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故事工廠
時間:2019/04/20 14:30
地點:城市舞台

文 賴得睿 (台藝大表演藝術研究所研究生)

此劇使筆者聯想到老黑膠裡,鄧麗君唱著「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明晚,空中見》節目單上提到「情感勒索」,指的是故事主軸─電台主持維娜與母親宜君的情感拉扯。第一幕,日常爭吵即在頂樓爆發開來,台詞諸如「我為了你犧牲了一切!」、「這是我的人生!」、「我是為你好!」,倏地砰一聲,母親墜樓。那聲響聽著是驚心,也能知道背後絕不是意外或躁鬱症等三言兩語就能帶過。

全劇脈絡大概是這樣的:透過母親(蔡燦得飾)的日記,發現自己與媽媽年輕時皆面臨未婚懷孕的維娜(房思瑜飾),搬回老家時,找到媽媽一直愛聽的古老收音機,同時,電台台長(劉珊珊飾)告知節目將停播,主持人能以想要的方式與聽眾告別,在特別節目接到一通call in,經比對發現與母親聲音吻合,而維娜察覺也許能透過call in來改變母親的命運。這時,她發現媽媽與錄音帶中的第一代主持田少青(林子恆飾)墜入愛河,而田也在當年死於墜樓,但父親(郭耀仁飾)卻與這場意外有關?!一次又一次,維娜嘗試與舊時的母親通話,才發現是因為超級月亮而讓時空有所連結,維娜和好友天天(林東緒飾)想著,也許再兩次的超級月亮就能改變過去。

由此能看見劇情架構的龐大。就觀眾而言,每個段落皆切得過於細小,例如段落間的情緒鋪墊,有時正在發酵,旋即被過於緊接的切換和轉場給硬生切斷,而過多的分幕和碎成片片的音樂設計,皆有呼吸急促之感,使人一再被抽離,不知是創作者意圖使然或是其它。但就各角色的象徵性來說,的確成功地各司其職,亦達到良好平衡,而角色的鏡像對比,也具有強烈的互文互辯效果:女性角色中,誠實面對自己並實踐自我認同的維娜,對比總是徵詢其他意見、需要「他人認同」的母親;對女主角人生產生不同影響的男性角色們也互為對照:與接受現況、積極面對的友人天天,相較不接受問題且強烈執著的父親。上述兩組鏡像,不僅讓人物的交織變得豐富,也同時使戲劇衝突水到渠成。有趣的是,劇中所有的角色都缺愛,因此在彼此的身上渴求,拿不到,再要得更多,逼得更緊,逐漸造成衝突與循環─索討的循環,一個拉著一個,一起痛苦。

關於其他的設計部門,若將別出心裁的舞台緊扣主題比喻成旋轉的月和圓,那基地台大概就像是唱盤的針頭,既帶出類東京鐵塔的現代感,也在時空轉換之時,展現良好效果,唯有一點很可惜,舞台轉場時的聲響偶有干擾情緒,讓人出戲的情形。如前述,過多的分幕,因此未能延續那些飽含生命的傾刻,也無法讓更多感受傳至心底。同時,也因為主人翁挖掘背後故事的敘事時間相當地長,更占了劇情很大部分,使人疲乏。值得思考的是,人物間如何能藉由插科打諢達到潤滑,同時不揭露太多訊息卻又能留給觀眾想像?以及,探討親情這龐雜的主題時該如何拿捏?其敘事節奏,實則是需要更精煉。

綜觀來看,本劇實屬直指人心之作,如同劇情的最末,唯有當角色內心覺醒,開始接納自我,為自己做決定——如同台長想要往前走而放手離別的那句:「我一直都知道你沒那麼愛我」——才能愛的恰如其分,蝴蝶,也才真能自由地在月光下振翅飛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