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歌樂曲,笑談我執《我可能不會度化你》
二月
25
2015
我可能不會度化你(奇巧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28次瀏覽
黃佳文(中學教師)

奇巧劇團自創團、推出劇作以來,總令觀眾眼睛為之一亮,期待新作所萌發的藝想創思。近年劉建幗所編導的《金蘭情X誰是老大》、《波麗士灰闌記》、《Roseman玫瑰俠》在在讓人驚艷,將傳統戲曲唱唸融入現代劇場,不曾設限的跨界表演極具實驗企圖,尤其豫劇、歌仔戲與搖滾樂的混融結合更締造了「新胡撇仔美學」,為奇巧劇團積累了不少人氣。

作為「奇巧瘋言」系列第一部作品的《我可能不會度化你》,雖以宗教題材為發端,但無意弘揚佛法、教化人心,挪借佛教教義只為傳達對於人生體悟的另一種「可能」。Smith佛陀(劉建幗飾)來到小島度假,弟子阿難(李佩穎飾)隨侍在側,與Yes基督(李郁真飾)不期而遇,漂流而來的苦哈哈(劉建華飾)滿懷憤懣,一心尋求神佛度化,被Smith佛陀斷然拒絕,苦哈哈無法忍受神佛只顧渡假,不願度化身陷苦難的眾生,卻原來是難以言喻的因果造化所致。

全劇不講經示法、說因論果,直接通過演員表演回溯阿難與摩登伽的往事,點化「執念」至深空悲切,不過這在情節的鋪排上略顯突兀,難圓其說。值得一提的是,劉建華難得以女裝扮相登場,令在場觀眾驚豔呼聲,不過在情節的鋪排上卻有阻滯,且因換裝而導致李郁真角色混淆,形成全劇最明顯的弱點。劇情發展漸進高潮,卻在「精神病院」一處嘎然中止,孰是孰非,是正常,是反常,或許反映出人生的虛妄,依託信仰盼能超脫。

《我可能不會度化你》以詼諧戲劇取代莊嚴教義,場上表演者勞苦功高,而最令人激賞之處在於全劇的音樂設計與編排,不單只是涵融了豫劇、歌仔戲兩種聲腔的戲曲音樂及曲調唱唸,其豐富多姿的管弦音樂與鑼鼓節奏相得益彰,音樂設計李常磊、樂師姜建興、劉映秀功不可沒,各種器樂彈唱搭配逗趣歌舞,從音樂曲調嘗試「胡撇仔」風格更增魅力,在當代戲曲跨界表演中著實不容小覷。

劉建幗發揮慣有的調笑手法引導全劇呈現,唯場面調度受限於島丘式舞臺設計而顯窒礙,人物調配尚有缺失,如何貫串再加以鋪排,令餘韻迴盪是可再進一步琢磨之處。平心而論,相較於前作的表現手法,《我可能不會度化你》題材新穎但少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感受,觀眾雖有笑意回應,若無法讓觀眾沉潛思慮全劇旨趣,少了思想內涵上的共鳴,則十分可惜。

奇巧劇團以青年成員闖蕩劇場,為戲劇界注入活水,可貴之處在於從不設限的靈感發想與創意思維,在劇本內容與表演安排上親近生活,貼近人心,即使取材自宗教經義,也能妙語解疑,笑談我執,瘋言之中,蘊含人生況味,應作如是觀。

《我可能不會度化你》

演出|奇巧劇團
時間|2015/01/24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本劇在玩轉音樂方面實驗精神甚佳,然聽覺被滿足的同時,視覺則顯得侷促;偌大沙丘對場面調度既是助益也是阻礙,身兼編導的劉建幗首次進行實驗劇場創作,對小劇場的畫面掌握度略顯生澀。(張靜宜)
二月
03
2015
爆笑漫畫路線,無厘頭的劇情轉折,往往造成意外笑料,幽默的處理手法,卸除了過往劇場宣道傳教的模式,為端凝肅穆的宗教議題做了不同新解。(王妍方)
二月
03
2015
台灣小劇場戲曲還好有這些「業餘的」團隊,憑著熱情與使命感,更重要的是非科班出身所注入的非制式/框架之外的思考方式,為戲曲帶來了另類的多元的視角,成為台灣戲曲現代化過程中一支清新的隊伍。(謝筱玫)
二月
02
2015
這齣戲的情節薄弱,師徒與東西二聖的關係,趣味一再重複,缺乏開展性。全劇的最大成就,仍在奇巧向來擅長的,音樂的雜糅上。一種屬於當代的胡撇仔美學,撐起了這部《我可能不會度化你》。(鴻鴻)
一月
27
2015
藝師們的專長是演出並非教學,有時候會認為把學生交給專業的老師,學生能夠學到更多,反而忘記了思考凝鍊自身精華傳承的可行性⋯⋯
十二月
05
2022
不似以往戲曲只描述王昭君離鄉的悲切,而是加入女兒欒提雲的視角,由不同的角度去向觀眾揭露移民與移民二代在生活中所面臨的外部壓力和自我認同的問題。
十二月
05
2022
《琵琶語》是在當代離散的語境中,透過王昭君與雲兒的對話思考「辨己身」必要性,在一個不斷流動遷移的世界裡,是哪裡人有那麼重要嗎?
十二月
01
2022
這兩場「承功」的折子戲演出,都可以在新秀的表演上見到藝師的表演風格,也見到他們有別於以往的成長,足見手把手傳承的效益。
十一月
16
2022
結合了當代美學,形成多層次的藝術創作。其中,可從視覺、聽覺、及表現手法三個要素中洞察其動人之處。
十一月
1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