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圖對話——《問美,雲知道》
九月
22
2022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47次瀏覽
蔡佩伶(社會人士)

可能許多人認為《問美,雲知道》是專攻文青的歌仔戲引導。在這裡「文青」指向透過消費文化產品而凝聚的特定品味階級。無需否認節目卡司設定確實透露投向文青的目光。但我不願意把這個設定視為犧牲戲曲價值。回歸演出本身,重新定義《問美,雲知道》,看作現代舞者陳武康替當代觀眾整理的名角唐美雲個人專場,或許更容易理解創作脈絡。觀眾循著陳武康的提問,一題題走回唐美雲做戲初心。現代劇場軟化了戲曲的表演性,藉著現代劇場擅長的節奏調控與場面調度,歌仔戲被化整為零,讓大眾直接跨過戲曲閱聽門檻,即使完全不懂四功五法或行當差別都能輕鬆觀看。

 演出內含三段折子戲,點出歌仔戲與唐美雲的交會。第一折《張世真下凡》本質是人神戀故事。玉帝之女三公主愛上凡人,決心脫離天庭下凡與情郎相守;但遭到玉帝阻撓,派遣眾神祇緝拿三公主回天庭問審。折子主要擷取緝拿一段,緊湊武戲全由唐團青年演員擔綱,傳承意味濃厚;僅使用少數唱唸解釋人物行為動機。三公主是神,身手俐落不奇怪,但深剖三公主能頑抗車輪戰的原因,會發現其行為動機比起天兵天將單純受命更深沉。以一敵眾的行為刻畫出女神過人意志,背後還藏著女神對愛情及自由的響往,這樣的心理狀態相當符合人性。張世真自二層樓高的木桌雲裡翻傾身躍下,高難度做功令角色跳脫劇作原始的單一角色,展開多重象徵,她代表無數嘗試克服生命困境的堅韌女性,也代表戲狀元蔣武童的技藝/精神。《張世真下凡》是傳統古冊戲,只用了最單純的戲劇結構挑戰與克服,就完整了一個有普世情感連結的故事。觀眾和唐美雲共享她童年那場永不落幕的大戲。第二折《千里送京娘》開場前陳武康巧扮說書人速寫劇情,理解情節發展的觀眾更可能專注於身段做表,感受颯爽武生對上心有綺念小娘子的浪漫,聽生旦情絲在大段都馬唱詞裡蔓延;一桌二椅配上線狀的山形亭簷,從舞美向戲曲的寫意美學致敬,再現了生行演員唐美雲盛年的榮耀時刻。第三折《太真妃·招魂》以道士之眼一探帝王妃嬪的愛怨憎苦如何釋放。戲曲獨角戲最難就在不同行當必須鮮明切換,考驗演員應用外在程式並塑造角色內在的表演功底。唐美雲在一刻鐘內輕身游走在老生、苦旦和三花之間,單憑四功五法及聲腔變化就展現明確角色差異,綻放燦爛的劇藝光芒。 

看著台上的唐美雲,我感受到華人的被動價值觀。親情驅動她做出抉擇,走上歌仔戲之路;她想過舞台會成為夢想之地嗎?甚至做戲也變成重拾親情連結的無聲呼喚。《問美,雲知道》所承載的,早已超出演員唐美雲的人生;跨界其實揭露出表演藝術市場的殘酷,觀眾如流水,歌仔戲和其他表演藝術同樣努力試圖求得一席之地,試圖與當代社會的大眾展開對話。「承傳統、創新局」是唐美雲歌仔戲團的一貫答案。可說他們無畏變局,面向大眾。《問美,雲知道》在舞台上形塑了當下的真實,終歸提供一種對話形式。

《問美,雲知道》

演出|唐美雲、陳武康、唐美雲歌仔戲團閃耀青年團、小咪
時間|2022/09/03 14:30
地點|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大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回歸歌仔戲重視的戲肉戲骨論,全劇戲肉落在殺子碎屍一折,這段過去不見容的敘事,放在當代依然衝擊,其他枝節則是強化戲感的戲骨。但對我來說,徐氏殺子的理由和掙扎過程,遠比殺戮本身重要。
一月
12
2023
國光劇團的新版《西廂記》企圖將兩位當家女旦戲份平分秋色,塑造一靜一動的畫面,將婉約柔美與嬌俏活潑互現,同時代表內斂與直率的兩種不同女性類型。
十二月
29
2022
或許戲曲演員的身段有更多包袱,如何打開程式化的身體對演員而言可能是一場歸零的開始、需要更多的嘗試與勇氣,因而把所有的焦點都讓渡給聲音的表現。
十二月
26
2022
飾演馬的演員施冬麟,不僅演繹出了馬不經世事的無辜之感、更有身為神馬的傲氣之態以及後期的頹靡不振,踏腳、吐口水等的身段都相當令人為之一亮,與馴馬人劉冠良的默契更是相當契合,展現出了「人」與「動物」之間的連結性與差異性。
十二月
24
2022
弘興閣的《花》劇可說是夠接地氣,並實踐自我期許:探索布袋戲新型態──劍光戲(以劍俠為骨構、金光為風格)展演的可能性。
十二月
24
2022
在巧妙的表演下,為這正典之外的if線增添合理性,並點題「戀」字,以禁斷的情感串接起千年之後的太空。
十二月
15
2022
在這部敘事軸線紛呈、意象錯落交織的《千年幻戀》之中,最後這一幕直言爽利地解開整個故事的謎底——赤和RED就是寧采臣和燕赤霞,反之亦然。
十二月
15
2022
藝師們的專長是演出並非教學,有時候會認為把學生交給專業的老師,學生能夠學到更多,反而忘記了思考凝鍊自身精華傳承的可行性⋯⋯
十二月
05
2022
不似以往戲曲只描述王昭君離鄉的悲切,而是加入女兒欒提雲的視角,由不同的角度去向觀眾揭露移民與移民二代在生活中所面臨的外部壓力和自我認同的問題。
十二月
0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