墻邊的低語《那面墻》
10月
26
2021
那面牆(種子舞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40次瀏覽
蔡億霖(表演藝術工作者)

自全球疫情爆發以來,人們的生活樣態被迫逐漸改變,種子舞團透過舞作,闡述著那些在人類社會中,原先存在的與逐漸成形的,有形與無形的「墻」,也是創作者對當今社會形態最直接的叩問。

舞作之初,四座大型框架置於左舞台處,一位舞者的出現打破了實驗劇場內的寧靜,不疾不徐地進入觀眾的視線,直線排列的框營造出一種猶如隧道般的禁閉感,隨著舞者的動作與位移,隧道推移成了四面墻。運用框型道具的可穿透特性與舞者的肢體運行,在舞臺上製造墻內墻外的游移感受,讓墻的意象多了幾分想像。

具有張力的動作是舞作中的一大亮點,如同鈴木忠志的論著《文化就是身體》中所述的概念,身體是最直接的體現,種子舞團的舞者們透過精準的肢體運用,向觀眾完整地呈現了該團獨特的動作語言與文化積累。另一個吸引筆者目光的部分是舞作中多段雙人舞的設計,黃文人與卡比都萬.卡拉雲漾利用身體的位移、重心擺盪與動力轉換,創造出具有獨特風格性的撐舉動作。除了托舉技巧外,在整場演出中,時常出現兩位舞者的對稱或相對位置的動作設計,塑造出人與人之間無形的隔閡,清楚地展現演出主題墻的概念。在畫面的呈現上,整齊劃一的群舞、流暢的場面轉換與調度,充分體現創作者對於演出氛圍掌握的細緻度。

道具上的黑紗與LED燈條,讓畫面呈現3C產品的螢幕質感,為舞作增添了科技感。無力倚靠的墻邊、孤立無援的墻內、阻絕窒礙的墻外、低聲囈語的墻角、自處無鶩的墻上與混暗交雜的多墻之間;獨自一人眼前的墻、兩人相互依靠的墻、群體意識築起的墻以及觀眾旁觀者視角的墻。在實驗劇場內觀眾可以從正面及左右兩側觀看舞者的表演,創作者利用演出場地的多視角特性,將觀眾的視線與舞者的表演面向巧妙放置,讓墻外與墻裡的意象可以在同一舞段中同時清楚地被呈現。《那面墻》空間運用多元,透過不同的空間感設計及個別舞者具特色的肢體語言,賦予各舞段不同的意義,將舞蹈的詩意與觀眾情緒緊扣,也呼應此次演出的創作元素中對於社會時態的探討。

現代人的自我意識高漲,日常生活中大部分的時間裡,我們都以自己為主要思考點,漸漸地在本就有限的生活空間中強化了視野的限縮,也限制了我們對於生命的想像。加上現下科技產品使用頻繁的社會中,人們已經習慣透過螢幕互動,無形中築起了那道巨大的科技冷漠之墻,也加速拉遠了人與人之間心的距離。在尋求自我生命價值的過程中,人們常因迷走於心墻之內所帶來的困惑而選擇放棄或遺忘最初追尋的意義。喚醒自己內心深處最真實的聲音,打破每一面高築的心墻,將會是人們在現今社會中最值得安放的寄託。

《那面墻》

演出|種子舞團
時間|2021/10/16 19:30
地點|屏東演藝廳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那面墻》中舞者之強,甚至能攀上鐵架而無礙,各種獨特的身體語彙,也能夠被看出種子舞團在創作期間所花費的精力,與其探索的慾望等等。這股直撲顏面的爆炸力,相較於其他創作者的冷冽、優美等肢體的不可明說,創作者黃文人的態度已然相當明顯。(簡麟懿)
11月
25
2021
在當今2021年後疫情時代,不同樣態的墻被肆無忌憚地築起,限縮了我們自由的生活空間,種子舞團在這個時間點搬出新作《那面墻》,就像是對現今社會提出了大哉問,這「墻」究竟是誰築起?而我們又該如何逃離這墻所築起的框?(林耿邦)
10月
21
2021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
「解構,不結構」,是編舞者為當代原住民舞蹈立下的休止符。編舞者細心梳理原住民的舞蹈身體在當代社會下的種種際遇,將其視為「符碼的」、「觀光的」、「想像的」、「可被消費的」,更是屬於那位「長官的」。走光的身體相對於被衣服縝密包裹的觀眾,就像一面鏡子,揭示所有的對號入座都是自己為自己設下的陷阱,所謂的原住民「本色」演出難道不是自身「有色」眼睛造就而成的嗎?
5月
09
2024
可是當舞者們在沒有音樂的時刻持續跳大會舞,彷彿永無止盡,究竟是什麼使這一切沒有止息?從批判日本殖民到國民政府,已為原民劇場建構的典型敘事,但若平行於非原民的劇場與文藝相關書寫,「冷戰」之有無便隔出了兩者的間距。實質上,包括歌舞改良、文化村,乃至林班歌等,皆存在冷戰的魅影。
4月
30
2024
另外,文化的慣習會在身體裡顯現,而身體內銘刻的姿態記憶亦是一種文化的呈顯。因而,透過詳實地田調與踏查的部落祭儀資料,經由現代舞訓練下的專業舞者的身體實踐,反而流露出某種曖昧、模糊的狀態。
4月
29
2024
存在,是《毛月亮》探索的核心,透過身體和科技的交錯呈現,向觀眾展現了存在的多重層面。從人類起源到未來的走向,從個體的存在到整個人類文明的命運,每一個畫面都映射著我們對生命意義的思考。
4月
1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