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自我的傳承之路《流星》
九月
28
2015
流星(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75次瀏覽
王妍方(社會人士)

明華園在經歷了八十五年的長期營運後,近年來積極佈局新生代擔綱大樑,今年新作《流星》便以青年演員為主要演出角色。

《流星》劇情並不繁雜,從小在金釵門長大的孤兒兵家瑜(陳昭婷飾)在掌門人之爭中得到勝利,並且在前掌門人師母的交代下,護送三隻玉參到揚州轉運使洛德手上,但交付鏢物時,玉參卻憑空失蹤,兵家瑜認定是三虎會孫小小(陳昭賢飾)所偷,在提刑司洛貞亨(李郁真飾)的協助下,後續所引發的一連串事件。

本劇分為兩幕,上半場以<玉參>為主,下半場以<匕首>為本,宣傳文稿主打以女性角色(旦角)為主視線敘事,搭配雙小生組合,企使打造出偶像劇風格的歌仔戲。

繼《么囉正傳》首部曲後,在劇情編設上,編劇捨棄了過往慣用的多枝節敘事,用江湖人物為敘事主角,以流星每一次的出現,與兵家瑜所經歷的江湖風波與感情事件產生連結,做為《流星》的演出軸心,保留了長期慣用的四句聯式台詞與換景不落幕等固定作法,運用多媒體部份投影削減了繁複的舞美背景,以純粹半空台的方式將主舞台讓予三位青年演員全力發揮,角色個性設定單一鮮明,不算出挑的劇情架構,雖然安全許多,卻少了令人驚喜的感受。

更深入地來說,《流星》主要演出角色群皆為明華園極力栽培的新生代青年演員,雖然皆有經年累月的舞台演出經驗,卻是在每位老師的帶領下一點一滴進入已有制式化形象的角色當中,從零開始塑造人物個性的經驗與機會都不算太多。人物在個性的形塑上是本次演出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從基底打造出屬於自我與角色融合,飽實豐滿的角色個性,除卻唱腔與肢體語言需要再下更多功夫不斷打拋砥磨外,心態上的調整與同化亦十分重要。尤以陳昭婷與陳昭賢兩位演員,在唱腔與韻白對應上,仍可窺見帶有模彷孫翠鳳與鄭雅升經典生旦組合的影子,音域寬廣度也不算太夠;李郁真本次挑戰反派角色,與父親洛德間的先厭後親,設定上未見情感轉折落差,外在表現明顯產生斷裂感;唱腔部份雖壓低聲嗓,卻尚未抓到個人特色,聲線顯得較為粗礫且不自然,也不甚厚實;武戲部分融入舞蹈動作,三人武戲雖輕逸且有行雲流水之姿,卻缺少武戲用勁對打的外在展現。在為專屬三人而設立的舞台上,不論是人物塑造、唱腔、武戲及情感轉折等細微處,仍有許多可再砥礪修磨的改善空間。

編導讓當家小生孫翠鳳飾演神祕的趕路書生,做為上下半場最後的亮點人物。泰半不帶音樂,多以吟詩調清唱方式呈現屬於當家小生的明星亮點,將主力皆放在青年演員身上,不至於分化觀戲焦點,演員既可上台過足戲癮,亦能勾起長期觀賞明華園演出,忠實觀眾的興奮之情,亦不奪主角群的光彩,產生畫龍點睛之效,是甚為妥適的安排。

近年來,許多歌仔戲團也多面臨人才與技藝傳承的斷層與困難,尤以歌仔戲團泰半是家族企業,接手劇團的下一代往往都幾乎因上一代的光環或血緣關係而承受外界更大的壓力與期望,本次《流星》的搬演,對於這些準備承接重擔的青年演員來說,才是真正站上開創自我舞台的開始,日後的路仍然長遠,他們的未來與傳承,傳統戲曲在創新與固本上的發展變化,仍值得期待與關注。

《流星》

演出|明華園戲劇總團
時間|2015/9/5 PM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兩場「承功」的折子戲演出,都可以在新秀的表演上見到藝師的表演風格,也見到他們有別於以往的成長,足見手把手傳承的效益。
十一月
16
2022
結合了當代美學,形成多層次的藝術創作。其中,可從視覺、聽覺、及表現手法三個要素中洞察其動人之處。
十一月
11
2022
然而除了「再現」經典外,「再造」經典才能與時俱進,此戲無論是戲劇結構的梳理,或人物的揣摩皆有再造的空間。
十月
24
2022
改編經手三至四位編劇,使劇本的可表演性很高,且口白順暢、唱詞不倒字,甚至歌詞的韻腳使用都使人驚喜,想來是經歷了原創編劇、劇場編導、歌仔戲劇團的三方合力,讓問題意識落實成舞台語彙,轉化為歌仔戲表演,整體而言改編相當具完整性。
十月
18
2022
短短三小時內,笑鬧交織的皇宮內苑、悲歌痛飲的烏江岸、熱鬧非凡的戲車、大夢初醒的床榻、密謀造反的魏州,和血流成河的凌霄台一併呈現於眼前。
十月
11
2022
現代劇場軟化了戲曲的表演性,藉著現代劇場擅長的節奏調控與場面調度,歌仔戲被化整為零,讓大眾直接跨過戲曲閱聽門檻,即使完全不懂四功五法或行當差別都能輕鬆觀看。(蔡佩伶)
九月
22
2022
或許可以更進一步期待,透過對於主角人物形象的設計,是否能讓情感表現更為飽滿,觀眾更能情感共鳴?讓看家戲不只是經典,還能夠長出各時代的風情與新貌。(許美惠)
九月
19
2022
歌仔戲的俚俗趣味與現代性可能產生更多交集嗎?一齣簡單流暢的戲需要嘗試回應當代價值嗎?這兩個問題像群山裡的回音,在看戲過程中不斷交叉浮現。(蔡佩伶)
九月
16
2022
從唐美雲選擇的自我揭露片段看出她所重視的家庭關係,陳武康的提問則透露出她的迴避與不安,卸下角色赤裸地呈現自我,可能也是演出自傳性作品困難之處。(林慧真)
九月
16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