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聖中尋根的西班牙舞蹈創作——《卡門波麗露不朽的》

鄭宜芳 (專案評論人)

舞蹈
2022-03-18
演出
精靈幻舞舞團
時間
2022/03/04 19:30
地點
西門紅樓二樓劇場

這是一場為了即將在四月舉行的大型演出,所做的舞蹈沙龍形式試演場,主要可分為上下半場;上半場以三首西班牙傳統舞展現了西班牙古典舞蹈的風情,下半場則為薛喻鮮新編創的二首群舞和一首獨舞,可以看出薛喻鮮在內容安排上的用心,與其所受的文化滋養脈絡。

西門紅樓斑駁的紅牆舞台充滿著時光的痕跡,舞台右方是由歌手、吉他手、小提琴手,以及賀連華所組成的小型樂隊,也是典型的佛朗明哥演奏編制。此時燈光變暗,吉他與歌手的樂聲響起,舞台中,身著黑色舞衣,配戴著玫瑰頭飾的薛喻鮮登場,伴隨著吉他鏗鏘的節奏,舞者華麗的手勢合著身體姿態不斷地流轉,在炫目的踩腳技巧華彩段落則展現出音色紮實、乾淨、俐落,且音感準確的深厚技巧。

薛喻鮮每一個打指、手腕擰轉、跺腳、甩動裙擺與轉身,皆充滿了強烈、濃厚的情感與自信的眼神,讓人無法移開目光。從傳統佛朗明哥舞蹈〈Alegrias歡愉調〉的濃烈熱情歡快,到以歌唱吉他和拍手為主的〈Granada〉,再到溫柔且深情的母女共舞的西班牙民間舞蹈〈Sevillanas〉,其以精湛的肢體,連續演繹三首不同西班牙舞蹈風格的作品,搭配上音樂與適時的喝采(Ole),讓人有一瞬間彷彿置身於西班牙小酒館之感。

卡門波麗露不朽的(精靈幻舞舞團提供/攝影郭政彰)

在充滿西班牙古典風情舞蹈的上半場之後,下半場則是演出以西班牙舞蹈技巧作為主要養分,同時融合不同舞蹈元素、道具或概念的新編作品。〈El Peregrino生命慶典〉以不同色彩的扇子象徵生命的喜慶;而〈Fandangos朝聖之路〉,則以椅子象徵困境與超越,可惜囿於試演場場地限制只能演出小片段。

兩地舞者身體特質的調和

從〈El Peregrino生命慶典〉與〈Fandangos朝聖之路〉兩支群舞作品中,可以看到薛喻鮮嘗試著將西班牙舞蹈中所要求的強烈存在感、自信和飽滿情緒,與臺灣年輕舞者們身上所帶有的柔韌等不同身體特質進行調合,試圖尋找/展現出不一樣的肢體語彙,進而能演繹出更為多元的情感層次,豐富作品的結構。只是,身體特質的展現,與身處的文化和訓練方式有著緊密的連結,如何在兩者當中取得平衡,需要更多時間的磨合與實驗。

卡門波麗露不朽的(精靈幻舞舞團提供/攝影陳伯瑋)

夾在兩支群舞之間的獨舞作品〈A Solas朝聖的寂寞〉,深沉的樂聲,肢體充滿了孤寂與拼搏的情感。雙手打著響板的薛喻鮮,嬌小卻又充滿張力的身軀裡,孤獨與熱烈奇異地融合一起,並在其專業的西班牙舞蹈技巧中巧妙地融入了自小學習的芭蕾,乃至現代舞等元素,成為獨具個人風格的動作語彙。看得出其對自身學習與養成文化的思索與爬梳,亦正如文宣上所說「獻給我的母島,也獻給我所愛上的文化」

從傳統古典西班牙舞蹈到結合自身母體文化的新編舞作,可看出薛喻鮮深刻的思索路徑,以及所希望嘗試的方向,期待這條朝聖尋根的創作之路有著盛開的花朵。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