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集結,卻在布袋戲悲觀沉淪的時代—— 觀《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的一點省思
8月
03
2023
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新勝景掌中劇團提供/攝影連志強)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966次瀏覽

 文 邱一峰(特約評論人) 

布袋戲伴隨臺灣經濟起飛的年代(1960年至1980年間),是現今中壯年族群成長階段的共同回憶,從廟會外臺到廣播電視,不僅風靡社會各個角落,諸多戲迷瘋狂沉醉戲偶人物,也是臺灣布袋戲劇團最蓬勃發展的階段,民間請戲需求龐大,造就相當奇特的布袋戲從業現象。影響所及,布袋戲派別林立,五洲派、閣派、世界派等演出風格各擅勝場;出師後整籠成團者多不勝數,家族間更進而繁衍分團,戲路分佈各自盤據,可以說全臺灣北、中、南各地布袋戲無所不在,有線頻道或無線電視、錄影帶劇集的傳播益加助長蔓延的勢力,各家劇團在經營所屬戲迷的簇擁下,建立自身看家戲的劇目,也逐漸塑造出獨有的人物角色,一方面成為凝聚戲迷向心力的標的,一方面也區隔出與他團不同特色之代表人物,有利於提高布袋戲劇團之間的辨識度。

舉其原創較著名者,例如五洲派的史艷文,閣派的大俠百草翁,或是世界派的南俠等,而後徒孫輩接續師門的作品加以延伸發揮,有的從原本的主角復刻後加以深化,以標舉傳承譜系的正統性;有的則從原作次要角色中拉出獨立再創,重新定位新主角,強調出師成團後獨當一面的成長;也有的則完全新創作品以發揮自我特色,人物造型別出新裁、更具性格,以樹立新創劇團的自我地位。在這樣的背景脈絡之下,便不難理解這齣《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以下簡稱《伏魔英雄帖》)的創作緣起,也就能明白英雄帖所召喚的各路高手具有的來歷。  


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新勝景掌中劇團提供/攝影連志強)

近十年來受到美國好萊塢英雄電影的影響,不論是「復仇者聯盟」或是「正義聯盟」,當原本獨立的人物故事累積足夠的人氣後,如何讓彼此強強聯手以創造出更大的影響力、發揮更廣闊的宣傳效益,則英雄人物之間突破各自的篇章侷限並跨向合縱連橫的新局面,讓影迷不禁大呼過癮,也讓各自原有的擁護者擴大互動關係,進而連結成更完整的面向,其所帶來的強大吸引力可想而知。基於「英雄集結」、「強強聯手」的立足點,想當然爾,將跨世代、跨劇團、跨族群的各家英雄好漢聚之於同框,或許也可帶來意料之中的成效,颳起一陣武林突如其來的旋風吧!

光雕科技帶給布袋戲復興榮景的新希望 

若提到「光雕布袋戲」,我們把時間點拉回到2018年,新勝景掌中劇團以全臺首創為號召,在「白晝之夜」上演外臺布袋戲光雕秀,運用精緻的3D投影動畫取代傳統螢光看板,不僅讓原本靜止的祥龍石獅變得活靈活現,更讓原本單一的佈景隨著舞臺框架中劇情推演變幻萬千:時而出現人物造型特性,時而呈現武功對戰的特效,並搭配激昂嘶吼的重金屬音樂,聲光效果震撼華麗,引發觀眾的熱烈迴響。此舉讓新勝景光雕布袋戲的名聲一炮而紅,也讓劇團招牌備受矚目,為臺灣重現布袋戲金光戲的輝煌時代似乎找到了未來可行的方向。 

不可否認,臺灣布袋戲在民間隨著社會發展一直不斷尋求轉變,這是變動中唯一不變的原理,也是難以擺脫的宿命。從傳統民俗到皇民化變革,從北管古冊到金光奇幻,從舞臺演出到影視傳播,在臺灣這塊土地上一路走來,透過不斷的轉變型態生存下來,也與民眾生活娛樂產生緊密的關係。而在這個時代的轉折點,傳統戲曲遭受新時代的娛樂型態影響,面臨到邊緣化的處境。曾幾何時,以往曾經「轟動武林、驚動萬教」而叱吒風雲的風靡盛況,逐漸縮減為一群特定小眾的追逐愛好,讓風光一時的布袋戲團情何以堪?而金光戲結合光雕科技的表演形式,則讓新一代的布袋戲表演者眼睛一亮,也似乎找到了新希望,浮現臺灣布袋戲面臨衰落之際的一線生機! 

