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自我的《2022承功—新秀舞臺》:《國士無雙》、《小霸王大戰太史慈》
十二月
05
2022
《國士無雙》(明華園天字戲劇團提供/攝影黃德豪)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09次瀏覽

口傳心授的青春韓信

明華園天字戲劇團(以下簡稱天字團)在2022年「承功—新秀舞台」推出的戲碼《國士無雙》,是講述歷史人物韓信的故事,主推新秀是劇團新生代演員,也是當家小生陳昭香的女兒吳奕萱。

天字團的《國士無雙》於2014年在高雄春天藝術節首演,是由楊杏枝編劇、劉建幗執導的創作公演戲,當年由陳昭香主演韓信;2022年再推出傳承版,則由陳昭香與吳奕萱共演韓信一角。此回為了在「2022承功—新秀舞台」演出,需濃縮成約五十分鐘的版本,則再委由許栢昂剪裁編排後上演。為了將主戲集中在韓信的表現橋段,又要使觀眾能夠明白劇情,許栢昂保留了歌仔戲的幾段主戲,中間使用小兵以京劇道白的方式來串接劇情,也不失為一個完整好看的小戲。


《國士無雙》(明華園天字戲劇團提供/攝影黃德豪)

回看吳奕萱的學戲歷程,雖是出身戲劇世家,但是在大學之後才接觸、習演歌仔戲,跟隨天字團在外臺與室內公演演出,身上累積的表演技藝是直面觀眾、在職業戲班的舞台上「湠(thuànn)出來」的。相較於在戲曲學院坐科的學生,吳奕萱吸納了職業戲班的生命力,在表演上更顯自由,也相對具備唱念與語言運用的優勢;不是科班生,自然在武戲的功底上較為缺乏,或許因為如此,特別選在「承功」這樣的場合,以小規模公演的方式,透過排練《國士無雙》來增加吳奕萱武戲的演出功力。吳奕萱的韓信表現頗為稱職,口條清晰、聲音飽滿,武戲表現也有法有度,穩穩地演繹了編導筆下的韓信故事。

天字團在推出「承功新秀—吳奕萱」時,主要宣告的內容當然是「承」陳昭香之「功」。吳奕萱長年跟著陳昭香共同演出,表演上具備陳昭香的風格已是必然,縱然韓信是陳昭香演過的角色,但排練過程更似與編導一起經歷再創作的歷程,這也不免使人反思,這是否是「承功」最好的模式?又,是否是最能彰顯吳奕萱個人特長的方式?


《國士無雙》(明華園天字戲劇團提供/攝影黃德豪)

歌仔戲演員在「演員中心」的年代,身兼編導演,要能即興唱念道白、行腔做韻,隨著時代改變,雖然已逐漸編導演分工,但道白與做韻的能力,還是相當程度反映著演員的功底與實力。不可諱言這些能力正日漸凋零中,但因為語言及書寫上的諸多限制,其實演員對演員的口傳心授,才正是最佳的傳承方式。而很難得的,陳昭香、吳奕萱具備著這樣的機會,相較於挑選一個與當代編導共同創造的公演角色,是否可以思考用口傳心授的方式來執行「承功」,或許更能夠將陳昭香的「功」完整傳承,也更能彰顯吳奕萱這樣背景的新秀獨特的表演特質。

對打扎實的小霸王和太史慈,卻難顯游刃有餘

一心戲劇團(以下簡稱一心)在2022年「承功—新秀舞台」則推出《小霸王大戰太史慈》,由老團長孫榮輝口述、孫富叡執筆撰本,是委請京劇武生劉光桐編排的長靠武生戲。主推的新秀是畢業於戲曲學院歌仔戲學系的一心戲劇團團員林冠妃(飾演小霸王孫策)、柯進龍(飾演太史慈)。


《小霸王力戰太史慈》(一心戲劇團提供)

林冠妃與柯進龍都是戲曲學院歌仔戲科的畢業生,與一心有長達十幾年的合作。雖然戲曲學院的課程中的確有身段坐科的訓練,但歌仔戲科並沒有特別分科訓練武生,二人在畢業後的演出生涯也非專攻武戲,演出《小霸王大戰太史慈》這樣的武戲顯非易事;不僅扎靠,尚須變換各種武器、打各種套路,除了換場時偶有其他小角色的串場戲,兩人幾乎打了整整五十分鐘,精神上值得先給予一個喝采與肯定。

