繹想像,諧擬本身和舞臺效果都令人會心一笑。而就在謎底揭曉之際,其中的社會關懷才真正顯露出來──人的卑劣與聖潔的一體兩面,感性與理性的衝突矛盾,正義與公理的不確定性,原來一場謀殺懸案背後隱藏的不是獵奇的聳動新聞,而是一次對於人人都會真真切切遭遇的道德難題的正面思辯。該處巧妙的運用劇中的各個角色再現了人基於立場各異而產生的針鋒相對,引領觀眾看見單一議題的多元切入,誘使觀眾讓不同的聲音進入耳中在心中碰撞,提醒觀眾自以為正義終將導致理性失靈。觀諸臺灣社會議題爭論不休者甚多,多元情慾、死刑存廢、政治統獨……,莫不似劇中一句唱詞所言:「何人有罪誰冤枉,只是立場皆不同」。只是,劇團也許太致力於營造輕鬆詼諧的氣氛了,最為深刻的核心主旨,就只是這麼一幕裡的一小片段,轉瞬即逝,擦出的火苗,若不及明星出臺亮相的亮眼,未免可惜了這一份精髓。

唱詞部分寫得尤其好的也在同樣的段落,不採定字定句而散化的文句帶有白話特質,能夠清楚表述創作者所欲傳達的理念,現代主義的思想和形式卻不違和的融進了傳統曲調裡,在音節的調和下使散句不顯雜沓,給人一氣呵成的暢快感。

旋轉舞臺同為此次演出之要角,在劇中大量運用,除便利換景外,其中金探子為查案而竊聽的一幕,舞臺僅旋轉一半,製造特別的視角,足見劇團之用心。只是這些布景道具乃至服裝,雖皆華美,卻似非必要。精細的妝點卻使得場景太過具象,需要更多的花費又限縮了留白的想像空間,而仿擬現代場景的茶店招牌、酒店吧檯,雖然可愛,卻也一時有時空錯置之感。若對應於民戲舞臺,軟景的抽換不也就是一種旋轉舞臺嗎?象徵性的桌椅或稍微程式化的身段動作,都已足夠在觀眾腦中建構場景。這個文本本身就大可在民戲場合搬演,道具布景上也沒有非用不可的限定性設計,使得演出的空間也毫不侷限,但反過來說,也就意味著那些實體的裝飾可有可無,既然如此,除了製造噱頭以外,是否需要在這類硬體上做投資,則是劇團可再評估的。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