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轉來(/tńg lâi)嘉義」互為一種議題關係《草草戲劇節》
4月
06
2021
第13屆草草戲劇節民雄園區(阮劇團提供/攝影眼福映像工作室)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72次瀏覽

楊智翔(專案評論人)


第十三屆《草草戲劇節》(以下簡稱《草草》)於今年3月13、14、20及21日共四天時間,雙週末加倍展開。說是加倍,來自遲至3月8日才於戲劇節臉書官方粉絲頁公布的重大消息:本屆為雙園區同時舉行。

以青少年劇場人才培育、節目製作為出發,回顧2009年第一屆舉辦至今,位在嘉義的主辦單位阮劇團連年未曾中斷青少年培育與展演的核心目的,惟2020年起因全球新冠疫情影響,青少年劇場節目延至該年10月演出(前面數屆皆於每年3月與戲劇節同時推出)。一年比一年壯大擴充戲劇可能接連捲動的各方能量,可由階段性的歷程觀察出其成長軌跡:2012年第四屆起,自一週末擴大為雙週末演出;2013年第五屆起,一年一主題形式確立並增加草草OFF、市集與影展等周邊活動;2014年第六屆,呼出「一群人一起完成一件事」LOGO品牌形象,且開始廣邀北部團隊聯合參演;2015年第七屆起,參演團隊開放素人組徵選報名且雙週末展演節目分流(兩個週末節目不相同);2016年第八屆起,推出草草講堂、工作坊,拓展在職教師與學生返鄉創業視野;2017年第九屆起,與嘉義書式生活社群合作擴增講座主題;2018年第十屆起,入園全面收費制(前九屆僅青少年劇場及部分活動報名收費),並增加跨國邀演;2019年,增辦三場夜間活動「看起來!唱起來!跳起來!」【1】。一路至今年,第十三屆走出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將模式複製至市中心,呈現嘉義縣、嘉義市雙園區雙週末同步舉行的空前展演盛況。【2】

以戲劇為軸心的各類型藝術,在三月連續兩個週末期間,【3】將外地民眾與表演團隊轉來嘉義旅行與激盪,且開啟一個外出嘉義人轉來(tńg lâi)的契機,同時在地人也多了一個轉出戶外感受家鄉節慶的機會,「草草戲劇節」儼然已成為驅動人流移動、接觸、對話、發酵的嘉義創生加速器,培養地方關係人口,定期於嘉義高速轉動。今年新推出「議題劇場」,阮劇團共招集、創作五檔節目,主打取材嘉義在地故事,涉及新住民、老年化社會、畫都、特色輪普和青農等議題內容。由於整個戲劇節節目安排緊湊繁密,且分布於雙園區展演(相距約9公里),筆者未能於有限時間內逐一完整觀看,本文將聚焦13、14日所觀賞到的議題劇場《(±)嘉義人(∓)》、《諸羅假期》及《農系少年威!lóng-sī siàu-liân-uē!》三檔節目作為主要對象進行觀察書寫,以梳理在整個龐大的展演有機體裡,「議題劇場」於第十三屆《草草》所奠定與匯聚的時空能量。


議題劇場《(±)嘉義人(∓)》(阮劇團提供/攝影眼福映像工作室)

