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力宣言《#Since 1994》
十一月
04
2020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71次瀏覽

鄭宜芳(專案評論人)


《#Since 1994》是由六位1994年出生的女生作為核心創作者與表演者,呈現出年輕女孩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如何面對這個世界對女性的限制、規則、眼光,如何看待自己身為女性的角色,以及是否接受自己,甚而喜歡自己。

甫一踏入劇院,映入眼簾的是各式各樣所謂「美」的照片:美麗的模特兒、被畫出待整型雕塑的地方、女子健美的身材等等。隔間裡有身穿白袍,拿手術刀預備進行整容手術的演員;另一隔間則掛滿各種女性衛生棉、條;繼續往前走,一位坐在高處身穿紅色可愛圓點衣服的女子向觀眾揮手。坐入觀眾席前,腦子已充滿諸多關於女性的符號。

黑暗中,一名女子以手電筒的微光一寸一寸地照著自己身體部位,從肩膀、手臂、前胸一路往下走,預示著凝視、觀看、窺視等各色目光。也是一層一層拆解自我的過程,回應舞作結尾,使用在身體劃線的手法宣示身體主權。

創作者擅長使用物件來隱喻女性從限制到突破,從被動到接受,甚而翻轉限制的心境。那一個個紅色呼拉圈在舞者身上以雜技的方式不斷地抛、接,與身體造型交疊、圈繞,就像女性身上從小到大被套上的各種框架與想像。當所有的呼拉圈拆解組合成一條長繩環繞糾纏於每位舞者身上,亦正如長久以來存續於社會中對於女性的諸多要求、期待與形象,小至家庭單位大至整體社會中,令人想要完全掙脫卻又無法真正地剝除、脫離,雖然現代社會已有所突破但還是存有不少的框限。

#Since 1994(創造焦點提供/攝影黃星耀)

#Since 1994(創造焦點提供/攝影黃星耀)

每一次當身穿紅色可愛圓點衣服的女子將紅色小球以雜耍的抛接球出現時,似乎也代表著創作者心境上又一次的轉折,帶領觀眾再次的逼近創作者內心:身為女性的自己。第一次,從觀眾席走上舞台,觀眾/旁人的目光,是注目亦是外在所附加的一切;第二次,借他人之手脫下可愛圓點外衣,呈現內在成熟性感服飾,亦象徵成長之路總是跌跌撞撞,外在因素有時也是促我們快速自我成長的推手,是一趟放下外在看法重新審視自我內心之旅。對照入場時,女子以稚氣的形象像前來的觀眾揮手,更能映照出一位女孩化蛹成蝶為女性的蛻變。因此,當舞作後段,白色桌面貼滿了關於妒嫉、美麗、兇、慢、人際關係等幾乎與「女性」劃上等號的標籤時,創作者已能以雜耍中足技的轉桌技法來轉動這些標籤時,亦象徵某種程度的放下。

只是,事物總有兩面性,框架也有壞處與好處。社會框架雖為女性披上了各種刻板印象、枷鎖與道德限制,但某種程度,女性也因為女性這個身分與特質(溫柔、性感、堅韌)享受了一定程度的好處與便利。如此的框架同樣刻印在男性身上。當舞蹈動作展現出性感成熟風情時,身為女性的我們應該能自覺,如此美麗的形象不只是女為己者容,亦有能吸引異性目光的能力。當我們撕下標籤,放下他人眼光想法,接受自己、喜歡自己,除了用力、大聲地訴說、展示努力的過程,或許也可以再加入接受天生限制進而正向看待限制的溫柔。用力活下去的堅強,也需要回頭溫柔善待自己。

#Since 1994(創造焦點提供/攝影黃星耀)

#Since 1994(創造焦點提供/攝影黃星耀)

作為擁有特技基礎的舞者們,身體語彙與物件使用的多樣性,為此部作品帶來了不同的視野。值得關注的是,創作群對動作語彙的探索與實驗精神。從舞作前段的呼拉圈,中段的群舞與後段運用掛衣架與高空框技術的段落,皆可看出創作群試圖將雜耍、特技等新馬戲技術和當代舞蹈元素結合的企圖心,亦確實展現出獨特的身體感與動作造型。日後若能持續發展成一套更完善且屬於創作群特有的身體動作語彙,將會是一大亮點。

《#Since 1994》

演出|Eye Catching Circus 創造焦點
時間|2020/10/09 19:30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烏梅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創傷主體與革命烈士,彷彿從歷史的長城的兩端出發,走向彼此,然後在長城的中點相遇。
十一月
12
2022
我們可以大膽而粗略的畫出這樣的先後邏輯:臺北先仿效歐陸城市舉辦藝穗節,國內的地方政府又意圖複製臺北的經驗而打造自身的版本。
十一月
10
2022
熟悉就愈是危險,可以見得為突破傳統的表現形式,表演者找出自身與道具間的主體性,從突破自我框架到接受呈現技術可能失敗的可能,使作品名稱與表演者所想闡述的故事更具互文性。
十月
24
2022
幾位馬戲背景的創作者大膽思考身體、表演者生命經驗與道具的關係。透過解構掉自身原有的馬戲身體與技藝,探問技藝的樣態,身體與物件的可變異性,作品散發獨特的語境,令人動容。
十月
21
2022
回首整個作品,確實試圖重構對母親的想像,但倒不如說,至多像是關係女性主義,將女人放置在「兩性關係」中去改革處境。
十月
06
2022
如果日常生活是一種實踐,是一幅「使用物和生產」的景象,那麼日復一日生活當下的人們,其「生活實踐」則指向「一個遠非自身所擁有的結構」,並在此結構中作出回應與創造。
十月
04
2022
我們必須身處實境,也得踩入虛幻的鏡中之界,來回地進出。作品不僅是創作者單方的展示或調度,也不斷召喚觀眾一起加入,成為在異托邦思索的行路人。(梁家綺)
九月
12
2022
酷兒本是逆反政治與生命激情,始終叛逃與革命。凡此種種亦使表演者與觀眾隨著如斯的酷兒敘事,永恆地趨近且擺盪於疑問之間,或能於滿眼破碎與荒謬中瞥見新路。(江峰)
九月
1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