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詩的自由:對位與大師有約系列VI - 國際知名大提琴家 Sung-Won Yang
11月
29
2022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83次瀏覽

文/陳軒慧(MUSICO音樂圈網站特約記者)


「與大師有約」是對位室內樂團廣邀國內外大師共演的一系列音樂會。在古典音樂的發展中,傳承的概念濃厚。同時代的音樂家們或是師生、或是摯友,更有互相較勁的對手。無論關係如何,他們或多或少都在音樂中留下彼此的影子,形塑成不同的風格。正因如此,互相交流對音樂家是如此地重要。本次音樂於上半場安排了作曲家楊聰賢的作品搭配柴可夫斯基,下半場則力邀的韓國大提琴家梁盛苑(Sung-Won Yang)演出舒曼的大提琴協奏曲。整場演出表現不俗,除梁盛苑引人深思的演奏,對位室內樂團整體的默契與配合度更是令人十分暢快。

對比深刻的上半場

對我而言,琵琶這項傳統樂器的魅力絕大多數來自金屬質感極強的音色與獨特的輪指彈法,有時鏗鏘,有時悲涼。然而《聽風、聽雨、也聽晴》雖是一首加入傳統樂器的曲目,走的卻不是傳統樂曲的路數。樂曲以敲擊聲開始——這是演奏者在琴面上扣擊所產生的音響,接著便是作為本曲核心的旋律登場。楊聰賢在樂曲解說中自述:曾在年少時聽見收購破爛者的叫賣聲:「頭家,頭家,有壞銅舊錫通賣嘸。」這高低起伏的韻律從此長存他心中,因此寫進樂曲。仔細聆聽,確能發現這組韻律時時在探頭探腦,搭配著現代的和聲。琵琶的音色隱隱帶領著十支弦樂器,同時也被它們襯托得更加醒目。從觀眾席觀察到團員們彼此協調節拍,在自由中彼此牽制的樣子,「散板」般自由的節奏感必定是練習之時的一大重點。儘管仍有些微錯開、迷失方向之處,《聽風、聽雨、也聽晴》仍留下嫋嫋餘音,像當年的街聲再現,在觀眾的耳中獲得片刻的再生。

如果琵琶與弦樂給觀眾一種孤寂感,那接下來的柴可夫斯基,則讓觀眾享受了好一陣的熱鬧。從當代作品回歸傳統的古典和聲,令人有種安心的感覺。我是直到所有的樂手都坐定位、舉起弓準備奏出第一個音的瞬間,才確認對位室內樂團真的沒有打算使用指揮。二十多人的規模不大卻也不算小,柴可夫斯基的作品又是出了名的層次豐滿,然而對位的團員卻憑單純的默契,將四個樂章圓滿完成。雖然大都是齊奏,不像上一首曲目有許多輪番上陣的安排,他們也並非是眾人歸於一體、呆板的整齊劃一,而是如群鳥般自由飛行,一起前往共同的目的地那樣地富有生命力。詮釋出的四個樂章在經典的柴氏美感外,額外添加了一股藏不住的野性,非常有趣。

「禁慾系」演出,更富魅力

下半場的曲目是舒曼的大提琴協奏曲。舒曼在擔任杜塞道夫音樂總監、意氣風發之時寫下此曲,也在他最後病居波恩精神病的兩年半期間反覆修改這首作品。在Youtube上搜尋這首大提琴協奏曲,點閱率最高的影片來自賈桂琳・杜普蕾的演奏。如果和這個熱力四射的版本作對比。梁盛苑的詮釋顯得冷靜自持,精準中透著莊嚴。從小被當作神童培養的杜普蕾屬於直覺型的演奏家,對音樂的理解直觀、獨斷,但是渾然天成;梁盛苑則是經歷了百轉千迴的推敲與思考,才將心中完美的演奏帶給觀眾。這讓他所演奏的舒曼聽起來像精緻的珠寶。不過分華麗,而是用恰如其分的裝飾,讓音樂的光芒閃耀更加動人。這是一位見多識廣、因而懂得收斂鋒芒的紳士。乍一聽會以為他在保留著什麼,為什麼不演奏得更豐富、更誇張一些呢?但隨著樂曲進行到第二樂章,潛藏著舒曼愛情密碼的下行五度音程出現時,忽然就覺得其實這樣就已很好。張弛有度,讓音樂隱含的情意更加洶湧。

