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景.懷舊,羅曼史《旗亭風雲 — 盜情》
4月
04
2024
旗亭風雲 — 盜情(明華園戲劇團提供/攝影徐欽敏)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246次瀏覽

文 蔡佩伶(專案評論人)

《旗亭風雲 — 盜情》(以下簡稱《盜情》)把二十世紀初期大稻埕摩登時尚,轉化成大色藝旦梅月仙(陳昭婷飾)、兩位酒樓主理人白少威(于浩威飾)和江海(王婕菱飾)三方各有所求的攻心對決。兩位酒樓主理人被設定成養兄弟,在愛情故事的基調加入親情面向,突出情感掙扎。劇作框架帶出浪漫、真偽、時代感多重觀看焦點,而「邊界」與「關係」在故事中不斷雙向交織。

養子、親緣和邊界

劇情反覆出現「關係」與「邊界」的確認。故事主線幾乎由男主角江海衍生的種種人際關係所貫穿,尤其是養子身份激發的家庭議題——關於分家與承繼。江海在劇中出現即已自立門戶經營山海樓,但養兄弟白少威仍把江海的個人事業山海樓視為本家延伸,引發白少威延請藝旦梅月仙盜情的契機。從江海面對白少威使出美人計謀仍佯作不知的態度,可以看出長兄和養子身份左右其行動,面對二弟攻勢,試圖以養育情誼包容。德芳樓本家少東白少威是次子,和江海迥異,海歸知青返國,卻無法面對調整酒樓經營策略失敗的後果,心思轉向爭產掩過。周旋於江海、白少威二人之間的梅月仙,正放大了養兄弟兩造的差異。養兄弟之間的羈絆與衝突都源自父子關係——強調血緣聚合的傳統親緣觀造成親疏預設認知,養子女苦於家族身份危機而失根的飄浮狀態。但劇本對此簡單帶過,僅有一幕三兄妹童年互動的心理場景,稍作因果與情感關係鋪墊。


旗亭風雲 — 盜情(明華園戲劇團提供/攝影徐欽敏)

戲境與地景嵌合的魔幻寓言

《盜情》將大稻埕酒樓風華作為兄弟爭產的遠景,探索家庭議題的分合、承繼與真情。在整體結構跟佈局上,藝旦梅月仙與山海樓主理人江海的情愛攻防並非戲肉,倒像為家庭議題點染酒樓文化氛圍的糖衣。梅月仙閃現的良知,或許是江海擺脫養子陰影的最大祝福,瓦解白少威的毀滅性。兩人初見在彩傘人群迎城隍,而江海的反擊/重生在假扮鬼魅還魂向白少威討報;戲裡以民俗儀式意象接地,戲外特邀霞海城隍廟主神城隍老爺及城隍夫人賞戲,戲裡戲外兩者巧妙呼應下,與大稻埕形成更強烈的地景連結。

從題材類型觀察的話,《盜情》實為假愛情之名,說家庭離散的悲喜極短篇。故事情節是寄託道理的骨架,最終仍透過明確的象徵符號,力圖傳遞家和萬事興寓意。寬恕圓滿了離散的家庭寓言,無法遮掩情節與角色設定的瑕疵,像是茶商少東江進東的角色是否必要?大色藝旦梅月仙對誘騙目標江海的心理防範過低,不符角色背景。

藉懷舊浪漫邁開步伐,《盜情》溢岀歌仔戲的戲曲格式與肢體,情節仍不離最熟悉的傳統歌仔戲劇碼邏輯;戲劇場景、懷舊氛圍、場面調度、音樂設計以及地景共同構築非虛非實的魔幻空間,挪移約定俗成的觀賞邊界,規律被縮小,文化地景得以舒張被看見;展開一場尋覓與對照的遊戲。邊界的限制於此翻轉,成就故事的另一種起點。意外生成非明華園風格的有趣樣貌。相形於傳統歌仔戲本位,或許這會是更適合團隊風格的創作調性。

