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輩出的《2022 點子鞋 Dance Shoe》
一月
29
2022
2022 點子鞋《留下一個人》(高雄城市芭蕾舞團提供/攝影劉人豪)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491次瀏覽

戴君安(特約評論人)


高雄城市芭蕾舞團的《點子鞋》在 2022 年邁入第 19 屆,今年推出四位創作者的新作。從舞者和創作者名單看來,一波新人輩出的局勢更甚於以往。

色澤繽紛、對比強烈的雙人舞

連續兩年參與《點子鞋》編創的鍾長宏在自編自演的新作《人體發電機》中,呈現芭蕾和街舞精巧無違和的混融風格。 一開始,陳亭妤獨自站在方形燈影上,她的 Body Wave 柔順滑暢,宛如深海碧藻般依水波動。不久後,鍾長宏也站在她身旁。他們的 Body Wave 從正面轉左斜前,再回到正面,又轉到右斜前。兩人一致的身體律動和一致的音效頻率,初起時還頗吸睛;但是同樣頻率和身體起伏的時間拉長後,便令人產生窒息感,也像是在挑戰觀者的耐性,不禁令人納悶到底何時才會轉進下一個階段。然而,當他們脫離光影的格子後,開始爆發身體的能量時,眼前的神采隨即大放大開。此時,頓覺先前的鋪陳是個有趣的伏筆,為的是彰顯後續的突起。


2022 點子鞋《人體發電機》(高雄城市芭蕾舞團提供/攝影 HsiuRu)


鍾長宏的街舞魂不時在他延展的身軀冒出來,Popping 的震感偶而出現在他轉身的瞬間,芭蕾和街舞融於他身正是恰如其分。當激光亮影在地板上隨著他們的腳步伸縮時,不但變化線形也變換色澤,稱得上是另類的豔光四射。或許,這些繽紛亮麗的光影是他們耗力踩踏所發出的電力所致,但這一切和他在節目冊上,文字顛倒順序反置的聲明所言,即不斷踩腳踏車欲讓手機充電的「人體發電機」情景似乎毫無關聯。也或許,一切如夢為鍾長宏刻意所為。

唐筠雯的《Lonely x Only》在紅、白兩色花朵從模糊漸漸清晰的影像中展開,唐筠雯飾演的紅衣女子和林若琪飾演的白衣女子間的糾結,很難不令人聯想到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1944)。雖然舞蹈空間舞團也曾依此小說情節發表過鄭伊雯編創的《紅與白》(2014),但是相較之下,《紅與白》顯得大氣磅礡,而此作則是小而美的呈現。【1】

紅玫瑰與白玫瑰常被引伸形容性格迥異的女性,在此作中,紅衣女子以大動作的跳躍與快速旋轉散發自信與傲人的魅力,猶如小說對紅玫瑰性格的描繪;而白衣女子雖是以身體的延展與纖細的姿態表現婉約內斂,但卻不似張愛玲筆下被丈夫背棄的哀怨女子,反而是以外柔內剛的姿態表露新女性的韌勁。當紅白二女個別出場或共舞時,雖也有較勁之意,但更搶眼的則是彼此互補互容的片刻,尤其是在接近結尾時,她們環抱彼此腰際繞著圓走,最後停下腳步,目光看向相反方向,但卻拉著彼此的手,彷彿一對不願承認彼此相愛的姊妹,即使不願直視對方,卻也放不開相互牽連的手。


2022 點子鞋《Lonely x Only》(高雄城市芭蕾舞團提供/攝影劉人豪)


延伸無盡想像的三人舞

在白顏毓的《The Womb》中,從舞台右斜後的角落裡,一道紅光射入,年輕女子(周怡瑄)走進來。當觀者正沉浸於欣賞她纖細的身形和俐落有致的動作時,倏忽她的手從胸際順著身體的中線滑下至兩腿間,這非常不芭蕾的動作成就了一個特殊符號,並交換手連續做了四次符號,猶如暗示她的身體起了變化。不久後,她來到右下舞台的角落,坐在地板,張開雙腿,有如生產的姿態。就在此時,葉麗娟從她身旁走進舞台,兩人彷彿交換角色。

周怡瑄好似葉麗娟年輕時的化身,而曾祥輔則是周旋在兩人之間的男子,有時像是周怡瑄的親密伴侶,有時則像是葉麗娟的親生兒子。三人共舞時,角色之間的關係變化讓眼前的畫面展開無盡延伸的想像,且不斷將作品中的人物切割、複合,尤其當三人環抱在一起而產生疊影時,更是充滿虛實交替的意味。資深舞者葉麗娟曾感受過子宮的變化,因此在詮釋此舞作時,她的身體技巧和表演能力自有其熟齡蘊涵,有別於年輕舞者的清新秀麗,而當她與周怡瑄共舞時,則像是她與年輕時的自己開啟深層對話。白顏毓的編排脈絡複雜卻紋理分明,而且處理手法細膩,值得細細品味,是難得的年輕男性創作者的作品。