本次演出的三首作品,楊聰賢在國內樂壇素有音樂詩人之名,梁盛苑被譽為大提琴詩人,柴可夫斯基的C大調弦樂小夜曲體裁古典,內核卻仍是浪漫派的風格。但若要說這是一場極致浪漫的音樂會,也不盡然準確。因為無論是作曲家、對位室內樂團或是遠道而來的大提琴家梁盛苑,都在這些滿懷浪漫的曲目中加入了屬於理性的思考,謹慎安排了每個音樂線條。過去總感覺詩是一件純感性的事,這場音樂會卻令我想起:詩其實是一種最精鍊的語言,一種最接近音樂的語言。而參與這場演出的每一個人或用生命經驗、或用演奏技巧,在我們眼前構築了屬於自己的世界。

《對位與大師有約系列VI - 國際知名大提琴家 Sung-Won Yang》

演出|對位室內樂團、梁盛苑 Sung-Won Yang(客席大提琴)
時間|2022/11/04 19:30
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音樂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個新的感知形式,從被動接收到主動組裝的變化,其實也是數位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數位媒介向來有利於重複、剪貼、混音等行為(技術上或比喻上皆然),讓音樂作品變成了短暫(transitory)且循環(circulatory)的存在,形成一種不斷變動的感知經驗。有些學者也稱此為「機械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tion)到「數位再製」(digital re-production)時代的藝術演進,是數位技術之於欣賞者/參與者的賦權。
4月
12
2024
雖然缺乏視覺與肢體「實質的互動」,憑著聲音的方向、特質給予訊號的方式並非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但妥善規劃層次分佈,凸顯夥伴作為主體的演奏技巧,不受他人影響成為團隊中穩定的存在,正是鋼琴家仔細聆聽音樂本身,以及信賴合作者所做的抉擇。
4月
08
2024
如同本劇的英文標題《Or/And》,演出從第一景作曲家即自問出「或」與「和」的難題,隨著劇情推演,也道出我們時常用「或」來區分身份,但選擇這樣認同的人,其實同時也兼具著其他的身份或是立場,但「和」反而能將各種身份連結,這或許才是人生的普遍現象。劇情以排灣族的祭典、休士頓的示威遊行來說明作曲家的發現、用與女兒的對話來凸顯自己在說明時的矛盾。
4月
08
2024
第四樂章的開頭,在三個樂章的主題動機反覆出現後,低音弦樂示範了理想的弱音演奏,小聲卻毫不壓抑,可以明顯感受到樂器演奏的音色,皆由團員的身體核心出發,並能游刃有餘地控制變化音樂的方向感,而轉而進入歡樂頌主題的齊奏。
4月
04
2024
然而《給女兒的話》創作者卻是從親子關係、身分認同、社會正義議題進入,個人的思維與情感導致思維逆反理性邏輯運算法則,並且藉此找出一切掙扎衝突的解方——主角身為一位母親,擁有臺灣的血統,也長期居住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最後捨棄兼顧的or、選擇堅持自己的and立場。
4月
02
2024
常見的音像藝術(Audio-Visual Art)展演形式,在於聽覺與視覺的交互作用,展演過程透過科技訊號的資料轉換、以及具即時運算特性讓視聽合一,多數的作品中,這兩者是無法被個別分割的創作共同體,聲音與影像彼此參照交互轉換的連動,得以構成音像雕塑的整體。
4月
01
2024
前三樂章樂團在小心翼翼之下,略少一分現今流行詮釋莫札特往往帶有的乾脆,而第四樂章,琉森室內弦樂團的演奏在以往的方正中多了一絲狂野,音樂更為緊湊,在弦樂的快速演奏與木管的長音舒緩之間,有相當理想的平衡與對話。
3月
27
2024
下半場齊瑪諾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的《夜曲與塔朗泰拉舞曲》是相當成功的開場演出,Bomsori也明顯給予得比上半場更滿,與鋼琴的合作也是水乳交融。這首曲子以安靜開場轉至瘋狂,再從多消長沉澱,處處都是難題,也需要好的音樂設計,但也因為音樂家沒有打安全牌,每一個撥弦或是泛音、雙音都讓演出精彩奪目
3月
22
2024
古典音樂的結構雖然嚴謹,但演奏時卻充滿了靈活性。室內樂除了展現個人特質與炫技感的同時,又可與夥伴享受直達內心深處的親密感,在舞台上發揮一加一遠超過二的力量。與慕特演奏完三首安可曲,面對聽眾飢渴的呼喊,歐爾吉斯便邁開雙腿──伸手將琴蓋給關了。
3月
20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