今年以「轉轉」為題,從空間布局、節目密度看來,頗具到處逛逛走走(sì-kè laulau--leh)之隱喻,帶有破除單一視角進入一個地方的企圖,觀演路線可自由選擇,同時又富含童趣、狂歡、探險等明顯驅力。在此主題下,《(±)嘉義人(∓)》以近乎講座式展演(Lecture Performance)的形式,試圖提問嘉義這個地方今日的優勢與劣勢。投影中,一位手語翻譯員提及,因人口老化等因素,使得嘉義醫療輔具業特別突出。以聾人與聽人透過肢體語言、手語與輔具等多項媒介,雙方仍能進行有效溝通為對應,指出認識與對話(包括人、事物、地方)不只一種方法,某個角度來看,倘若整體結構勢必逐漸老化,或許發達的輔具產業可能是未來先進城市的指標也說不定。另一方面,兩名身穿草草工作人員綠衣的演說者,分別扮演來自新北市與嘉義在地的年輕人。當嘉義人一再反覆說「就是要出去看嘉義沒有的東西」,新北人卻逆向搬來嘉義阮劇團工作,又對自己存疑。兩人在場上儘管用盡言語及肢體仍難以對話出一種嘉義認同,此時投影跑出阮劇團所有團員的個人介紹瀏覽,點出不論各自從何而來,都因「阮認同」而正相聚在此的實況。劇名以科學方式隱喻人流傾向的穩固狀態,嘗試在三十分鐘篇幅鬆動偌大結構性議題可能再議的方式,在現實與虛構情境交織裡,現場表演與影像內的對話處理相當耐人尋味,特別是大量運用報導嘉義的新聞畫面、網絡世界文字流雜訊的拼貼迷因,可發現亟欲對話的對象主要為年輕世代。《草草》成為青年與嘉義之間轉譯的輔具,《(±)嘉義人(∓)》正體現本屆宣傳文案「轉運、轉念、轉心情」之意涵,雖然空間氛圍過於肅穆詭異(冰冷慘白的閒置廠房裡,空中懸有幾套衣物,有「吊人」之感),然而加上一旁「嘉義知多少」展間豐富的在地背景知識,此劇仍饒富議題新意,頗具啟發與趣味性。

前述劇目演出位於新增的第二園區(嘉義文化創意產業園區),也許因宣傳期不足且須事先登記,或因五檔議題劇場每日皆各有四場次之故(同時雙園區還有其他諸多活動進行),筆者觀賞下午兩點半場次觀眾甚少(不足十人),顯示《草草》展演規模翻倍擴張的速度,已然超越培養觀眾所需的時空與人力成本,於同一園區演出的《諸羅假期》,筆者觀賞場次更只有兩人(另一人為工作人員),倍感可惜之餘,卻因此體驗到作品另一層內涵。

「諸羅」是嘉義舊地名,「假期」所指並非出自於人而是鬼,運用園區內過去原為小麥儲存槽的舊建築,架構異質性非生活空間,引領觀眾化身七月普渡時返回人世渡假的嘉義幽魂。開演先是往地面下走,可見兩處漏斗狀底部,一名新鬼不熟悉休假程序焦慮不已,另一名老鬼則對假期痛心疾首,已三十幾年未出地面。兩鬼糾結出一條清晰景況:世代差異,連死後也不得安寧。老鬼慼心(tsheh-sim)原因,來自於嘉義昔日輪流普渡辦桌(稱為「輪普」)的習俗盛況堪比逢年過節,家家戶戶為此盛桌款待,休假幽魂足足可吃一個月,外地遊子也會返鄉投入。然而習俗逐漸式微、人口外流、社會變遷,輪普規模連年漸縮,老鬼兒孫也早已改信耶穌搬至臺北生活,他手中的糖果甚至是四十年前祭祖時保留至今,便決定不再反陽渡假。也因次,外界如何變化,他也一無所知。隨著一名舉旗引導,觀眾沿樓梯緩步上至建物二樓(自地下層向上,實則連續走了三層樓),即將回到人間渡假,步出之前,一段陷於漏斗底層介紹女總鋪師的生命敘事及輪普菜色由來令人深刻,俯角凝視頗有介於陰陽游移、靜默緬懷的凝鍊感受。

議題劇場《諸羅假期》(阮劇團提供/攝影眼福映像工作室)