林冠妃和柯進龍在一心其實都有過表現不錯的演出,在今年度甫演過的新編戲《是誰刣死馬文才》中,林冠妃演出梁山伯,唱念表現不俗,文戲的表演已然相當穩健。但在《小霸王大戰太史慈》整場戲中,除了出場自報家門以及少少幾首唱之外,全劇的重點都在「武打」,觀眾自然也只能將觀演聚焦在二人的武打上。雖說看得出一段一段都是編排扎實的武戲,二人也稱職地完成一段段不同武器的對打,但轉身翻身、提槍花等偶有小失誤,武打套路節奏平均,看起來較顯負擔,全場武戲的確較無游刃有餘感。


《小霸王力戰太史慈》(一心戲劇團提供)

歌仔戲曾流傳著「文戲金、武戲土」的諺語,這樣的說法並非要貶低武戲,而是要闡明「武戲」仍是「戲」,觀眾既然是看戲,那麼武打中能完成「戲」才是完整的武戲表現;同時也帶有「武戲的演出生命是很受局限的,就像運動員一樣,無法僅靠武打長久」的內在意涵。回過頭來思考這段「承功」的演出,京劇老師的認真編排或許會帶給演員成長,但演員的背景一非坐科武生、二非長年武打,恐怕也非可速成,在武戲尚無法輕鬆駕馭的階段,要掌握「戲」,卻又是談何容易呢?

第六回的「承功」之路

「承功—新秀舞台」核心的精神應該是期望「以戲帶功」,讓新秀演員們傳承師父之功,透過同台競演,表現各自的演出風采。藝師們的專長是演出並非教學,有時候會認為把學生交給專業的老師,學生能夠學到更多,反而忘記了思考凝鍊自身精華傳承的可行性;而怎麼樣的傳承結果對新秀來說最好?這個問題自然也是見仁見智,但既是一個傳承習藝的機會,又是一個宛如擂台賽的競演舞台,如何挑選劇目才能兼顧習與演,恐怕也是一門值得思考的藝術。

《國士無雙》

演出|明華園天字戲劇團
時間|2022/11/04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小霸王大戰太史慈》

演出|一心戲劇團
時間|2022/11/11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回歸歌仔戲重視的戲肉戲骨論,全劇戲肉落在殺子碎屍一折,這段過去不見容的敘事,放在當代依然衝擊,其他枝節則是強化戲感的戲骨。但對我來說,徐氏殺子的理由和掙扎過程,遠比殺戮本身重要。
一月
12
2023
國光劇團的新版《西廂記》企圖將兩位當家女旦戲份平分秋色,塑造一靜一動的畫面,將婉約柔美與嬌俏活潑互現,同時代表內斂與直率的兩種不同女性類型。
十二月
29
2022
或許戲曲演員的身段有更多包袱,如何打開程式化的身體對演員而言可能是一場歸零的開始、需要更多的嘗試與勇氣,因而把所有的焦點都讓渡給聲音的表現。
十二月
26
2022
飾演馬的演員施冬麟,不僅演繹出了馬不經世事的無辜之感、更有身為神馬的傲氣之態以及後期的頹靡不振,踏腳、吐口水等的身段都相當令人為之一亮,與馴馬人劉冠良的默契更是相當契合,展現出了「人」與「動物」之間的連結性與差異性。
十二月
24
2022
弘興閣的《花》劇可說是夠接地氣,並實踐自我期許:探索布袋戲新型態──劍光戲(以劍俠為骨構、金光為風格)展演的可能性。
十二月
24
2022
在這部敘事軸線紛呈、意象錯落交織的《千年幻戀》之中,最後這一幕直言爽利地解開整個故事的謎底——赤和RED就是寧采臣和燕赤霞,反之亦然。
十二月
15
2022
在巧妙的表演下,為這正典之外的if線增添合理性,並點題「戀」字,以禁斷的情感串接起千年之後的太空。
十二月
15
2022
不似以往戲曲只描述王昭君離鄉的悲切,而是加入女兒欒提雲的視角,由不同的角度去向觀眾揭露移民與移民二代在生活中所面臨的外部壓力和自我認同的問題。
十二月
05
2022
《琵琶語》是在當代離散的語境中,透過王昭君與雲兒的對話思考「辨己身」必要性,在一個不斷流動遷移的世界裡,是哪裡人有那麼重要嗎?
十二月
01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