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欄目
長度
演出型態

時間為「現代」,卻找不太到任何呼應現代的蛛絲馬跡,人物的內心掙扎固然能夠體現,然而時代的壓力與哀傷卻無從感受;另外考慮到原作拗口的台詞,是故決定改寫劇本,使之融入台灣元素。此舉的確讓台詞順暢許多,卻使得諸多設定更加扞格不入。(郝妮爾)
六月
13
2018
三個箱子打開,裡面竟然是一堆瓶罐、撈勺、鍋碗、瓢盆、背包、抱枕、小椅子、加油棒,甚至馬桶蓋等物品,演員刻意將所有物品一一放置在地上展示給觀眾看,彷彿魔法啟動的儀式,要讓觀眾相信見證接下來眼前所見的奇妙變幻。(謝鴻文)
四月
09
2018
沒有過去兒童劇刻意裝可愛的表演模式,不見為互動而互動的熱鬧橋段,亦看不到過於低俗幼稚的搞笑耍笨把戲,這些兒童劇最為人詬病之處剔除了,是創作者有意識的進步與提昇,光就這一點而言,便值得給予鼓勵肯定。(謝鴻文)
六月
08
2017
五則神話的敘說,和《山海經》等經典所載並無太大差異,但語境已非古典面目,完全貼近現代口語的簡潔自由。演員表演身段應用了京劇的武打程式,又結合了傳統戲曲元素,熔舊鑄新的創作錘鍊過程,就兒童觀眾反應來說,顯然也喜愛這樣的表現手法。(謝鴻文)
四月
05
2017
它具體展示了孩子遊戲時的純真狀態,必須先是沒有功利目的,純粹是自我完成的意志行為,便是浸潤在純真又純粹的狀態,孩子享受著自由,享受著遊戲,享受創造的喜悅。(謝鴻文)
三月
09
2017
一世紀前的文本,讓冒險的愛麗絲,成了軟爛的愛麗。而這樣的批判暗示,到了後半段,卻反向而行,回歸到青少年如何在迷惘中建立自我價值、找尋夢想的老調重談。(白斐嵐)
十二月
16
2016
舞者身體的表現才是舞蹈人關注的焦點。然而,舞者於此舞的表現卻有困窘之感。此困窘之感不只是舞者因舞作欲傳達的壓迫性感受的體現,也是指舞者在舞台上施展不出舞動功力的狀態。(徐瑋瑩)
十一月
08
2016
兩個木匠不斷在實踐巧手能成金、廢物能再生的魔法,這魔法倚賴的正是無限的創意,有創意的創造過程,正可以啟迪兒童想像力,激發嘗試的效仿心理,此心理期待俱足且實現了,也就印證「存在於自我肯定之中的幸福情感」這樣的說法。 (謝鴻文)
二月
18
2016
上半場兩齣戲,遺憾未能將舞台發揮的更淋漓盡致,橫豎白色支架與一張窗簾框成一個方型房間,總讓人看得有些綁手綁腳。下半場的兩齣戲就隨即打破的舞台的框架,將畫面營造更加豐富熱鬧。(郝妮爾)
八月
18
2015
四齣戲如此謹守一致的遊戲規則,僅僅凸顯了策展概念,卻不見得呈現了多元和深遠的藝術性和戲劇性。台灣狹小的市場規模,侷限了這四齣戲的演出場次,未來該如何試圖增加演出場次,修正演出問題,創造更大效益的製作呢?(傅裕惠)
八月
18
2015
花俏甜美的表現形式,刻意讓角色在台下尋找事物,讓台下小朋友上台參與遊戲的互動設計,故事敘事簡單以致邏輯時見鬆脫……等特徵,無一不典型。然而這些典型特徵,絕非我們所樂見一再因循複製。(謝鴻文)
七月
06
2015
詹天甄啟動了一些無以名狀的開創力量,它不再只是一段舞蹈,而是一種不同層面生命力對話,一種以行動錯置/凌駕於舞作上的力量,一直延續到演員謝台,觀眾鼓掌。(簡培如)
六月
09
2015
在台灣的大小劇場,以金融為主的題材少之又少,但即便沒有金融知識,編劇也簡明扼要的切題重點,在眾多派系以及角色混雜的情況下,劇情絲絲入扣。(賴妍延)
五月
12
2015
儘管劇本和當代連結性高,但導演刻意在劇本中置入的情節過度去脈絡化,反而讓觀眾感到疏離。例如使用智慧型手機上網,主持廣播電台等,都沒有和劇本妥善的融合。(李佳勳)
一月
24
2015
英雄既然是被塑造出來的,其本質其實無異一般人,或任何人都可以是馬修斯,所以最後選擇讓馬修斯以如此「低調」方式被暗殺,我覺得整齣戲缺乏一種人性。(程皖瑄)
一月
01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