因此,投影技術結合動畫特效成了賣點,開始有人追求視覺聲光炫技的外觀,但是否也能要求演出內容的同步提升,則是見仁見智的問題。新勝景在2018年的首部光雕作品《南俠一生傳》在布袋戲界激起了一股風潮,引動數個劇團紛紛效尤,為野臺布袋戲再創昔日榮景帶來一絲希望。由於受到了莫大的鼓舞,新勝景進而於2020年推出續集《武林四大神祕之少年初心》,此部作品也開啟了劇團合作的演出模式,聯合了聲五洲、大中華五洲園、五洲真吉祥、日日大、彰藝園等各掌中劇團的主演一同演出,隱然形成一股潮流,而這種模式也是導演朱祥溥所欲建構的方向:「未來我們會開設光雕布袋戲的製作課程,希望愈來愈多傳統戲班朋友,也能認同加入『新勝景』這個平台,彼此合作。」

其實,朱祥溥不願「光雕投影布袋戲」只是「曇花一現」,乃積極朝「定目劇」發展。時至2021年底,新勝景掌中劇團遂推出首次定目劇「戲目」《伏魔英雄帖》,於臺北西門町的紅樓戲院首演。其在宣傳網頁上寫明:「集結臺灣中南北老中青布袋戲劇團,萃取各家演出精華,如傳統劍俠戲、廟口金光戲、電視木偶劇等特色,搭配光雕舞台演出,更有中英字幕,使國內外民眾方便理解劇情,演出中結合『太日樂集』現場擊樂,帶給觀眾震撼的感官體驗,除表演外,還有偶藝相關體驗活動,期望帶給都市裡的民眾一場布袋戲文化之旅!」而這次的演出,則將合作的劇團數量更加擴大,包括陳錫煌掌中劇團、新西園掌中劇團、聲五洲掌中劇團、蕭孟然掌中劇團、新勝景掌中劇團及五洲真吉祥掌中劇團,甚至由國寶級藝師陳錫煌及文資保存者許正宗現身背書,以強化鞏固這部作品在布袋戲界的地位與價值。 


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新勝景掌中劇團提供/攝影連志強)

而為了讓各個劇團的代表都能在戲中佔據相當的分量,朱祥溥亦在編劇上絞盡腦汁,於是神來一筆,借鑒多重宇宙的串流概念,讓各團看家戲的主角人物可以名正言順的同框演出,其所謂「亂世年間,群魔四起,帖發八方,英雄歸心」,透過「伏魔」為號召,集結羅燕飛、鷹爪王、六羽逍遙、白袍少爺、幽幻女等各據一方的武林英雄,共同對付危害人間的魔魁,最後集眾人之力終於重現白光劍的威力,誅除禍害,維護安寧。這樣的概念能出現在布袋戲作品裡確實頗富新鮮感,讓我們看到了布袋戲創新表演的另一種可能,然而整體的演出方式或有諸多可議之處。 

科技?懷舊?親子?匯演? 

做為今年國立傳統藝術中心「2023夏日生活週」系列活動在大表演廳的首演節目,其所賦予的吸引能力及票房壓力可想而知,既然被安排在暑假夏日的週末,也不免聯想到歡樂、熱鬧、精彩、親子共賞的畫面,若朝這個面向去思考,則這次《伏魔英雄帖》呈現的演出型態便不難理解了! 