《旗亭風雲 — 盜情》

演出|明華園戲劇團
時間|2024/03/16 14:30
地點|大稻埕戲苑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這也更仰賴演員的表演與角色建構。三位主要演員王婕菱、陳昭婷與于浩威恰好表現出了三種表演方案——王婕菱可見戲曲表演的痕跡,又更靈活地挪用了自己的肢體與聲音特質,幾個耍帥的動作與神情可見她對人物的刻畫。陳昭婷是最趨近於歌仔戲的,特別是尾音、指尖這些細節都可以看到她相對拿捏在戲曲的表演系統裡。于浩威則明顯沒有戲曲身體,演唱方法趨近流行歌曲,也符合「國外返鄉青年」的人物設定。演員表演的細節,不只是劇場調度上給予了空間,更因他們的表演強化了空間的畫面感。
4月
01
2024
《相看儼然》作為文學改編成戲曲的作品成熟度頗高,透過戲劇語言講述文學情懷,不同劇種同台融合、共敘故事相輔相成,但未有突破原著力度之觀點是較為可惜之處。
5月
27
2024
短短的兩個小時,戲劇情節含括了友情(年兄弟)、愛情、姑嫂情與母子情,集喜、趣、悲、憐之情緣際遇於其中,甚具戲劇性與可看性
5月
21
2024
儘管此次的改編無論在劇情安排或舞台表演上都並非盡善盡美。但是,豐富的劇情轉折、舞台畫面的充分運用與燈光的配合,讓初次觀看戲曲的觀眾更容易接受。當家小生孫翠鳳則承擔了戲曲的傳統表演形式,讓老戲迷們有充分的觀戲享受。整場表演下來觀眾的掌聲、歡呼聲和叫好聲從未間斷,足見此戲在娛樂性方面的傑出表現、觀眾對於此戲的接受程度也很高。
5月
15
2024
《劍邪啟示錄》這些看似破除框格的形式與情節,都先被穩固地收在各自的另一種框格內,最後又被一同收進了這個六格的大佈景裡頭。於是,原本比較單線、或平緩的情節架構,在導演運用上、下兩條空間帶的操作下,能夠立體化。空間搭配情節後,產生時空的堆疊與跳接。
5月
07
2024
實際上,朱陸豪的表演完全無須依賴於布萊希特的論述,導致布萊希特在結構上的宰制或者對等性顯得十分尷尬。問題的癥結在於,贋作的真假問題所建立起的比較關係,根本無法真正回到朱陸豪或布萊希特對於形式的需要。對於布萊希特而言,面對的是納粹與冷戰秩序下美國麥卡錫主義下,世界落回了另外一種極權的狀態;而對於朱陸豪而言,則是在冷戰秩序下的台灣,如何面對為了蛋跟維他命離開家的童年、1994年歐洲巡演時傳來三軍裁撤的失業,以及1995年演《走麥城》倒楣了四年的生存問題。
5月
07
2024
如同《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看見石牌上兩邊的那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贋作是假,傀儡是假,裝扮是假,演戲也是假。然而,對藝術的追求是真,對表演的執著是真,對操作的技巧是真,在舞台上的用心呈現及感情投入也是真。如今,布萊希特的身影已逝,朱陸豪的印象仍歷歷在目,儘管透過鍾馗的交集對歷史反思、對過往懷疑,西方理論與東方經驗的激盪、辯證,最終的答案其實也是見仁見智吧!
5月
06
2024
《乩身》作為文學改編的創作,文本結構完整、導演手法流暢、演員表演稱職,搭配明華園見長的舞台技術,不失為成功「跨界」的作品、也吸引到許多未曾接觸歌仔戲的族群走進劇場。但對於作為現今歌仔戲領導品牌之一的明華園,我們應能更進一步期待在跨界演出時,對於題旨文本闡述的深切性,對於歌仔戲主體性的覺察與堅持,讓歌仔戲的表演內涵做為繼續擦亮明華園招牌的最強後盾。
5月
03
2024
《絕色女妖》目前最可惜之處,是欲以女性視角與金光美學重啟「梅杜莎」神話,惟經歷浩大的改造工程,故事最終卻走向「弱勢相殘、父權得利」局面。編導徹底忘記壞事做盡的權貴故事線,後半段傾力打造「人、半妖、同志、滅絕師太」的三角綺戀與四角大亂鬥,讓《絕色女妖》失去控訴現實不公的深刻力道,僅為一則金光美學成功轉譯希臘神話的奇觀愛情故事。
5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