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脫既有印象的《劉姥姥和王熙鳳》
2月
08
2024
授權公版圖片 / 王景銘設計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64次瀏覽

文 鄭心怡(中正大學中文系在學生)

《劉姥姥和王熙鳳》為台北新劇團2023新編戲齣,編劇兼導演李寶春意圖打造非屬彩旦亦非純然老旦的「劉姥姥」,將目光放在劉姥姥與王熙鳳兩人互動產生的情誼上,跳脫以往戲曲紅樓夢的敘事架構,注重角色本身故事。以京劇演員四功五法的底子為基礎,延伸原著角色特性,結合螢幕投影科技,意圖發展出不一樣的紅樓故事。

開始以螢幕投影類似流體畫的景象,畫面猶如浩瀚星河,配合奇幻風格的音樂,讓人彷彿坐上時空機,迷失了對時間、空間的知覺。林姿吟飾演的薛寶釵而後出現,將迷失的觀眾拉回故事線,像說書人般,為這齣戲首先開唱。揭開布幕後,時空駐足〈姥姥進大觀園〉,由李寶春所飾演的劉姥姥出現,其不吊嗓,也不刻意裝女聲,講起話來幽默風趣又俏皮可愛,加上女裝扮相,外型、聲音、談吐風格互相交織,著實有原著俗又逗趣的劉姥姥形象。劉姥姥很快便跟榮國府的人打成一片,成了榮國府大家的開心果,而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王熙鳳開始對劉姥姥心生嚮往,羨慕其如此快樂自得、無憂無慮,便想藉劉姥姥的福氣,讓劉姥姥為體虛的姐兒取名「巧」,以讓巧姐兒能平安健康長大,也讓巧姐兒認姥姥為乾娘。這段緣份也種下了救命稻草,之後榮國府陷入急難,巧姐兒才能順利脫身,免遭波及。

《劉姥姥和王熙鳳》將原著各個場景、對話重新拆裝,也將台詞重新填入各式京劇梗,如劉姥姥打趣說道自己的體力還能「亮相」、「唱過武旦」等等。而李寶春所詮釋的劉姥姥,像是拿出京劇裡的所有學問,雜揉各種不同行當,有老旦的扮相、有丑行的插科打諢,現代用語不時夾雜,又時而學虞姬武劍,時而拿著驢鞭駕馭小毛驢。舞台上彷彿成了寶春老師的個人秀,展現京劇的十八般武藝,令觀眾不時拍手叫好。以上種種均使《紅樓夢》與京劇產生更多互動,讓京劇裡的劉姥姥有了一股不同其他劇種的活力。而王熙鳳有別於其原著「鳳辣子」的稱號,其心狠手辣的形象在該劇的比例甚少,展現更多的是她身為人母的擔憂,孔玥慈所飾演的王熙鳳,並非大鬧寧國府時的醋罈子。看著王熙鳳處處為巧姐兒擔心,其護女心切的形象,能感受到親情的溫度。她善待劉姥姥,或許起初是為了討賈母歡心,但不知不覺,王熙鳳被劉姥姥的活力感染,欣羨起劉姥姥的無事一身輕。兩人的交相照映,呼應劇名主題,不僅角色間產生化學反應,也在觀眾心中引起漣漪。

整齣劇上半場約85分鐘,下半場則是約50分鐘,以上半場結束時,王熙鳳執意拆散兩鴛鴦一景,對《紅樓夢》有點認識的人其實都不難猜出下半場劇情即為王熙鳳託孤劉姥姥。下半場結構整體分為「榮國府的風雲驟變」、「劉姥姥騎驢」、「王熙鳳託孤」。舞台上依序出現縱橫交錯的光,而各個人物出現道出榮國府的慘狀,猶如新聞標題的短語,劇情就此急轉直下。而劉姥姥聽聞此事後,叫板兒牽著小毛驢,兩人在場上上演駕馭小毛驢的場景。或許是為了沖淡下半場的故事沉重感,所以拉長了駕馭毛驢的片段長度,但反而因此有種壓縮到其他片段的生存空間,分段比例上顯然有些失衡,在該片段後期觀眾的歡呼與反應明顯減少。與上半場輕快而有節奏的敘事相比,下半場短短50分鐘內,像是大踩油門暴衝衝進泥沼裡,使後續敘事的進行變得艱難。而下半場的失衡也連帶影響了整齣劇,上下半場在劇情起落分布上有著明顯落差,就像撐竿跳的選手,其撐著的竿子超出吸收能量的臨界點,竿子啪擦斷掉,也只能落得慘摔的下場。

《劉姥姥和王熙鳳》繼《戲裡戲外》再度與女高音演員林姿吟合作,這次在劇中飾演薛寶釵的角色,像場與場之間的說書人角色,帶頭開啟新篇章。又似觀眾的化身,隱身眾閨秀小姐之中,在該劇中從旁觀察劉姥姥與榮國府。與《戲裡戲外》男性角色為多數不同,在《紅樓夢》這個以女性角色為多的作品中,女高音音色本身與旦角的吊嗓,經過麥克風收音及音響播送後,兩者的差別變得不那麼明顯,聽覺上無特別突出,整體和諧而互相襯托。另外,李兆雲所飾演的賈母,其老旦唱腔鏗鏘有力,似有一種下一秒便會一聲令下,帶領十二金釵上戰場打仗,頗具賈府老佛爺之感。

《劉姥姥與王熙鳳》在劇情剪裁與京劇結合上著實令人耳目一新,且對於演員李寶春與孔玥慈來說,不僅在行當、角色特性上都與以往所飾演的角色有所不同,劇中更是嘗試呈現不一樣的劉姥姥和王熙鳳的面貌。李寶春近年來在新編戲上屢次嘗試新花樣,讓京劇新編戲多樣性更上一層樓,不管是京劇結合女高音,或是打破行當限制,創造不一樣的角色公式,都是創作上的一大突破。而李寶春也不僅僅在劇目身上開發,其也以畢生所學,發展自身潛能,在兼顧傳統與創新的道路上行走。不管是老戲迷或新入坑戲曲者,總能在台北新劇團的作品中找到自己所喜愛的。

《劉姥姥和王熙鳳》

演出|台北新劇團
時間|2023/12/24 14: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
對我來說,《青姬》恍如在劇場與潛意識展開交流,反覆觀看未磨損打動的感受。動人始終在捕捉經典間隙的微聲,在經典延展的時空編織,一幕幕的拼湊中浮現新曲;經典不再是方向底定的單行道,微縮個人、團體、社會間多層次群我互動,時空是意識的載具,封存著眾人的意識變化。
6月
2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