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數位肉身的距離,談《Second Body》數位體驗-實驗版
十月
20
2022
《Second Body》數位體驗-實驗版(安娜琪舞蹈劇場提供/攝影劉薳粲)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39次瀏覽

科技跨域結合藝術創作,一直是近年來備受關注的議題之一,隨著1760年代工業革命以後,人類生產與製造的方式逐漸機械化,站在最前方的開拓者們,始終相信,也持續探索著科技能為生活帶來多少便利,以及多少所謂「人類的進步」。

而這樣的進步繼1962年莫頓.海利希(Morton Heilig)發表像是賽車模擬器的Sensorama裝置【1】,2007年賈伯斯與蘋果公司研發iPhone多點觸控技術後,人類對於世界的理解,也隨著思想維度的跳躍以及身體表現相應的改變,逐步產生了既定印象上的動搖;據說身為自由軟體程式設計師唐鳳,為了避免大腦誤認手機成為身體的一部分,在下班後會用觸控筆來取代手指滑動螢幕的功能【2】,2014年創作者謝杰樺透過駕駛車輛的生命經驗,發現自己在知識與觀念的累積下,形成一種身體延展至物件的意識行為,進而轉化成《Second Body》的發展核心概念。這兩相比較下,前者有意識地抗拒與後者有意識地潛入,似乎都提醒著我們關於人類的知覺,已逐漸突破肉眼可視的維度當中。


《Second Body》數位體驗-實驗版(安娜琪舞蹈劇場提供/攝影劉薳粲)

倘若舉個簡單的例子來形容肉眼的不可視:靈魂,譬如靈魂與意識這樣相對模糊的概念,謝杰樺是否能隨著《Second Body》的肉身數位化,來逐步釐清一種近似於義肢的幻肢行為,又或者,可以尋覓到另種取代身體的察覺方式?但從筆者此次觀賞《Second Body》數位體驗-實驗版(以下簡稱《S》)的角度看來,這像極了宗教神性與科學理性兩者亙古以來的相互辯證,或者這也能夠舉周星馳《大話西游》中佛祖座下的燈芯為例,青霞與紫霞兩位燈芯仙子,她們都是同一本質卻也是一體兩面,一旦其中一方的存在被否決,那另一方也將隨之消失,故兩者之間的關聯,其實是愈辯愈明,當科技的文明愈來愈茁壯之際,其實人們對「另一端」存在的察覺,也必然地愈發明顯。

孤獨的吶喊,數位肉身專屬的頻率

此次《S》的舞台,以「日」字形作區隔,分為數位區與經典區兩種不同的空間,觀眾可自由移動觀賞。而經典區根據評論人樊香君過往的描述,「演出始於為時頗久的黑暗中,各種人體聲響環繞,呼吸、喘息、鞋子摩擦地板的聲音大概是有人奔跑著。」【3】,似乎可以看見此區的演出結構與早期相比並無明顯更動,故此次評論筆者將著重於數位區的描述與鑑賞內容。

數位區有兩組介面,一是現場投影幕,二是手機。透過手機連結網域,使用者可以進入到數位平台與舞者/空間互動,藉由手機中任天堂式AB鍵的功能,在手機介面與即時投影中,以球形粒子的形貌進行移動或跳躍。不論是從哪一個畫面觀看,我們都可以透過經典區舞者趙亭婷的感應裝置,看見數位區進行同樣的身體表現內容。


《Second Body》數位體驗-實驗版(安娜琪舞蹈劇場提供/攝影劉薳粲)

由於數位區身體媒介的立足點不同,經典區舞者物質化地使用身體,轉動手腕,或反轉肩膀進而產生肩胛骨驅動的能量,或奔跑,或將身體各關節作為筆桿觸碰地面,這些看似沒有情感的肢體質地,透過鏡面般的映照手法投射到數位區的螢幕之中,反而詩意地展現數位肉身所擁有的生命內涵。

尤其是經典區透過影像感應裝置所描繪出的平面風景,從數位區看來,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立體建築物,趙亭婷的數位肉身就彷彿在名為科技的叢林當中穿梭,而後她在經典區如布料一般揉轉影像到身上的舉動,在這裡則是如太陽風暴一般擴散到整個數位平台上。

數位區的技術處理不僅將原先實體舞台上不可見的資訊顆粒、流動量能等可視化,同時也協助謝杰樺所擁有的詩意流露至身體之外。當演出即將邁入尾聲,外圍紛擾的風景已逐漸沉澱下來,數位肉身持續不斷地劇烈舞動,縱然還有幾位觀眾在數位平台上與之陪伴,卻也不免感受到孤獨(多位數位區的觀眾在觀賞途中已自行轉移至經典區);數位肉身就像是一位無法通靈的少女,面對無數個漂浮跳躍的靈體卻不能對談,這樣的創作從筆者的角度上來看,人類的文明似乎總有人走得太早,注定了開路先鋒無可避免的孤單與無語寂寥,只能一再重複著自己才能夠聽見的振動頻率。


