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城空間與舞蹈相遇《舞蹈旅行計畫: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
8月
07
2013
舞蹈旅行計畫: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周先生與舞者們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008次瀏覽
薛西(2013年度駐站評論人)

第三年了。這一項動員十餘名舞者,每逢暑假便浩浩蕩蕩跳上火車,離開首城,走赴不同縣市演出,以不架燈、不搭台為原則的舞蹈旅行計畫,可以想像這趟一連十八天的旅程含有著諸多規劃與執行層面的困難與繁複,但他們仍然持續移動,或許這將成為周先生與舞者們的表演慣例,延緜不止。

花蓮的兩個場地分別是市中心的舊鐵道商圈行人徒步區,以及花蓮火車站站前廣場。前者本是人流之地,但遇夏天,自然要到傍晚以後才漸漸形成市集般的樣貌,畢竟實在太熱。後者離火車站出口稍有約近五六十公尺距離,一般人的動線也不會往廣場直線行走,而是沿著側邊移動,因為遊客服務中心、計程車、租車行都是沿著街道建置與等候,加上入站或出站的人們來去匆匆,未必會願意佇留,而且還必須特地走過去。但無論是舊鐵道商圈徒步區或者站前廣場,至少都屬於人們只會在其中移動,而非屬於特定的誰的空間。

東部土地的遼闊減低遮陽的密度,無論兩點半或五點的場次都避不了日頭炎熱,但舞者們服裝繽紛多彩,波麗露舞曲輕巧流轉,都為缺乏顏色美感、街頭藝人不興的城市空間塗抹一紙。很明顯,舞蹈旅行計畫並不靠攏環境劇場之類的展演學理,意也不在搬演藝術介入空間的展演策略,它要的極其簡單,就是讓舞蹈從室內走向戶外,從台北走向他城。但畢竟,還是得做場好看的演出,才會讓人買單,不早退,或因路經被吸引而來然後不走。

在此之前,我沒有看過《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任一版本,雖知這個版本有所修正,但不明瞭修正的內容,因此只能就這個版本談論。若從《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的編舞結構看來,一開始是舞者隨意地步入主要展演區域,接著逐漸攏合。音樂於此時介入。目光望向同一處的眾人開始尖叫,起先彷如受到驚嚇,然後也有惶恐、詫異大笑……舞者們散開,獨留一名舞者(林祐如)在原本位置上,她好奇般欲伸手碰觸眼前的(工業用)電扇,但忽然電扇被關掉,嚇到了她。這時候,拉威爾著名的〈波麗露〉才響起,接著下來,舞蹈轉為明朗、開心的調性,戴上安全帽的舞者、猶如鳥群飛翔的摹擬、兩兩對舞,最後再到舞者手上彷彿皆捏著一只汽球,送給現場觀眾的設計,配合每一場皆因應空間不同裝扮的衣著,讓舞作充滿流動感與歡愉的氣氛。這支從四散然後集聚、因為好奇而彼此相遇,再到共遊的舞作,就像陌生人的偶然邂逅然後相識,這樣的寓意恰也符合我此次看見的舞蹈旅行計畫。它不是為了靠近演出場域的在地性,或者挖掘地方或舞蹈空間的某種歷史性而跳,純粹回歸簡單素樸的,為了喜歡舞蹈,希望分享舞蹈是甚麼而跳。諸多拍手、走路、揮動的舞蹈動作置入,也讓這支舞的肢體語彙不那麼抽象。我想這些都是讓民眾願意停留,而且還願意看第二次的原因。

這使我重又想起,花蓮戶外展演的一支傳統是與許多原住民文化藝術團相連的,他們以傳統或經改良的樂舞為主體,舞者的數量以及動作所需的面積都難以刪減,而許多樂舞再現,於戶外與在室內的感染力相差甚遠,劇院本來就也不是樂舞的原生場域,或可換句話說,「戶外」就是這些團體的「室內」。這是花蓮表演藝術發展的其中一重調性。

但若把時間拉近到這兩年,會發現花蓮出現更多創作者「主動選擇」非室內劇場空間搬演的實例,例如婆娑舞集去年在鐵道文化園區的《車站慢慢行》、阿美族編舞家谷慕特‧法拉回到母親在花蓮市耕種的田中央獨舞《春之祭》等等,較可看到創作者對於「作品-空間」更多的自主意識,這一方面比較接近周書毅之於這項舞蹈旅行計畫的發想,有著一點點「反抗慣習」的叛逆。

