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戲新詮,細捻揉合《一樹紅梅》
4月
28
2015
ㄧ樹紅梅(臺灣豫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938次瀏覽
王妍方(社會人士)

《一樹紅梅》劇情移植自川劇,原著於明朝周朝俊所撰《紅梅記》。《紅梅記》原是講敘千金小姐盧昭容與書生裴舜卿之間的愛情故事,之後在不同劇種改編移植後,在原文本中與裴舜卿只有數面之緣,最後化身為鬼魂與裴生相處半年的李慧娘成了主要角色,原本的女主角盧昭容則被刪減到不見蹤跡。

在這個已經生存四百多年的骨子老本中,《一樹紅梅》添加了其他劇種較未細談的人物性格及細項設定,劇情延用原本架構,以李慧娘(蕭揚玲飾)身為宰相賈似道(殷青群飾)府中歌姬,在紅梅林中遇見書生裴舜卿(劉建華飾),對其外表及才情明示讚賞之意,引起賈似道由妒生怒,以利劍刺殺李慧娘,裴舜卿因與賈似道在政治立場上作對而被誘騙進入賈府,化為一縷怨魂的李慧娘則挺身而出保護裴生,一人一鬼互訴衷情,卻已是人鬼殊途,最終慧娘鬼魂將裴舜卿救出賈府,並回頭找賈似道報復,一縷芳魂幽幽徘徊在紅梅埋骨處等待裴卿報喜而來。

在人物性格設定上,《一樹紅梅》賦予主要角色更多元化的性格展現,由殷青群所飾演的賈似道,雖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一國宰相,卻還是個擁有中年戀愛夢,在母親太夫人面前像個耍賴的孩子,在面對李慧娘時又是個渴望追求心上人,又想維持男子氣慨的堂堂男子漢,面對裴生時卻又是字字酙酌,語帶試探的深沉性子,不同面貌的心境轉折,褪去幾分淨角給人既定的嚴肅形象。蕭揚玲所飾演的李慧娘,由剛開始的被迫進入宰相府成為歌姬的步步驚心,時時壓抑,到二見裴生時的驚艷仰慕,化為鬼魂時的抑鬱忿怨,〈幽會〉三見裴郎時的深刻傾心,〈放裴〉時的「撲跌旦」與「摔打旦」身段展現,聲韻行腔行雲流水,人物舖陳與情緒轉折皆已完備,捉摸出專屬於自我拋磨打造出來的李慧娘,繼《楊金花》後,李慧娘日後將成為她在演員生涯的專屬拿手角兒之一。飾演裴舜卿的劉建華角色雖屬文生,個性設定為剛直不阿的愛國青年,自初見李慧娘的驚艷,到遇見李慧娘鬼魂的不捨與情深,聲韻情感進退合宜,為配合本劇一折,為逃避追殺,與飾演相府殺手的杜雋豪,與李慧娘的鬼魂一起你追我逃,在體力及耐久力上皆是一大挑戰。

由於「弄鬼」系列強調三天不同戲碼,佈景與道具皆強調簡化,為了不與現實形象脫軌,延用了大量的多媒體投影做為背景佈置,搭上戲曲必備的基本一桌二椅,採用寫意的中式山水畫風格,營造紅梅林與賈府的半閑堂及賈府書齋等場景,本劇算是三齣戲中運用多媒體投影最多的一部。大量的多媒體雖然提升整體舞美效果,卻也沖散聚焦在演員的部分;骨子老戲著重在演員現場的情感交流互動與長久積累下來的技藝實力,強調將主導權放在主要角兒身上,多媒體運用在舞美上雖是近年來的劇場流行風潮,但在使用的比例與素材上,亦可再做調整,避免喧賓奪主,搶了台上主演的風采。

《一樹紅梅》本體雖為骨子老戲,難以大幅變動劇情結構,但著眼於多變人性及歷久不衰的才子佳人陰陽戀題材,搭上刺激的武戲技巧(藏刀、鬼吹燈等),可說是上半場談情,下半場追愛(殺),順著劇情的舖陳蜿蜒,絲毫不見拖泥帶水,呈現出穩定的劇場節奏,著實是亮眼佳作,展現出不同於豫劇常見的熱情奔放,轉而是豐沛隱然的演出韻味。在主要角色於對手戲時,人物形象的具體化呈現,及細微的肢體語言交流,倒是未來有機會搬演時,宜再強化細修的部分。戲曲是活在人身上的藝術,技藝流轉於時間傳承之中,但台上演員的默契卻需要長期磨合調整才能培養幾分,方能造就戲曲舞台上長久不衰的實力組合。

《一樹紅梅》

演出|臺灣豫劇團
時間|2015/04/11 19:30
地點|高雄市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
「和解才能向前走」是一個美好的願景,透過良好的戲劇鋪敘,的確很容易達成觀眾的共鳴,但卻因此忽略了這樣的視角其實是既得利益的視角、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以「要求受害者放下」的論述,揭示「和解才能向前走」的願景,在我們這個歷史感斷裂的島嶼上,卻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異增加了轉型正義的難度
6月
14
2024
明華園的《散戲》,有笑有淚,悲喜交加,通俗討喜,但無論是阿珠姐的無奈,秀潔的悲情,或整個戲班的荒腔走板,都是那麼直接而明白,而少了讓人細細品味的餘韻,全劇結束在歡喜的大合唱聲中,預告「一個黃金年代會擱來」,讓《散戲》成了歌仔戲轉運成功敘事中的一個小小註腳。
6月
07
2024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青姬》沒有華麗浮誇的大製作場面,有的只是三、四位演員展現乾淨俐落的身段,以及發揮真摯深情的唱腔,於單純故事線的牽引之下,卻在觀眾心底悄悄醞釀愛恨的醇厚,發酵的滋味不斷迴還反覆,散發綿綿不絕的憾恨餘味。
6月
06
2024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6月
06
2024
從實驗劇角度審視,《青姬》外在形式創新突出,舞台設計以「斷橋」為主體,並突破鏡框舞台,「雙面台」設計讓觀眾面面欣賞演出角度,考驗演員表演能量。而現今多媒體動畫發達,全戲僅用燈光流轉時空,定調角色心境,無過多炫目,保有戲曲虛擬與抒情性,以簡御繁,重新觀照戲曲本質。
6月
05
2024
相較於明華園戲劇總團其他八仙故事多以「角色經歷何種苦難、如何得道成仙」為主軸,此版本《何仙姑》並未交代何仙姑成仙緣由,故事主線為「如何從男神何仙人化為女神何仙姑」辯證其中男女性別轉換的問題,並以道家的「陰中有陽、陽中有陰」去思考非二元對立的性別關係。
6月
05
2024
不論《吳漢殺妻》或《包公審梅花》都明確展現汲古再生新的取向。《吳漢殺妻》更接近編整性質,捋清老戲順意搬演。而《包公審梅花》反向拆解老戲枝幹,作為取髓問藝的素材。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