於此同時,可見到「簡單中元節」、「水上搖滾音樂祭」、「陰月祭」等布條,上頭時間正是今年《草草》舉行日。戲裡,觀眾是步出地面的渡假幽魂;戲外,觀眾正回到戲劇節嘉年華式活動現場。將戲劇節團圓「阮式嘉義」的意念連結昔日嘉義人輪普的共同記憶,同樣是人流移動,卻在《諸羅假期》成為一種轉譯介面後,議題被玩味出一抹幽默氣息,講古(或者地方導覽)過程也成為了足以印入深層意識的開口,引人欲進一步細究在地風俗。由於幾近獨自觀賞,有充足空間可與自我對話,更容易以劇中新鬼的視角投身情境(劇末安排觀眾拿普渡軟糖,造成新鬼的父母誤會之巧合,似也有意如此引導),筆者彷彿在觀演過程進出了一次「身為嘉義人」的錯覺,相當意料之外。

有別於其他四部議題劇場,《農系少年威!lóng-sī siàu-liân-uē!》演出空間位在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實驗劇場,是相對有較完整黑盒子劇場設備的場地。也許《草草》十多年來每年三月皆於此地演出青少年劇場(今年則延至年末),已培養出一群觀眾客群,筆者觀賞場次觀眾約四十餘位,明顯多出數倍。演出安排觀眾於舞臺區席地而坐,透過兩名嚮導帶領,四面臺分別上演一名嘉義青農的從農趣事:秉持老師「興趣是可以培養的」教誨,運動員返家接手鳳梨田,悟出「最大的阻礙與助力都是父母」;在大林不跟風種鳳梨,轉養大閘蟹又種植綠竹筍的青年;沒考上警專隨父養蜂釀蜜的女子,後來進入農校更出國實習;讀水產養殖卻輾轉接手親戚交代的蘭花園。光影戲、口技、說書、互動參與⋯⋯等,一齣將導覽活動吸納、翻摺、轉化的劇場作品,在四面轉換、劇場燈光明暗切換之間,接手家業或轉任農事的辛酸血淚彷彿退居於幕後,所見盡是苦盡甘來的正向光明。

在本文所提及的議題劇場裡,《農系少年威!lóng-sī siàu-liân-uē!》雖田調取材自嘉義真人真事,劇名也直指「都是少年話」,彷彿試圖靠近本尊現身說法來作為再現創作走向;但相較之下,卻給人較「沒那麼嘉義」的感受。試想因素,青農議題似乎非僅嘉義,而是全臺各農業區普遍存有的難題,透過多樣戲劇手法來處理產業斷層議題固然有其親切感與趣味性,倘若能看見青農更多關於自身從農挫折、思辨的過程細節,也許本劇能從嘉義在地經驗裡,折射出嘉義的可能性,進而敞開與其他地方對話此議題的機遇。

第13屆草草戲劇節嘉義園區(阮劇團提供/攝影眼福映像工作室)

回顧歷年《草草》,近乎每年皆有至少一項的新創舉,今年第十三屆以複數場地、複數時間為首要嘗試,連年疊加的項目似乎並未縮減,更是又再反彈出一項新路線「議題劇場」,且一口氣便推出五檔製作共四十場演出,主辦單位阮劇團的企圖心可見一斑。倘若視「嘉義」這個地方為大腦,《草草》彷彿是其連接彼此訊息的神經元,那麼攤平開來的大腦皮質究竟能有多大,將可推敲其未來逐漸發展的「議題劇場」得以有多少經緯座標可定位,並進行區域研究、跨域研究或其他新嘗試。

自本文三齣節目來反觀《草草》十餘年來的策畫思考,調度青少年劇場培育、戲劇、舞蹈、音樂、馬戲、魔術、戲曲、講座、工作坊、展覽、影展、市集、新住民、創業等,背後無不起因於對某一議題深感不足,而組織人群來啟動對話機制運轉的過程。也許議題劇場的出現並非偶然,而是準備期超過十年的集成之舉,甫一推出已可見其相當完整的策畫格局架構,值得持續關注其發展動向。「轉來(tńg lâi)嘉義」的意義明顯已自成一項母議題,不論是歷年來的表演團隊、表演者、在地觀眾或外來觀眾,與議題之間的連結關係一但建立,心裡與地方的距離便逐漸有所感知且足以度量,至此,「議題」儼然已成為一種移動的可能性。