2022 點子鞋《The Womb》(高雄城市芭蕾舞團提供/攝影劉人豪)


自 2020 年起連續三年在《點子鞋》呈現作品的許佳蓉,在今年的《留下一個人》中,編排手法愈加成熟,由舞者劉諭萱、黃筱哲及韓華共同擔綱。剛出場時,他們像三個好朋友玩在一起,愉悅的纏繞手臂,解開,再繞,好似日子可以一直保持如此美好。但不久後,場上只剩韓華一人,他先是左右晃動,接著發出無聲的吶喊。當劉諭萱和黃筱哲一起進場跳起雙人舞時,韓華帶著落寞的神情離去。

雙人舞退場後,韓華再度走進舞台,雖然依舊神情落寞,卻有如找到出口般,盡情將情緒宣洩在舞動的空間。他的獨舞展現大氣軒峻之姿,顯示其古典芭蕾與當代舞蹈交融的身體記憶,已然衍化成個人風格濃郁的技藝。不久後,劉諭萱現身和韓華共舞,但卻只是一個短暫的過場。而當黃筱哲也出現後,三人隨即在各自的空間跳舞,看來像不曾有過交集的陌路旅人,再加上韓華多次無聲的吶喊,此時的場景和開場時三人共舞的愉悅氛圍形成強烈對比。黃筱哲的身體具有極佳的延展性,段落銜接處流轉暢然,動作細微處精緻透徹。此時,韓華和黃筱哲有如男版的紅白玫瑰,風格迥異,各有千秋。他們的身體對比和劉諭萱身上紅白相間的舞衣產生共鳴,也和她純然芭蕾女伶的風采形成三方格局。最後,劉諭萱和韓華背對背身體緊扣,而被留下的,卻是黃筱哲。


2022 點子鞋《留下一個人》(高雄城市芭蕾舞團提供/攝影劉人豪)


回看《點子鞋》十九年中的成就,不少現今站在浪頭上的創作者曾在這個平台孵夢,多少當前頂尖的表演者曾在此伸展手腳。再看今晚的創作者和表演者,我深深覺得,此文應不是論斷他們此時此刻的表現,而是評論者預提見解,以做為未來更深入探討時的對照。或許,在《點子鞋》二十週年時,可以細細叩問曾經到此一遊的藝術家們,行文觀照他們在彼時與此刻的編演記事。


註釋


1、或許《Lonely x Only》無關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只因看過《紅與白》後的印象至今仍舊深刻,因而不免產生聯想。真正說到玫瑰之爭,其實是源自英格蘭的蘭開斯特王朝(徽志是紅玫瑰) 和約克王朝(徽志是白玫瑰)在十五世紀爆發的三十年戰爭。

《2022點子鞋Dance Shoe》

演出|高雄城市芭蕾舞團
時間|2022/1/22 19:30
地點|臺南市原生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每個動作呈現的當下之意思及環境的不同,以至表達方式不同不一樣,最終都還是要歸於自己,你想要賦予這個塗鴉、圖片、動作什麼樣情緒和詮釋,如同我們對於周遭的事一般,當下的感受與情緒,取決於你對於該人事物所有的理解,並沒有任何的對與錯。
一月
18
2023
為生死母題所拉出的維度,其一是人類文明與自然天道,實則已彼此消融合一,其二是生與死乃平行同源,雙生依存,其三是前述一切,均屬平常,如水既消逝又往復。
十二月
28
2022
舞者並非成為動物,而是脫去外在軀殼的界線與框架,映照人與動物的相似與相異,其實人與動物群本質上僅是相互吸收、調適然後融合的。
十二月
24
2022
這並非是為了要重新驗證劇場現場崇高性,而是在區辯出AI和人各自被賦予的使命畢竟不同,也保留了「虛/實」如「6/9」般相互提攜的兩造之能⋯⋯
十二月
14
2022
舞蹈也與傷痛脫離不了關係,傷痛與時間似乎讓舞者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而不能做什麼。
十二月
14
2022
這組動情的策劃不僅體現了生命的難,同時也在累積中醞釀出直面的意志,對話的結果,交織出了一則令人難以忘懷、耐人尋味的身體詩篇。
十二月
09
2022
在「身心耗盡」的社會之中,個人的、擬仿的身體是如此努力的接近社會的速度,然而,極限正是來自於身體自身的不可能性,以及,組成社群(三人)之後,自我反覆的無限迴圈就可以被打破。
十二月
09
2022
楊乃璇某程度上地解構現代舞,但是否能促使人們在步出劇場這阿卡迪亞之後,真正了解、欲近更直面「現代舞」作為藝術——包含其特定之歷史與流派——仍是最大疑問。
十二月
05
2022
表面上,兩者看似未有交集,然而兩件作品皆在舞蹈中製造了一定程度的遊戲性。《#標籤》內建在演出裡,《解剖學與策略》則是誘發觀眾的參與興致,靈巧地達致合作關係。
十二月
0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