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出紙面的溫度《向左走,向右走》

胡予欣 (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表演藝術碩士班)

戲劇
2015-03-09
演出
人力飛行劇團
時間
2015/02/06 19:30
地點
台北市城市舞台

在那不確定的城市裡,或虛或實的車站,在不確定的終點站停靠的列車,透過夢想成為導演的K手中的DV鏡頭,出現在鏡框中的W(氣象小姐),遠處響起的雷聲,在雨天相遇的男女,點點傘下的你我他,隨著「機遇與命運之歌」一步步進入從紙上走入舞台的故事裡。翻譯的女人L與小提琴家R,向左向右的機遇,從最初短暫的相遇、一次次交錯而過、公園裡終於交叉相會而相戀、卻又在那樣的雨天遺憾失去連結、僅一牆之隔但誰也看不見誰的距離,直到最後做出相同決定離開現在的L與R終於再一次走到了交叉點,這一次誰也不會再抱著遺憾離開。

向左其實也向右,迂迴錯綜走過的路途,歷經千迴百轉還是會回到圓(原)點,在那最初的交點再一次開啟新的故事旅途。觀賞人力飛行劇團的《向左走向右走》幾米音樂劇可以感受到視覺、聽覺、感覺交疊的三重饗宴;自揭開序幕後即可感受到導演處理舞台上各個角色人物間精緻細膩的關係與畫面呈現,將幾米繪於紙上的故事:服裝、佈景、道具等一切周邊配置忠實還原至舞臺上,再加上幾米繪本的原圖投影營造出的氛圍恰到好處,一幕幕交待的清楚明確,讓觀者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自然而然的跟著劇情發展深入故事中。緊密相連結的戲與歌,由19首歌曲串聯劇情發展,在歌曲中說著故事,而故事中又帶著另一個故事;劇中的廢柴三人組,筆者認為其真面目實為「臭皮匠三劍客」,俗話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三人在劇中彼此出主意、互相調侃,卻同時也互相支持著彼此;三人貫穿全場,時而進入「戲裡面」演繹著正在發生的故事,時而又悄然留出「戲外面」當起了主線劇情的旁白說書人,時兒詼諧有趣,時而嚴肅正經。

全劇不僅各個劇中角色們實力與表現是無庸置疑的,亦可明顯感覺到從硬體設備的處理細膩度甚至到換景的小黑人工作人員亦感覺融入舞台設置中。也因為細膩的處理,劇情表達的如此清楚明確,筆者第一次真切的感覺千萬不要因為好奇或著想先了解劇情而在演出前看導讀文章,因為懷抱著上半場的感動與好奇,詳細翻閱了劇情解析後,反而使得觀賞後半場劇情時稍微分心及喪失了某些隱密性,無論是情緒的起伏或者下一秒將發生的事情,會開始預先期待,急著尋找即將發生的人、事、物;進入《向左走向右走》的世界裡,只要放鬆心靈,任由自己隨性穿梭於幾米、歌曲、劇情角色所交織出那亦虛亦實的空間時間裡,專注感受即可。2015的《向左走向右走》幾米音樂劇,是一場細膩值得再三回味的演出,懷抱著希望,期待再相見。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