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境歧異:意義弧線的失色與重繪《經緯度的10°偏移》
3月
19
2024
經緯度的10°偏移(晨邊高地室內樂集提供/攝影陳李視物—陳建豪)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519次瀏覽

文 陳旻鈺(專案評論人)

經度和緯度,不僅用於定位地理座標,無形中也影響了人與人之間的生活經驗與靈感。《經緯度的10°偏移》由晨邊高地室內樂集策劃,並與子午線二重奏(Duo Hsinka)合作,以舒曼、布拉姆斯和佛瑞(Gabriel Fauré)的作品,讓四位音樂家各自獨特的音樂觀和演奏風格相互吸引、發展出共同的目標和理念,勾勒出一道具有深刻意義的弧線。

舒曼《三首幻想曲,作品111》(Drei Fantasiestücke, Op. 111)由編曲家吳柏翰改編成鋼琴四重奏,前奏由鋼琴家西本佳奈美俐落的指尖奏出,為音樂鋪敘滾動的情緒,小提琴家張善昕接受到來自鋼琴的波動,以肢體邀請大提琴家黃子維與中提琴家蔡弦修一同加入這富有戲劇張力的拉奏,聲響經由四個夥伴互相傳遞有了立體感。第二樂章中,弦樂的線條越發優美動人,鋼琴切分音在綿延的旋律中填充了動盪的節奏變化,營造出悸動的氛圍,第三樂章更展現出弦樂與鍵盤樂器共構的歌唱性,飽滿的和聲充分提升樂曲色彩的能見度。音樂家強而有力的律動與精準的演奏技法相互輝映,讓觀眾以雙眼欣賞時大飽耳福。

然而,在樂曲轉換情境的過程中,樂器彼此間對話開始有些遲滯。布拉姆斯《第三號鋼琴四重奏,作品60》(Piano Quartet No. 3 in C minor, Op. 60)第一樂章存在兩個不同的主題,第一主題為猛烈激昂,第二主題為深情和煦。輪到中提琴家道出第二主題時,那溫吞神秘的琴聲搭配鋼琴家喜悅震顫的觸鍵,好似一個成熟的人在表達內心的秘密時,被一個調皮的孩子從背後打斷了,兩個樂器產生的對立,讓人疑惑;第二樂章「詼諧曲」可看出小提琴家著實浸沉在這股激動狂熱,他鼓舞所有弦樂夥伴彼此交織出猶如暴風般的音響,弓的運用果斷而有力,如雨點般落下的音符卻逐漸變得銳利刺耳,沒有絲毫喘息空間。這時,急躁的演奏速度壓制了鋼琴家原先彈奏的自在感,也失去對低音的聚焦,雖當下避免音響混濁,鋼琴家立即減少踏板的使用,但因低音弦本身不易被聽清楚的特質,整體少了足夠的支撐與方向感。

所幸,一切的緊張與不適感,終止在一位觀眾席所發出的鬧鈴聲。這惱人的聲音像一陣風吹過所有人,讓團員們重振旗鼓。佛瑞《第一號鋼琴四重奏,作品15》(Piano Quartet No. 1 in C minor, Op. 15)第三樂章,主旋律自低音域向上緩慢開展,小提琴家大大降低了方才高亢的聲音,嘗試與中提琴家濃厚的聲響輕柔敘談,大提琴家恢復寧靜沉穩的步伐,鋼琴家在流動感找回深邃迷人的和聲。溝通的管道暢通了,樂器發自內心的共鳴、帶來的包容力使所有人凝聚在一起,那鮮活的演奏氣息及對音樂的渴望皆被完整的和聲滿足,得來不意的幸福感籠罩了此刻。

在演出中,我們可以清楚感受到四位音樂家之間的互動和默契;張善昕領導精神不言而喻,與西本佳奈美的音樂表現力和情感表達能力成為整個演出的靈魂。黃子維和蔡弦修則是很好地配合小提琴家,為整首樂曲鞏固演奏力場。倘若其中一人受到環境變化,在舞台上思緒飄移、發出了與排練時不同的聲響時,其他人是否能即時接住,適度調整演奏技巧,來達到團隊心目中的平衡聲響?答案肯定少不了「靈活性」:擁有開闊的心胸,懂得溝通與聆聽的合作者,便能在演出過程中體貼地調整音樂之間的進退取捨,即時接住夥伴的需求。

