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微風裡的日式台味《杏仁豆腐心》
9月
01
2014
杏仁豆腐心(壞學長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345次瀏覽
吳岳霖(專案評論人)

「和我一起走,親愛的,我們一起離開這裡!」──《櫻桃園》

「好寂寞啊……」

「但是,沒辦法回到從前了吧……」──《杏仁豆腐心》

作為壞學長劇團第一號作品的《杏仁豆腐心》,是日本「第三世代」劇作家鄭義信(在日朝鮮人)於2000年首演的劇作,雖非直接以在日朝鮮人為題材,卻彙集鄭義信所有戲劇手法,被認為是一部最能窺探其寫作風格的代表作。【1】 這部作品無論結構、場景都非常地精簡,主要描述一對交往七年的男女朋友在分手後,各自打包彼此的物品,準備離開這間過去同居的老屋。但,卻也在這表層的寧靜與簡單裡,隨著他們不斷打包的行李,從亂無章法的對話慢慢翻出彼此心底的秘密,錯亂地如散落在房間裡的雜物。

這些生活場景的瑣碎切片,成為《杏仁豆腐心》這個劇本的主要語境,也顯然地與俄國劇作家契訶夫(Anton Chekhov)脫不了關係。劇作家毫不掩飾地,讓女主角倒在椅子上讀著《櫻桃園》,並且還穿上布偶裝,表演《櫻桃園》中的場景,以表達過去想成為演員的夢想。但,不管是仿效或是致敬契訶夫,編劇讓契訶夫成為一面鏡子,在平靜裡緩緩鏡射出兩人藏在生活底下的更多樣貌。整部劇作充滿了重複且片斷的對話,像是女主角對於兩人所喝的啤酒,說著:「要啊,那可是用我的錢買的耶!」男主角便會回嘴:「囉嗦。」,或是不斷齟齬著「做愛」、「寂寞」、「分手」等問題,卻又逃避回答。也在這些切割且破碎的語言裡,流瀉出隱匿在背後的更多隱情,包含男主角時不時提及的:「你媽媽……要不要把她接過來住?」默默回應整個故事的另一條支線(女主角的媽媽離家出走)時,也撕開女主角被傷害、被拋棄的過往,夾雜著她對兩人所居的這個種著「櫻花樹」的庭園(仿櫻桃園)的某種矛盾的抗拒與眷戀。同時,女主角也假藉《櫻桃園》的台詞,躲在頑皮豹布偶裡,才敢真實舔拭自己的創傷。於是,整部劇作看似生活瑣事的再現,卻如剝洋蔥一般,把兩人的現在連結著過往,職場霸凌、流產、遺棄等囚禁著他們的這些困境,一一浮現在這間代表過去的老房子裡,衝突性、矛盾性也醞釀成戲劇性,激出觀眾的淚水。

基本上,鄭義信的原作就是一個可以直接被原封不動搬演的好劇本,導演李政寬更於「空間設計與運用」上令人驚艷不已。台南場的演出,直接使用了台南人戲花園裡的日式老房子,加上後頭的庭園,無需另搭設舞台,就已有一個現成的展演空間,且完全符合劇情。導演更充分利用了這個空間,像是女主角走到玄關暗處與阿姨講電話、男主角去便利商店買完東西直接從門外進屋、兩人開了落地窗便可走進庭院等,他們似乎真的「活」在這個屋舍裡,而不是場演出。於是,其極度的「寫實性」,在兩位演員邱逢樟、林孝穎生活化卻又血淋淋的情緒反應裡,更顯得椎心刺骨並難以抽離。這樣近乎「環境劇場」的設計,運用本有的日式建築,觀眾彷彿坐在他們的家中,於暗處「窺視」著兩人。或許也真是「窺視」,因為這些秘密是他們也不曾對彼此告解的,直至分手這一刻。

最弔詭也最有趣的是,在這個「本地」(台南)的「異地」(日式)建築裡,彷彿錯落出了一個被扭轉的「異空間」,正上演著一個來自日本的故事。在這個「跨文化」似乎只跨了一半的區塊裡,導演雖未原封不動地複製原作,卻未對劇中的語言有太大的更動,主要的是將日本所獨有的詞彙刪去或置換,像是特有職業「鑼鼓五郎」、把女主角的名字小夜子刪去「子」;或是男主角達郎提到小林聰美的電視廣告,換成相似的情節(大茂黑瓜廣告),然後將清酒改為啤酒等。這種「半轉譯」的詞彙,存在於一個帶有時空錯置的環境中,不顯衝突,反而映照出台南這個演出場域的特殊性與雜揉性,而無須刻意完全「在地化」。

或許,壞學長劇團的《杏仁豆腐心》最大的「在地化」,大抵是改變了原作裡的「季節」。在鄭義信的劇本裡,結局是收在兩人抱著彼此,互道「聖誕快樂」。不論是否真設定為聖誕節,但女主角穿著鋪棉外套,說著「好冷」,或是兩人將酒溫熱等,都顯示出劇中的季節應為冬季。不過,似乎為符合本場演出的時間點(八月的夜晚),兩人身上不再穿著厚重的衣物,也沒有抱在一起取暖,並增加了新的結尾:兩人點起了仙女棒,最後一次在這個庭院裡看著滿天星斗。或許走向未來,也走離這間老屋;被打開的紙門,吹入陣陣的夏夜微風。這樣的改編,是令人驚喜,且再度運用了環境。不過,卻也消淡了原作中那互道「聖誕快樂」的憂愁。鄭義信似乎不給兩人有期望的可能,而再度製造了一個絕境,將他們繼續困住這間老屋裡;但李政寬的改編多了些希望,他們雖仍抱著回憶(可能也永遠甩不開過去),卻走出了房間,開始有前進的可能。而這可能也更接近《櫻桃園》,那句「一起離開」的某種暗藏其中的力量。