註釋

1、據「草草戲劇節」官方網站歷年資料彙整,檢索網址:http://the-grasstraw-festival.ourtheatre.net/(檢索日期:2021/03/20)。

2、據「草草戲劇節」官方粉絲頁3月24日貼文指出,今年第十三屆草草戲劇節4天所有演出統計:近100組表演藝術團體、420場演出活動、近70場工作坊與講座、創作5部議題劇場,另有嘉義青年獨立執行的草草影展、在地新住民嘉移人市集、生活美學風格草草市集等。檢索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GrasstrawFestival(檢索日期:2021/03/25)。

3、今年同一時間,戲劇節主辦地之一嘉義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對面的嘉義市立美術館新展「補風景的人」、嘉義國際藝術紀錄影展「重組另世界」也正開展。

《草草戲劇節》

演出|阮劇團主辦
時間|2021/03/13、2021/03/14
地點|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嘉義文化創意產業園區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筆者雖然所能實際現場參與的項目有限,但仍可感受到雙園區節目陣容的形形色色眼花撩亂之餘,也在朝向熱鬧與門道、在地深耕的表象形式與深層意義等策展走向努力之,究竟是否歷經十餘年的成長後,如此的一個初衷為劇團的戲劇節,果然已經、或將會升級為一座城市的藝術節、一個地方的文化慶典!﹖(楊美英)
4月
12
2021
觀與演中多半還是有條無形的界線,或是因為表演空間需求,或是形式上本即不具互動性,雖然所有團隊都可謂在開放園區的現地創作‭ (‬Site-Specific‭)‬,也有覺察到觀賞對象之不同,相對於親近觀眾,「草草OFF」更親近的是場地空間。(黃馨儀)
3月
26
2018
「16th 新人新視野」三個作品之編創意圖新穎,表演者的身體展現與技巧皆相當純熟,作品段落轉承也皆具體而微的展現出來。然而,創作作品要從短篇發展到較龐大的中長篇篇幅之漫長旅程不易,作品中要推進的議題與串聯的意象之銜接手法較為生澀,讓觀眾在中途發生些許迷失。
5月
22
2024
原本以為「正義」的問題都給楊牧、汪宏倫說完了。最近赫然發現,「轉型正義」的問題或許不在「正義」,而是「轉型」。誠如汪宏倫所指出的,「轉型」的原意是一個有具體歷史脈絡、階段性任務的「過渡時期」,而當前的問題正是用「正義」的超級政治正確和「人權」的普世性,掩蓋了對於現在究竟處於哪一個歷史階段的辨認。我們正經歷的「轉型」究竟是什麼?
4月
18
2024
同時,我愈來愈感覺評論場域瀰漫一種如同政治場域的「正確」氣氛。如果藝術是社會的批評形式,不正應該超越而非服從社會正當性的管束?我有時感覺藝術家與評論家缺少「不合時宜」的勇氣,傾向呼應主流政治的方向。
4月
18
2024
對我來說,「文化」其實更具體地指涉了一段現代性歷史生產過程中的歸類,而懂得如何歸類、如何安置的知識,也就是評論分析的能力,同時更是權力的新想像。
4月
11
2024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的感動,「我」沉浸其中,在修辭上會不會不及「觀眾」那麼有感染力?而且「觀眾」好像比「我」更中性一點,比「我」更有「客觀」的感覺。
4月
11
2024
首先,出於個人感覺的主觀陳述,憑什麼可作為一種公共評論的原則或尺度呢?我深知一部戲的生產過程,勞師動眾,耗時費工,僅因為一名觀眾在相遇當下瞬息之間的感覺,便決定了它的評價,這會不會有一點兒獨斷的暴力呢?因此我以為,評論者對「我覺得」做出更細緻的描述及深入剖析,有其必要。
4月
11
2024
假如是來自京劇的動作術語,比如「朝天蹬」,至少還能從字面上揣摹動作的形象與能量:「腳往上方」,而且是高高的、狠狠用力的,用腳跟「蹬」的樣子。但若是源自法文的芭蕾術語,往往還有翻譯和文化的隔閡。
4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