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趣做巧戲《劉海戲金蟾》

王妍方 (社會人士)

戲曲
2014-12-12
演出
芝山雅韻戲劇團
時間
2014/11/29 14:30
地點
台北市文山劇場

《劉海戲金蟾》改自湖南花鼓同名戲,於十年前登台演出,其間歷經數番改版,今年十一月再度由芝山雅韻戲劇團再度於劇場搬演,並選擇以兒童劇型態做為發表媒介。

故事由一名已修煉五百年的金蟾大仙做為開端,金蟾大仙(許秀婷飾)渴望羽化登仙,覬覦同樣修煉五百年小狐仙胡秀英(林淑靜飾)積累功力的紅光寶珠;胡秀英與自家姊妹在山上遊玩時,遇見正在砍柴的樵夫劉海(曾郁珺飾)並一見鍾情,遂使計要求劉海迎娶自己,婚後兩人生活幸福美滿,金蟾大仙卻在此時使計將秀英的紅光寶珠取走,失去寶珠的胡秀英因而奄奄一息,劉海回家看見虛軟倒地的妻子,情急逼問之下得知妻子並非人類,而是已經修煉五百年的狐狸,因屬於自己本命的紅光寶珠被奪,如無法取回將逐漸衰弱至死。愛妻心切的劉海決定挑戰金蟾大仙,取回紅光寶珠,於是在眾狐狸姊妹及土地公給予的神器協助下,劉海取回紅光寶珠,拯救妻子的性命,兩人繼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褪去成人世界的本位主義,《劉海戲金蟾》加入國小學生成為群戲演員,強化兒童歌仔戲的特色,卻保有傳統戲的固有邏輯架構,包含幻化成女娘的神(妖)(精)要求孝子與其成親(如《天仙配》、《七仙女》等),強化神(妖)不同於當下世俗女子,為了愛情可以不顧一切的形象;為了減化語言上的隔閡,劇中人物利用國台語交雜的方式來對話,減少主要觀眾(兒童)的認知矛盾;演出一開始便以【草螟弄雞公】唱調活絡氣氛,全劇唱詞使用歌仔戲基本曲調【六角美人】、【七字調】、【都馬調】等;就連武戲時的打鬥畫面亦刻意輕鬆化,讓狐大姐(白純純飾)與小青蛙們的對戰以猜拳的方式來個腦筋急轉彎;劉海與金蟾大仙對戰時,金蟾大仙還以川劇變臉迎戰,滿足大人小孩喜歡武戲熱鬧的胃口,撇除近年來兒童歌仔戲強調人格思考及濃厚的教化風格,配合場館適合親子劇場的優勢,提升與觀眾互動的情緒氛圍。

芝山雅韻的演員雖非專職坐科出身,但大多數皆有長期教學經驗,主要演員口條清晰,唱腔穩定,不看字幕約莫也能懂個七八成口白與唱詞內容。因兒童劇時間通常不宜過長,避免兒童因久坐而產生不耐煩等其他情緒反應,敘事情節上多以口白帶過,並未刻意強化是非對錯觀念,純粹是用兒童劇的形式來「說」一個故事,劇名雖定為劉海「戲」金蟾,但內容卻實為劉海「取」金蟾。本劇未以教化的方式刻意置入特定觀點引導觀眾思考。唯劇情比重上的平衡明顯失調(胡秀英為了讓劉海迎娶自己而設局讓劉海無法走下山回家,花費了長時間在舖陳兩人求親歷程;金蟾大仙使計強奪胡秀英的紅光寶珠,派出蜈蚣精與蜘蛛精兩位反派出現,未明顯發揮兩妖刻意被點出來的作用;狐大姐自土地公處取得神器,但劉海帶出神器的過程及作用卻全然未曾給予交代),形成了一種無法連貫全劇分割敘事的現象產生,可就劇情連結點強化合理性,帶入多元化的論述觀點,注意劇情細微連結,而非僅就語言或原有劇情架構進行小幅微調,才有可能激盪出更多屬於兒童劇的獨特觀點與火花。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