翹翹板的平衡與失衡《杏仁豆腐心》
9月
22
2014
杏仁豆腐心(壞學長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454次瀏覽
邱書凱(臺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

繼採取環繞式的空間展演,並由觀眾主動選擇駐足的觀戲視角《你所不知道的台南小吃》後,台南人劇團於321巷的戲花園再度敞開,本次迎接的是由壞學長劇團執導詮釋日本劇作家鄭義信筆下的經典代表作《杏仁豆腐心》。

《杏》劇描寫著一對分手的男女即將分居,藉由日常生活的對話帶出居住處所的背景記憶、雙方家庭的成長背景、兩人在相處上所碰觸的情感問題。劇中顯然地打破東方傳統刻板印象,顛覆了「男主外,女主內」的生活與社會型態,反以「草食男」與「肉食女」的角色形塑來推動劇情的發展,也合理地推敲女方因為成長的環境而建構出她既獨立又脆弱的人格特質。但綜觀女高男低的權力抗衡下,在情節的轉動中並非如此的單一與一致,劇作家巧妙地運用男主角握有女主角對於渴求「愛」的掌控權作為反撲的一個動力,間接成為主因下而產生的次因,才不致落入因角色性格而產生一面倒的劇情走向。

男女關係的論談不斷地在劇中或現實中被討論,但關係總包含著一些元素,可能是愛,也可能是信任,在這裡則是討論「真相」。每個人都擁有不能說的秘密,所有的秘密都是角色的弱點,角色則是被多層薄膜所包覆,只要一戳破秘密的核心,整個薄膜就會失去保護的功能,兩方甚至多方的關係就會隨而轉向。於此,劇中的這對男女擁有共同的致命弱點,但他們都不願意去面對及討論,往往在情緒失控的狀態下,就會選擇用刺破的方式來捍衛自我,而受傷的卻是彼此。戲中所安排的布偶「頑皮豹」正象徵著保護與掩飾,透過一層表象虛假的自己,那些當下的不堪與懦弱似乎都會藉以得到舒緩,面對面、眼對眼時的恐怖真實感也在保護下得以袒露真誠;偶的假是相對現實人物的真,情感的真往往卻需要假來加以庇護,彷彿能穿過偶看見人物最赤裸的本質。

全劇一景到底,在321巷日式平房的室內木造空間中,觀眾與劇中人物一齊經歷這段75分鐘的情感起伏,醞釀的過程如波浪般,大浪來襲後,留下小小的餘波盪漾,最終望見沙灘上所褪去的水痕。雖然劇場觀演形式仍以鏡框式作為使用,但就整體空間而言,已突破傳統劇場空間的束縛,彷彿是我們踏入這對男女熟悉的空間,一堆外人卻同劇中主角被當下的既有建築物所包圍,充滿著實際地「窺視感」。這番窺視,讓我們得以在鏡框外省思觀看卻保有安全感,卻因建築物的實體存在而產生情感上的流連。

一段完好感情的建立需要彼此經由不斷地溝通、支持、信任與包容等元素才得以產生愛,即使是那麼的微薄,一旦單方缺少,終會導致關係的失衡。如何愛與如何維繫愛永遠是生命中的習題。

《杏仁豆腐心》

演出|壞學長劇團
時間|2014/08/30 19:30
地點|台南人戲花園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劇中男女的關係並未在演員的互動中建構出來,除了後半場的若干激情片段,可以感受到兩位年輕的演員放開投入的強度;整場許多內在情感細膩轉折的對白總像是被無意識的快速執行完畢,導致破題的杏仁豆腐也成了破碎的滋味。(楊美英)
9月
03
2014
在這個「本地」(台南)的「異地」(日式)建築裡,彷彿錯落出了一個被扭轉的「異空間」,正上演著一個來自日本的故事。導演雖未原封不動地複製原作,卻未對劇中的語言有太大的更動,這種「半轉譯」的詞彙,反而映照出台南這個演出場域的特殊性與雜揉性。(吳岳霖)
9月
01
2014
從《神去不了的世界》來看,作品並非通過再現或讓歷史主體經驗直接訴說戰爭的殘酷,而是試圖讓三位演員在敘事者與親歷者之間來回切換,透過第三人稱在現實時空中描繪故事。另一方面,他們又能隨時成為劇情裡的角色,尋找通往歷史陰影或傷口深淵的幽徑。當敘事者的情緒不斷地游移在「難以言喻、苦不堪言」到「必須述說下去」的糾結當中,從而連結那些幽暗的憂鬱過往。
7月
11
2024
但是,看似符合結構驅動的同時,每個角色的對話動機和內在設定是否足夠自我成立,譬如姐夫的隨和包容度、少女的出櫃意圖,仍有「工具人」的疑慮,可能也使得角色表演不易立體。另外,關於家庭的課題,本屬難解,在此劇本中,現階段除了先揭露,是否還能有所向前邁進之地呢?
7月
11
2024
此作品旨在傳達「反常即是日常,失序即是秩序」的理念,試圖證明瘋狂與理性並存。一群自認為正常的精神病患,如警察伸張正義、歌劇院天后般高歌等方式,活在自己的想像泡泡中。這些看似荒誕的行為,實則折射出角色內心的滿足與愉悅,並引發對每個人是否也生活在自己「泡泡」中的深思。
7月
03
2024
這是一個來自外地的觀眾,對一個戲劇作品的期待與觀感,但,對於製作團隊和在地觀眾來說,《內海城電波》並不只是一個平常的戲劇作品,更有城市行銷的政治意涵,和記憶保存的個人意義。
6月
28
2024
只是這也形成《內海城電波》某種詮釋上的矛盾,源於混搭拼貼下的虛構,讓內海城看似台南、卻也不完全是台南——也就是,我們會在內海城看到「所有的」台南,卻不一定是有脈絡的「全面的」台南,甚至有因果倒置的可能。杞人憂天的擔憂是:這會否造成對台南、乃至於「台南400」的認知落差?
6月
28
2024
最終,《暗房筆記》曝光了當代以「我」為核心價值的焦慮,其真身的顯影,從來不是那個只屬於「我」的暗房,而是使眾人得以對話的「劇場」。
6月
27
2024
若將重點放在舞台的布景、演員的表演形式如何渲染台詞,以達到戲劇中最大化的張力,矛盾與衝突帶給我們的訊息便顯而易見──既覺得聽覺被轟炸,又覺得多層次的音調引人傾聽;既覺得視覺被五顏六色的衣服與誇大化的肢體動作塞滿,又覺得舞蹈與特技備感有趣。
6月
2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