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自我的《2022承功—新秀舞臺》:《國士無雙》、《小霸王大戰太史慈》
12月
05
2022
《國士無雙》(明華園天字戲劇團提供/攝影黃德豪)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35次瀏覽

口傳心授的青春韓信

明華園天字戲劇團(以下簡稱天字團)在2022年「承功—新秀舞台」推出的戲碼《國士無雙》,是講述歷史人物韓信的故事,主推新秀是劇團新生代演員,也是當家小生陳昭香的女兒吳奕萱。

天字團的《國士無雙》於2014年在高雄春天藝術節首演,是由楊杏枝編劇、劉建幗執導的創作公演戲,當年由陳昭香主演韓信;2022年再推出傳承版,則由陳昭香與吳奕萱共演韓信一角。此回為了在「2022承功—新秀舞台」演出,需濃縮成約五十分鐘的版本,則再委由許栢昂剪裁編排後上演。為了將主戲集中在韓信的表現橋段,又要使觀眾能夠明白劇情,許栢昂保留了歌仔戲的幾段主戲,中間使用小兵以京劇道白的方式來串接劇情,也不失為一個完整好看的小戲。


《國士無雙》(明華園天字戲劇團提供/攝影黃德豪)

回看吳奕萱的學戲歷程,雖是出身戲劇世家,但是在大學之後才接觸、習演歌仔戲,跟隨天字團在外臺與室內公演演出,身上累積的表演技藝是直面觀眾、在職業戲班的舞台上「湠(thuànn)出來」的。相較於在戲曲學院坐科的學生,吳奕萱吸納了職業戲班的生命力,在表演上更顯自由,也相對具備唱念與語言運用的優勢;不是科班生,自然在武戲的功底上較為缺乏,或許因為如此,特別選在「承功」這樣的場合,以小規模公演的方式,透過排練《國士無雙》來增加吳奕萱武戲的演出功力。吳奕萱的韓信表現頗為稱職,口條清晰、聲音飽滿,武戲表現也有法有度,穩穩地演繹了編導筆下的韓信故事。

天字團在推出「承功新秀—吳奕萱」時,主要宣告的內容當然是「承」陳昭香之「功」。吳奕萱長年跟著陳昭香共同演出,表演上具備陳昭香的風格已是必然,縱然韓信是陳昭香演過的角色,但排練過程更似與編導一起經歷再創作的歷程,這也不免使人反思,這是否是「承功」最好的模式?又,是否是最能彰顯吳奕萱個人特長的方式?


《國士無雙》(明華園天字戲劇團提供/攝影黃德豪)

歌仔戲演員在「演員中心」的年代,身兼編導演,要能即興唱念道白、行腔做韻,隨著時代改變,雖然已逐漸編導演分工,但道白與做韻的能力,還是相當程度反映著演員的功底與實力。不可諱言這些能力正日漸凋零中,但因為語言及書寫上的諸多限制,其實演員對演員的口傳心授,才正是最佳的傳承方式。而很難得的,陳昭香、吳奕萱具備著這樣的機會,相較於挑選一個與當代編導共同創造的公演角色,是否可以思考用口傳心授的方式來執行「承功」,或許更能夠將陳昭香的「功」完整傳承,也更能彰顯吳奕萱這樣背景的新秀獨特的表演特質。


對打扎實的小霸王和太史慈,卻難顯游刃有餘

一心戲劇團(以下簡稱一心)在2022年「承功—新秀舞台」則推出《小霸王大戰太史慈》,由老團長孫榮輝口述、孫富叡執筆撰本,是委請京劇武生劉光桐編排的長靠武生戲。主推的新秀是畢業於戲曲學院歌仔戲學系的一心戲劇團團員林冠妃(飾演小霸王孫策)、柯進龍(飾演太史慈)。


《小霸王力戰太史慈》(一心戲劇團提供)

林冠妃與柯進龍都是戲曲學院歌仔戲科的畢業生,與一心有長達十幾年的合作。雖然戲曲學院的課程中的確有身段坐科的訓練,但歌仔戲科並沒有特別分科訓練武生,二人在畢業後的演出生涯也非專攻武戲,演出《小霸王大戰太史慈》這樣的武戲顯非易事;不僅扎靠,尚須變換各種武器、打各種套路,除了換場時偶有其他小角色的串場戲,兩人幾乎打了整整五十分鐘,精神上值得先給予一個喝采與肯定。

林冠妃和柯進龍在一心其實都有過表現不錯的演出,在今年度甫演過的新編戲《是誰刣死馬文才》中,林冠妃演出梁山伯,唱念表現不俗,文戲的表演已然相當穩健。但在《小霸王大戰太史慈》整場戲中,除了出場自報家門以及少少幾首唱之外,全劇的重點都在「武打」,觀眾自然也只能將觀演聚焦在二人的武打上。雖說看得出一段一段都是編排扎實的武戲,二人也稱職地完成一段段不同武器的對打,但轉身翻身、提槍花等偶有小失誤,武打套路節奏平均,看起來較顯負擔,全場武戲的確較無游刃有餘感。


《小霸王力戰太史慈》(一心戲劇團提供)

歌仔戲曾流傳著「文戲金、武戲土」的諺語,這樣的說法並非要貶低武戲,而是要闡明「武戲」仍是「戲」,觀眾既然是看戲,那麼武打中能完成「戲」才是完整的武戲表現;同時也帶有「武戲的演出生命是很受局限的,就像運動員一樣,無法僅靠武打長久」的內在意涵。回過頭來思考這段「承功」的演出,京劇老師的認真編排或許會帶給演員成長,但演員的背景一非坐科武生、二非長年武打,恐怕也非可速成,在武戲尚無法輕鬆駕馭的階段,要掌握「戲」,卻又是談何容易呢?