看著比例上不少,因巧遇而停留的觀眾,我在想,這項舞蹈旅行計畫的厚度的確不全然倚靠作品,《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像是魚餌,假使這在夏日偶然映入觀眾心裡的印象,日後真能成為他們對於舞蹈的難忘記憶,那就值得了。

《舞蹈旅行計畫:1875拉威爾與波麗露》

演出|周先生與舞者們
時間|2013/08/03-08/04 14:30
地點|花蓮舊鐵道行人徒步區、花蓮火車站站前廣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余彥芳與消失的抵抗,自奮力變得輕巧,為消失本身賦予了另一種存在,讓刻印不再只是再現原形,而是在一次次的重複中長出自己的生命;不再只是余彥芳個人生命記憶,而給予更多留白空間,讓眾人得以映照自身。
6月
14
2024
有別於作品核心一直緊扣在環境劇場與唯心主義文學的羅文瑾,兩位新生代的編舞家將目光轉向極其細微的生活日常以及複合型的宗教信仰,透過截然不同的舞蹈屬性,來向觀眾叩問理性與感性的邊緣之際,究竟還有多少的浮光掠影和眾生相正在徘徊。
6月
07
2024
很顯然,周書毅沒有走得很遠,譬如回到第二段所說的「一與多」,蘇哈托發動的反共清洗連帶龐大的冷戰場景,卻被他輕輕帶過。坦白說,編舞家要創造一個試圖往舞者主體挪移的場域,從來都不容易。於此作,反而襯出了在編舞上「無法開放的開放」,即難以沿著舞者提供的差異言說或身體,擴延另類的動能,而多半是通過設計的處理,以視覺化遮蔽身體性的調度。
6月
05
2024
《火鳥》與《春之祭》並不是那麼高深莫測的作品,縱然其背後的演奏困難,但史特拉汶斯基所帶來的震撼、不和諧與豐富的音響效果,是一種直觀而原始的感受。《異》所呈現的複雜邏輯,興許已遠遠超過了觀眾對於樂曲所能理解的程度,加上各種創作素材的鬆動,未能俐落地展現舞蹈空間舞者的優勢,對筆者而言實屬可惜。
5月
31
2024
有別於其他舞團的差異,黃文人並沒有傾向線上劇場與科技藝術的擁抱,可能是身處的地理環境影響,興許也和創作者本身的美學經驗有程度上的關係,故我們可以看見種子舞團對於身體的重要關注,有相當大的佔比出現在其作品當中。
5月
27
2024
以此為起點,以及瓦旦與朱克遠所帶出的《走》為例,我們或許可以深思自身作為一個觀看者,甚至作為一個觀看過程中「創造情境」的人,是否會過於二元形塑、創造他人和自己的特定角色/地位,而失去了理解與實踐的迴旋空間。
5月
21
2024
周書毅的作品總是在觀察常人所忽視的城市邊緣與殘影,也因此我們能從中正視這些飄逸在空氣中的棉絮與灰燼。與其說他作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的駐地藝術家,積極嘗試地以高雄為中心對外發信,並發表《波麗露在高雄》與《我》等作品,不如說他是在捕捉抹去地理中心後的人與(他)人與記憶,試圖拋出鮮有的對話空間與聲音,如詩人般抽象,但卻也如荷馬般務實地移動與傳唱。
5月
16
2024
整場製作經由舞者精萃的詮釋,及編舞者既古典又創新的思維想法實踐於表演場域,創造出精巧、怪奇又迷人的殿閣。兩首舞作帶領觀眾歷經時空與維度的轉變,服裝的設計使視覺畫面鮮明、設計感十足,為舞作特色更顯加分。「精怪閣」觸發了觀者想像不斷延續,並持續品嚐其中的餘韻。
5月
15
2024
伊凡的編舞為觀眾帶來不愉悅的刺激,失去自我的身體並不優雅,抽象的舞蹈亦難以被人理解。伊凡又是否借《火鳥》與《春之祭》之名,行叛逆之道?不過無論如何,伊凡這次的編舞或許正是他自己所帶出的「自我」,從觀眾中解放。《火鳥・春之祭》正是異端,正是獻祭者本身,觀眾被迫選擇成為跟蹤者,或是背叛者其中一方。在這暴力的亂世,你又會如何選擇?
5月
1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