《Second Body》數位體驗-實驗版(安娜琪舞蹈劇場提供/攝影劉薳粲)

曲終人散,掌聲落於何方

在劇場中,我們是否能為科技鼓掌?根據筆者前次觀賞周東彥《霧中.凝視》的經驗看來,科技與劇場的結合是否得以昇華,「人」的介入是一項極為關鍵的要素。在《S》數位區的技術執行上看來,觀眾要透過手機介面參與網域中球形粒子的活動,其視角必然要在手機及投影兩個不同的螢幕上游移,這過程中操作的不便利與錯過的風景,都將些微影響其急欲呈現的演出內容。其次,科技的靈敏度是否流暢也極為關鍵,在筆者操作球形粒子,意欲呼應數位肉身的舞蹈動作時,因動作時間差,及現實與虛擬間難以預期的距離轉換等等,看起來並未同步,而數位肉身在一開始連續動作上的延遲(lag),似乎也凸現了現階段技術團隊網路容量限制等問題。


《Second Body》數位體驗-實驗版(安娜琪舞蹈劇場提供/攝影劉薳粲)

當數位區僅有數位肉身一名表演者時,我們的目光必然聚焦在其身上,而當觀眾與演出者雙方都互相有延遲的情形發生,筆者認為此次的實驗能獲得的回報恐怕還是有限。可相反地,當我們聽見經典區的舞者獲得大量鼓掌時,或許仍舊讓人感到心安;科技來自於人性,雖然科技始終無法與人產生共鳴,但跨域創作者與多數觀眾們所期待的那座伊甸園,那第二世界始終是得有血有肉,充滿情感與互動的。謝杰樺與《S》所看見的第二身體,未來必然有一大段未知的領域還需要持續開闢。

 

註解:

  1. 參照楊茂村(2019年6月),〈以假亂真,虛實難辨—虛擬實境〉,《科學月刊》,https://www.scimonth.com.tw/archives/19

  2. 參照OLLIE LIN(2022年10月),〈工作做不完?跟天才唐鳳學『7大超強』管理時間術:不用「手指」滑手機?番茄鐘工作法、只准2時間看LINE〉。Tatler。https://www.tatlerasia.com/power-purpose/ideas-education/digital-minister-book-summary

  3. 參照樊香君(2016年8月),〈一場人類與自身的搏鬥〉,表演藝術評論台,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21056

《《Second Body》數位體驗-實驗版》

演出|安娜琪舞蹈劇場
時間|2022/10/09 14:00、17:00
地點|桃園縣多功能展演中心展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結尾像是重生宣告,試圖擺脫一統訓教,分化每具身體殊異特質,企圖彰顯差異並存的事實與價值。延續前面幾段跨文化身體探尋,此處態度丕變,他們不對話、不詰問、也不捲動記憶,而是飛快抵達現況,將追尋自我的心聲用力放送,埋在顫動香豔的動作之中。斜坡霎時成為展示差異的舞台,要人見識到流變的掙扎過程與蛻變的歡快。
二月
04
2023
每個動作呈現的當下之意思及環境的不同,以至表達方式不同不一樣,最終都還是要歸於自己,你想要賦予這個塗鴉、圖片、動作什麼樣情緒和詮釋,如同我們對於周遭的事一般,當下的感受與情緒,取決於你對於該人事物所有的理解,並沒有任何的對與錯。
一月
18
2023
為生死母題所拉出的維度,其一是人類文明與自然天道,實則已彼此消融合一,其二是生與死乃平行同源,雙生依存,其三是前述一切,均屬平常,如水既消逝又往復。
十二月
28
2022
舞者並非成為動物,而是脫去外在軀殼的界線與框架,映照人與動物的相似與相異,其實人與動物群本質上僅是相互吸收、調適然後融合的。
十二月
24
2022
這並非是為了要重新驗證劇場現場崇高性,而是在區辯出AI和人各自被賦予的使命畢竟不同,也保留了「虛/實」如「6/9」般相互提攜的兩造之能⋯⋯
十二月
14
2022
舞蹈也與傷痛脫離不了關係,傷痛與時間似乎讓舞者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而不能做什麼。
十二月
14
2022
這組動情的策劃不僅體現了生命的難,同時也在累積中醞釀出直面的意志,對話的結果,交織出了一則令人難以忘懷、耐人尋味的身體詩篇。
十二月
09
2022
在「身心耗盡」的社會之中,個人的、擬仿的身體是如此努力的接近社會的速度,然而,極限正是來自於身體自身的不可能性,以及,組成社群(三人)之後,自我反覆的無限迴圈就可以被打破。
十二月
09
2022
楊乃璇某程度上地解構現代舞,但是否能促使人們在步出劇場這阿卡迪亞之後,真正了解、欲近更直面「現代舞」作為藝術——包含其特定之歷史與流派——仍是最大疑問。
十二月
05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