事實上,筆者於週六下午的場次觀察,座位席約有八成以上的票房,觀眾人數頗多,且相當比例是年輕族群及親子家庭,可見宣傳效果頗為成功。也或許基於製造歡樂的考量,由聲五洲王英峻團長擔任主持人串場,從開場的扮仙、撒糖果,中間的戲偶穿越觀眾席,甚至到舞者舉龍頭展現肢體特技等,這些噱頭都是為了營造場面、取悅觀眾,而對演出卻是一種割裂的干擾。

光雕投影結合布袋戲演出的手法容或新穎,但能否聚焦於一齣戲的完整演出?能否專注的說一個故事?則是對這個表演節目的基本考驗。導演或許想以平台的角度拉攏不同的劇團及藝術類型,除了民俗文化、布袋戲、光影科技,還有加入音樂、特技、舞蹈等,企圖創造一個融合的整體,但這樣的作法卻反而容易失焦。當掌握的資源越多,當想融入的元素越多,卻發現原本應該為主角的光雕布袋戲被弱化了!甚至出奇不意在演出中蹦入一個演師拿著擴音器喧囂吼叫,以為這是幽默?是笑點?觀眾恐怕不以為然。

而另一個想強調的重點,後段突然安插一段「緬懷過去布袋戲演出的榮景」的黑白影片,則是另一個致命傷。試問:今日進場看戲的觀眾是誰?是來看酷炫的布袋戲演出還是感慨劇團榮景不再?是自身感受還是觀眾欣賞重要?當影幕上以黑白畫面凸顯演師的辛酸與哀愁,瞬間又從歡樂的氣氛掉落到哀傷的境地,此時觀眾該當何為?更何況一大部分從未經歷過外臺布袋戲過往盛況的年輕人與親子族群,當下或許感覺莫名其妙,這跟今天舞臺上的伏魔英雄有何關係? 


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新勝景掌中劇團提供/攝影連志強)

再回到作品的核心,就是劇本與故事架構。朱祥溥曾說,面對之後光雕布袋戲的模仿跟風,「最後比的就不只是科技了,深化的內容與劇本才最為重要」。誠然,專注於述說一個完整的故事,呈現一齣完整表演的布袋戲,才是作品的根本所在。集結各路英雄的創意有了,創造光雕科技的賣點有了,真正要做好的,就是順暢的把這齣戲完美展現給觀眾欣賞。

儘管各劇團的要角有其過往的聲望地位,但對於現代觀眾而言,都是陌生的對象,需要重新認識,無法創造總和之後更大的影響力,因為舊的戲迷幾乎不會來看,不可能是往日基礎的相加累積;此外,太日樂集的曲風有其特色,單獨呈現在音樂演奏上也很迷人,但與金光武俠布袋戲的風格似乎格格不入,氣氛營造上顯得薄弱;而為了搭配聲光動畫的設定,人物口白及音效為預錄模式,好處是演出節奏掌握精準,缺點則是聲音落差明顯,臨場感的渲染力不足;更不用說觀賞過程中因時常切換表演型態被迫中斷,觀眾要隨時有進入或跳出劇情的心理調整,對整齣戲的連結產生斷裂感。

而當最後結合六羽逍遙、白袍少爺、幽幻女三人之力對抗魔王之時,整場卻在不斷重覆高聲呼喊:「咱布袋戲要團結啦!」試問,這主角到底是誰?是寓意?是影射?是呼籲?現場少數圈內人或能理解語重心長之處,而大部分的觀眾卻感到一頭霧水、不知所云! 

華麗之後,回歸本心 

我們當然能理解新勝景朱家兄弟極力推動光雕布袋戲的出發點,從2018年首部推出的宣傳片內容即可見其端倪,片中開頭著眼在父親當年外臺演出的場面,從繁華而寥落,令人不忍,於是希冀藉由發展光雕投影動畫特效結合布袋戲的演出方式,再度回到往日觀眾爆滿的榮景。這樣的初衷一路走來,於本次的《伏魔英雄帖》可說是表露無遺。而之後呢?恐怕還是要回歸到核心價值,聚焦故事內容與劇本深度,從頭到尾完整的呈現一齣布袋戲,讓觀眾好好的欣賞,好好感受布袋戲表演的魅力。 