《杏仁豆腐心》是一個極度「寫實」的作品,滋長了觀眾的投入,也可能扼殺了想像的延展,完全被劇情拖著走。不過,開放性的結局雖收場在一種嘎然而止的沉默,我們似乎可以從窗口看到兩人手上仙女棒的光芒慢慢在遠處熄滅,但卻還是提供了「未來」的不同想像,他們將走去哪兒?或許,這也是《杏仁豆腐心》這個劇本,在跨越空間的生命問題中,藉由導演之手重新賦予的更多想像可能。於是,這碗杏仁豆腐,端來了台南的夏夜,雖然變得冰涼透心,卻還是可以感受到劃開之後,在堅硬背後溫潤卻又迷失的真實且矛盾心靈。

1、參閱林于竝:〈導論〉,《日本80後劇作家選》(台北:書林,2013年),頁12

《杏仁豆腐心》

演出|壞學長劇團
時間|2014/08/27 19:30
地點|台南人戲花園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劇場觀演形式仍以鏡框式作為使用,但就整體空間而言,已突破傳統劇場空間的束縛,彷彿是我們踏入這對男女熟悉的空間,一堆外人卻同劇中主角被當下的既有建築物所包圍,充滿著實際地「窺視感」。(邱書凱)
9月
22
2014
劇中男女的關係並未在演員的互動中建構出來,除了後半場的若干激情片段,可以感受到兩位年輕的演員放開投入的強度;整場許多內在情感細膩轉折的對白總像是被無意識的快速執行完畢,導致破題的杏仁豆腐也成了破碎的滋味。(楊美英)
9月
03
2014
表演所留有的諸多空隙,讓「遊戲」中大量的關係實踐尚保有一些與「戲劇」的展演論述相抗衡的能量。甚至於當「戲劇」的意義能夠透過身體擴展為對於現實的注視--如雖然身處奇幻的想像,但死亡的現實注定了主角與祖父的失之交臂--時,過去與現在的交替也可以成為解構歷史記憶中認同本質的批判性立場。
7月
19
2024
《清潔日誌 No._____》無疑是一齣具有積極正面的社會戲劇,導演以「類紀實」的手法來呈現這些真實存在於社會的故事,並期許觀眾在觀看時都能夠「感同身受」所有角色的情感與生活。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演出方式,使觀者在觀看時不免會產生一種蒼白的無力感,究竟經歷過後所喚起的情感能夠改變何種現況?
7月
18
2024
烏犬劇場標榜以劇場創作作為「行動研究」,因此這個演出某種意義,是反映劇團對戰爭的研究思考,一年前即開始著手田調,半年前產出劇本,不斷進行修改;因此文本背後的史實資料相當豐富,即使取其一二稍加揭露改寫都已是現成題材,但烏犬劇場不願直書事件,堅持「戲劇轉化」,以意念、情感去「附身」穿越劇場敘事,刻意淡化事件的因果邏輯。
7月
16
2024
但是,看似符合結構驅動的同時,每個角色的對話動機和內在設定是否足夠自我成立,譬如姐夫的隨和包容度、少女的出櫃意圖,仍有「工具人」的疑慮,可能也使得角色表演不易立體。另外,關於家庭的課題,本屬難解,在此劇本中,現階段除了先揭露,是否還能有所向前邁進之地呢?
7月
11
2024
從《神去不了的世界》來看,作品並非通過再現或讓歷史主體經驗直接訴說戰爭的殘酷,而是試圖讓三位演員在敘事者與親歷者之間來回切換,透過第三人稱在現實時空中描繪故事。另一方面,他們又能隨時成為劇情裡的角色,尋找通往歷史陰影或傷口深淵的幽徑。當敘事者的情緒不斷地游移在「難以言喻、苦不堪言」到「必須述說下去」的糾結當中,從而連結那些幽暗的憂鬱過往。
7月
11
2024
此作品旨在傳達「反常即是日常,失序即是秩序」的理念,試圖證明瘋狂與理性並存。一群自認為正常的精神病患,如警察伸張正義、歌劇院天后般高歌等方式,活在自己的想像泡泡中。這些看似荒誕的行為,實則折射出角色內心的滿足與愉悅,並引發對每個人是否也生活在自己「泡泡」中的深思。
7月
03
2024
只是這也形成《內海城電波》某種詮釋上的矛盾,源於混搭拼貼下的虛構,讓內海城看似台南、卻也不完全是台南——也就是,我們會在內海城看到「所有的」台南,卻不一定是有脈絡的「全面的」台南,甚至有因果倒置的可能。杞人憂天的擔憂是:這會否造成對台南、乃至於「台南400」的認知落差?
6月
2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