「一個好的對話,不是單方面的告知並要對方接手,而是必須仔細聆聽、去了解對方在說什麼,然後回應、對話,彼此間交流的能量才會開始流通。」【1】保持彈性,適度偏移、靠近夥伴一點,更可以精準定位彼此的理想,一同創造出相互平衡的聲響。《經緯度的10°偏移》藉由兩個團隊的合作力,展現了演奏者對室內樂的高度熱忱。期許這群追求完美、熱愛演奏的音樂家,未來的活躍如同經緯線的網格,遍佈世界的各個角落。


注解

1、洪珮綺,《鋼琴合作視野之蕭頌聲響世界:以《給鋼琴、小提琴與弦樂四重奏的D大調協奏曲,作品21》為例》(臺北:翰蘆,2019),頁284。

《經緯度的10°偏移》晨邊高地室內樂系列

演出|鋼琴:西本佳奈美、小提琴:張善昕、中提琴:蔡弦修、大提琴:黃子維
時間|2024/03/10 19:30
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演奏者精心設計了樂曲的開頭,結尾自然也不會遜色;飛快的思緒在〈快速舞蹈〉( “Sebes” )層層堆砌,達到終點時,所有人的急促呼吸終於得到了舒緩,果斷而清晰的結尾彷彿軟木塞自香檳瓶噴飛的瞬間,清新、輕盈的氣息隨之呼出,像是三人同時舉杯相碰:「成功了!」
4月
18
2024
這個新的感知形式,從被動接收到主動組裝的變化,其實也是數位藝術的主要特徵之一。數位媒介向來有利於重複、剪貼、混音等行為(技術上或比喻上皆然),讓音樂作品變成了短暫(transitory)且循環(circulatory)的存在,形成一種不斷變動的感知經驗。有些學者也稱此為「機械複製」(mechanical reproduction)到「數位再製」(digital re-production)時代的藝術演進,是數位技術之於欣賞者/參與者的賦權。
4月
12
2024
如同本劇的英文標題《Or/And》,演出從第一景作曲家即自問出「或」與「和」的難題,隨著劇情推演,也道出我們時常用「或」來區分身份,但選擇這樣認同的人,其實同時也兼具著其他的身份或是立場,但「和」反而能將各種身份連結,這或許才是人生的普遍現象。劇情以排灣族的祭典、休士頓的示威遊行來說明作曲家的發現、用與女兒的對話來凸顯自己在說明時的矛盾。
4月
08
2024
雖然缺乏視覺與肢體「實質的互動」,憑著聲音的方向、特質給予訊號的方式並非所有人能馬上理解。但妥善規劃層次分佈,凸顯夥伴作為主體的演奏技巧,不受他人影響成為團隊中穩定的存在,正是鋼琴家仔細聆聽音樂本身,以及信賴合作者所做的抉擇。
4月
08
2024
第四樂章的開頭,在三個樂章的主題動機反覆出現後,低音弦樂示範了理想的弱音演奏,小聲卻毫不壓抑,可以明顯感受到樂器演奏的音色,皆由團員的身體核心出發,並能游刃有餘地控制變化音樂的方向感,而轉而進入歡樂頌主題的齊奏。
4月
04
2024
然而《給女兒的話》創作者卻是從親子關係、身分認同、社會正義議題進入,個人的思維與情感導致思維逆反理性邏輯運算法則,並且藉此找出一切掙扎衝突的解方——主角身為一位母親,擁有臺灣的血統,也長期居住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最後捨棄兼顧的or、選擇堅持自己的and立場。
4月
02
2024
常見的音像藝術(Audio-Visual Art)展演形式,在於聽覺與視覺的交互作用,展演過程透過科技訊號的資料轉換、以及具即時運算特性讓視聽合一,多數的作品中,這兩者是無法被個別分割的創作共同體,聲音與影像彼此參照交互轉換的連動,得以構成音像雕塑的整體。
4月
01
2024
前三樂章樂團在小心翼翼之下,略少一分現今流行詮釋莫札特往往帶有的乾脆,而第四樂章,琉森室內弦樂團的演奏在以往的方正中多了一絲狂野,音樂更為緊湊,在弦樂的快速演奏與木管的長音舒緩之間,有相當理想的平衡與對話。
3月
27
2024
下半場齊瑪諾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的《夜曲與塔朗泰拉舞曲》是相當成功的開場演出,Bomsori也明顯給予得比上半場更滿,與鋼琴的合作也是水乳交融。這首曲子以安靜開場轉至瘋狂,再從多消長沉澱,處處都是難題,也需要好的音樂設計,但也因為音樂家沒有打安全牌,每一個撥弦或是泛音、雙音都讓演出精彩奪目
3月
22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