註解 

1、曹麗蕙,〈深化劇本 不流於炫技搶戲〉,《人間福報》網頁版,2020年5月12日發布。 
2、Home Run Taiwan,〈兄弟倆齊心打造最潮光雕布袋戲,獻給罹癌逝世父親——專訪 新勝景掌中劇團 朱勝珏、朱祥溥〉,《Home Run Taiwan》網頁,2023年1月18日發布。
3、新勝景掌中劇團,〈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光雕布袋戲〉,《OPENTIX》網頁。

《伏魔英雄帖之再現白光劍》

演出|新勝景掌中劇團
時間|2023/07/15 14: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並非所有的嶄新元素加入作品中就能夠讓一門表演藝術生存,而是需要思考這些元素的進入與整合是基於何種目的與效果,而後為之,才能真正看見傳統的本質、以及可以從中開展的可能性在何處。
8月
29
2023
筆者大膽假設,刻畫忠孝節義的傳統戲曲功能,可能曾為普羅大眾提供了親近高級文化資本的想像。如今隨著歌仔戲從電視走向劇院,一路開拓更多受眾,卻受限於「經典化」。而鴻鴻取自德國的活水,儘管在現代而言仍是保守的意識形態,卻正好因此賦予這齣「歌仔—歌劇」進步改編的合理性。
6月
14
2024
「和解才能向前走」是一個美好的願景,透過良好的戲劇鋪敘,的確很容易達成觀眾的共鳴,但卻因此忽略了這樣的視角其實是既得利益的視角、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以「要求受害者放下」的論述,揭示「和解才能向前走」的願景,在我們這個歷史感斷裂的島嶼上,卻感動了無數觀眾,無異增加了轉型正義的難度
6月
14
2024
明華園的《散戲》,有笑有淚,悲喜交加,通俗討喜,但無論是阿珠姐的無奈,秀潔的悲情,或整個戲班的荒腔走板,都是那麼直接而明白,而少了讓人細細品味的餘韻,全劇結束在歡喜的大合唱聲中,預告「一個黃金年代會擱來」,讓《散戲》成了歌仔戲轉運成功敘事中的一個小小註腳。
6月
07
2024
變化的舞台,高起的台子,既可以是寺院,也能是山崖、排練場,燈光和投影豐富,天人的形象宛如浮世繪的畫作,飄於台上對應劇情,很是立體。古代的衣服及妝容精緻,音樂則是歌仔戲曲調及現代劇,兩種唱曲,傳統和現代相合,曲調悠揚。
6月
06
2024
《青姬》沒有華麗浮誇的大製作場面,有的只是三、四位演員展現乾淨俐落的身段,以及發揮真摯深情的唱腔,於單純故事線的牽引之下,卻在觀眾心底悄悄醞釀愛恨的醇厚,發酵的滋味不斷迴還反覆,散發綿綿不絕的憾恨餘味。
6月
06
2024
如果將「歌仔音樂劇」視為作品風格或類型看待,音樂自然是《相看儼然》的內在骨幹。劇情在劇本故事和當下情境變幻,複數鏡框時空的出入或轉場都依賴音樂引領。現代場景導入鋼琴、大提琴和電子音色的質地,一段段略有相似感的弦樂節奏律動淡入淡出,打造出可辨識的空間;無痕銜接起綿延的時空流動。配樂、音樂劇歌曲和歌仔聲腔建構表演之外的音景,音樂不只是戲的輔助者,在物理面自成獨立星系。
6月
06
2024
從實驗劇角度審視,《青姬》外在形式創新突出,舞台設計以「斷橋」為主體,並突破鏡框舞台,「雙面台」設計讓觀眾面面欣賞演出角度,考驗演員表演能量。而現今多媒體動畫發達,全戲僅用燈光流轉時空,定調角色心境,無過多炫目,保有戲曲虛擬與抒情性,以簡御繁,重新觀照戲曲本質。
6月
05
2024
相較於明華園戲劇總團其他八仙故事多以「角色經歷何種苦難、如何得道成仙」為主軸,此版本《何仙姑》並未交代何仙姑成仙緣由,故事主線為「如何從男神何仙人化為女神何仙姑」辯證其中男女性別轉換的問題,並以道家的「陰中有陽、陽中有陰」去思考非二元對立的性別關係。
6月
0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