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觸身的感情《雙黃線》
十月
02
2012
雙黃線(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65次瀏覽
吳若慈

舞作名稱「雙黃線」頗為引人思量,簡單的意象,明確的想像,如同黑色系的舞台一般樸實。一架鋼琴、一只書桌、兩張椅子、若干物件,柔白羽化的光圈落於地板,反差臉孔陰影的光束落於舞者,樸實地幾乎不述說故事,現場鋼琴單音響起,字詞般一點一滴落於肢體動作,悄然開始了感情的渦流。

兩名黑西裝舞者(黃翊、胡鑑)盡可能少地觸碰到彼此,這幾乎可算是此舞作的母題,然而這無關乎寂寥空冷,反而在空間的佔有與躲藏間流露微妙的溫度。維繫溫度的,正是器物們所帶來的琳琅聲音,舞者的身體開放給聲音,兩名舞者的肢體間有了不相觸的和諧。最為顯著的兩幕,即是書桌上紙筆杯手之間的聲音之舞配合舞者在光圈下的即興獨舞;以及鋼琴前不安於座位的不觸身單音四手連彈。獨舞者如何與聲音共舞卻不失落自己的流暢步法?如何在傾聽的同時也付出自己?四隻手如何維持著琴音的低語,又閃躲著對方的肢體?或者說,又要在對方佔據的空間中尋找空間?

空間的開啟,正是「雙黃線」所留給彼此的。甚至,「雙黃線」其實是舞者在動態中畫出來的。有幾幕雙人舞正展現著這種簡潔俐落,身體接觸支點極少的畫線。當一隻手揮掃過來,幾乎撞上的時刻,頸項一彎,朝背脊去了,讓出了手的揮灑空間;輕輕一躍雙腳飛空了,馬上又落,下一道旋轉或直立起落的線條隨即又展開。在肢體之間有捉迷藏的空間,有躲藏與現身的紛然時刻,有操偶般的動與受動力場。舞者玩弄空間,給的、被給的,成了共有的,不見彼此依存的綿密,反而是隨時可以拉回自身的兩道力流。

若即若離的交集與磨合,逐漸從鋼琴單音,走向三人(兩名舞者與作曲暨演奏孫仕安)連彈旋律,走向引吭歌唱,聲音的密度與濃稠感越發強烈,感情的聚合也越集中。當舞者靜靜駐於舞台,以歌聲接替了肢體的律動,與琴音合鳴,獨舞的、雙人舞的、物件的、肢體的、手指細膩動作的、全身大幅躍越的,終究被歌聲帶入另一層開闊或者另一種緊密。如果說,音樂與舞蹈有某種根本上的同調,那麼此時正像是某個高峰或者起始,歌者聲音漸收,琴音也漸弱了,全場極靜,氛圍猶在,彷似等著等著,靜著也動著。以致於最終,當歌者再度發出樂音,鋼琴再度叮鈴,現場氣氛反而凝結,沒入高潮收尾的情感當中。

然而,這導向某種全新的場域。舞者再度出場,更貼近地板,「雙黃線」的意象這回清楚可見,兩個舞者並排著展現一樣的動作,不相接觸,但彼此的聯繫已默契十足,不待拉扯,彷彿前段表演的聲身追逐與藏躲早已化入平行線的直白陳述。當「雙黃線」的意涵苦盡甘來一般,展現為同一方向同一姿態時,卻正好迎來「雙黃線」之舞的盡頭,兩道黃光分別自舞台左側與後方射出,交會於即將分離的兩人,兩人走向漸遠的兩道,退場前一道回眸,完成這場以情感場景作結的演出。

這恐怕是專屬於舞蹈空間的「雙黃線」,因跳舞結合的「雙黃線」,有話要說的身體,道出了舞蹈本然的樣子。

《雙黃線》

演出|黃翊、胡鑑
時間|2012/09/27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舞者將自己重重的跌落,來來回回、反反覆覆。在束縛之下的痛,更是強大。內心情感的交錯,交由兩位舞者在鋼琴邊的肢體對話。對話不僅包括了琴聲的呼應對答,舞者間始終以一種交錯的姿態,穿梭於彼此之間。這是一個人的內心交錯?亦或者是兩人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呢?再再將編舞者的內心坦蕩蕩的呈現於觀眾眼前。(黃宛茹)
十月
31
2012
舞作始於黃翊獨舞,從對於舞作書寫上所落下的第一筆,我們就可以約略窺知到那雙握著筆的手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黃以慣常運用的探索關節、身體部位間的主被動關係作為開場,遊走、轉換於兩張椅子之間,我們可以看見他對於累積、再發展這件事的琢磨。(沈怡彣)
十月
03
2012
從服裝媒材設計,從以身體呈現心理空間如《流動的房間》,進一步藉機械互動裝置偵測舞者身體訊號並運算轉譯為音調旋律,黃翊既藉由數位技術表層化、外部化了身體最深層的感知經驗。《雙黃線》一作或呈現了黃翊在經過系列「皮膚」計劃的外延概念,及機械裝置實驗對身體訊息運算以至回應和再現之間所呈現的動力邏輯,轉化成為對日常關係中人與人、與物件之間的思考。(李時雍)
十月
01
2012
每個動作呈現的當下之意思及環境的不同,以至表達方式不同不一樣,最終都還是要歸於自己,你想要賦予這個塗鴉、圖片、動作什麼樣情緒和詮釋,如同我們對於周遭的事一般,當下的感受與情緒,取決於你對於該人事物所有的理解,並沒有任何的對與錯。
一月
18
2023
為生死母題所拉出的維度,其一是人類文明與自然天道,實則已彼此消融合一,其二是生與死乃平行同源,雙生依存,其三是前述一切,均屬平常,如水既消逝又往復。
十二月
28
2022
舞者並非成為動物,而是脫去外在軀殼的界線與框架,映照人與動物的相似與相異,其實人與動物群本質上僅是相互吸收、調適然後融合的。
十二月
24
2022
這並非是為了要重新驗證劇場現場崇高性,而是在區辯出AI和人各自被賦予的使命畢竟不同,也保留了「虛/實」如「6/9」般相互提攜的兩造之能⋯⋯
十二月
14
2022
舞蹈也與傷痛脫離不了關係,傷痛與時間似乎讓舞者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而不能做什麼。
十二月
14
2022
這組動情的策劃不僅體現了生命的難,同時也在累積中醞釀出直面的意志,對話的結果,交織出了一則令人難以忘懷、耐人尋味的身體詩篇。
十二月
09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