第六回的「承功」之路

「承功—新秀舞台」核心的精神應該是期望「以戲帶功」,讓新秀演員們傳承師父之功,透過同台競演,表現各自的演出風采。藝師們的專長是演出並非教學,有時候會認為把學生交給專業的老師,學生能夠學到更多,反而忘記了思考凝鍊自身精華傳承的可行性;而怎麼樣的傳承結果對新秀來說最好?這個問題自然也是見仁見智,但既是一個傳承習藝的機會,又是一個宛如擂台賽的競演舞台,如何挑選劇目才能兼顧習與演,恐怕也是一門值得思考的藝術。

《國士無雙》

演出|明華園天字戲劇團
時間|2022/11/04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小霸王大戰太史慈》

演出|一心戲劇團
時間|2022/11/11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兩個家庭,五種意識,一場抗爭,一座村莊,一位說書人成就了《冒壁鬼》的故事,試圖以故事面對白色恐怖的創傷。《冒壁鬼》披上民間文學的外衣,平和重述曾經不能說的灰色記憶,不過度渲染事件張力展現出奇妙的彈性。歷史重量因此被轉化成非教條形式,釋放歌仔戲的通俗魅力。
4月
18
2024
許生在劇中是引發荒謬的關鍵。角色被設定成因形色出眾備受喜愛的文弱士子。在許生的選角設定上,相較於貌美的乾生/男性生行演員,由坤生/女性生行演員進行跨性別扮演更形貼切。坤生/女性生行演員擁有介於兩性光譜間的溫朗氣質,相對容易展現出唯美質感;也因生理女性的先天優勢,與歌仔戲主要受眾女性群體有著更深刻的連結。
4月
18
2024
飾演本劇小生「許生」的黃偲璇,扮相極為清俊(甚至有些過瘦),但從他一出臺即可發現,腳步手路的力度相當妥適,既非力有未逮的陰柔、也無用力過度的矯作,使人眼睛為之一亮。黃偲璇不僅身段穩當、唱腔流暢、口白咬字與情緒都俐落清晰,在某些應該是導演特別設計的、搭配音樂做特殊身段並且要對鑼鼓點的段落,竟也都能準確達成且表現得很自然,相當不容易。
4月
18
2024
青春版《牡丹亭》刪修版的三本27齣,在20年來的不斷演繹之下,儼然成為當代崑曲作品的經典代表。一方面它有別於原著的質樸鋪陳,其加入現代美學的藝術概念,包含舞台設計展現輕巧變化,投影背景增加環境轉化,華美服飾提升視覺美感,舞隊互動帶來畫面豐富⋯⋯
4月
12
2024
以演員而言,現今二十週年的巡演仍舊為沈豐英和俞玖林,或許與當年所追求青春氣息的意義已然不同,但藝術的沈澱與累積,也讓崑曲藝術能真正落實。上本戲對沈豐英而言相當吃重,幾乎為杜麗娘的情感戲,前幾折的唱念時⋯⋯
4月
12
2024
然而,該劇在故事的拼接敘事呈現得有些破碎、角色的情緒刻畫有些扁平,沒有足夠的時間,展現整體故事表現的豐富程度。《1624》試圖再現歷史故事,並用不同族群進行故事發展,值得肯定,但本文希望針對歷史時間與觀點拼接、表演形式的拼接、與巨大美感的運用方面,進一步的提出以下的思考。
4月
08
2024
兩人初見在彩傘人群迎城隍,而江海的反擊/重生在假扮鬼魅還魂向白少威討報;戲裡以民俗儀式意象接地,戲外特邀霞海城隍廟主神城隍老爺及城隍夫人賞戲,戲裡戲外兩者巧妙呼應下,與大稻埕形成更強烈的地景連結。
4月
04
2024
反觀《借名》,抒情由內心情境的顯影表現,確實凸顯劇中人物行動的心理狀態,但密集情節讓這些設計難以察覺,更偏向填補場景過渡的接合劑。在唸白方面,使用大量四句聯提示角色身分背景資訊,末字押韻加強文字的聲調起伏自成音樂感。
4月
02
2024
這也更仰賴演員的表演與角色建構。三位主要演員王婕菱、陳昭婷與于浩威恰好表現出了三種表演方案——王婕菱可見戲曲表演的痕跡,又更靈活地挪用了自己的肢體與聲音特質,幾個耍帥的動作與神情可見她對人物的刻畫。陳昭婷是最趨近於歌仔戲的,特別是尾音、指尖這些細節都可以看到她相對拿捏在戲曲的表演系統裡。于浩威則明顯沒有戲曲身體,演唱方法趨近流行歌曲,也符合「國外返鄉青年」的人物設定。演員表演的細節,不只是劇場調度上給予了空間,更因他們的表演強化了空間的畫面感。
4月
0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