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的進逼《散戲》
三月
01
2016
散戲(明華園戲劇總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21次瀏覽
李光任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

「演員所搬演的是別人的故事,流的卻是自己的眼淚」、「好業(富貴)等後世,當官趁作戲」,此二句話一語道破戲班演員的無奈,又可引喻為台灣早期農業社會人民的地位卑微。洪醒夫說:「散戲寫那些人因為生活壓力,不得不放棄自己不願意放棄的東西時的悲壯淒清……我寫『散戲』也無意確定歌仔戲的地位。我關心的是這一批人。我要寫的是戲臺後面的『人的生活』,不是寫那個戲。」而〈散戲〉被改編成舞臺劇之後,同樣承襲著小說文本的意念。但因為是具體化的戲劇呈現,又與歌仔戲特色相互融合,故焦點似乎鎖定在「傳統表演藝術的輝煌記憶與式微瓦解的環境現實」,使作品蛻變成為一部「臺灣歌仔戲(抑或明華園家族)前期發展史」。

進入劇場,在正式演出之前,明華園家族早期演出的影像記錄在舞臺投影流動著,企圖將觀眾拉進時間洪流,並溯流而上。女主角秀潔(陳昭婷飾)緩緩走出,句句內心獨白透過【黃金年代】一曲唱出,藉此來將觀眾情緒帶入故事情境。另一方面,則以傳統古冊戲《鍘美案》為依託,開始回憶並訴說起戲班幕前、幕後,臺上、臺下所有令人慨嘆的「文化秘辛」。

玉山歌劇團的戲臺後,團主阿珠姐(孫翠鳳飾)與前輩金發伯(林少竣飾)眾演員說戲:頭手旦秀潔演出秦香蓮、懷孕的小生阿蘭(李郁真飾)演出陳世美、美琴(高玉珊飾)演出國太、素梅(黃錦雯飾)演出公主,戲中戲演出「秦香蓮苦情訴當年 陳世美對堂包青天」。飾演包拯的金發伯卻是無精打采、若有所思;陳世美與公主也因臺下的恩怨情仇而呈現貌合神離的狀態;一旁的國太也因個性無厘頭的兒子阿順(林東緒飾)臨危授命演出韓琦而感到七上八下;秀潔的秦香蓮雖然平穩的以【慢板七字調】唱出角色該有的情緒,卻也因整體氛圍的不對勁而面露無奈。

此齣戲中戲演出兩次,導演黃致凱中間以「演員私生活的呈現」來分隔,「製造笑果」的幽默手法帶出戲班的零落分散;再用「旋轉舞臺」帶領觀眾到下戲後的空間。演員私生活劇情的部份包括三條支線:一、進旺(韋以丞飾)與阿蘭(正房)、素梅的三角戀情。二、觀眾阿正(鄭凱云飾)對於秀潔的愛慕。三、阿珠姐與金發伯觀念的拉扯(傳統唱作或流行歌曲);秀潔與阿正(西藥房小開)二人因社會地位不對等而遭到男方母親(周羿汎飾)拆散,雖決定私奔,終究未達成。三角關係的糾纏,讓阿蘭曾想跳河尋短,最後被阿珠姐以一句「 人生若是越艱苦,就要笑得越大聲」勸回;關於劇目該如何創新,阿正提供了電視歌仔戲的劇本《樊梨花》,但因團員多半未受過教育,素質良莠不齊,大夥兒雖決定以「金光戲」的型式演出折子《大破金光陣》,最後仍敗給相互「拚臺」的黑玫瑰歌舞團,甚至因素梅及阿財(李英宏飾)的惡意操弄下,玉山歌劇團落得「散班」的下場 。戲散了,團沒了,但秀潔心中的理想沒有因此而泯滅,獨自徘徊於愛河邊揣想著《大破金光陣》演得緊湊,打得精采,戲肉並沒有為了拉攏觀眾而變質;演員的心態更是眾志成城(阿蘭臨盆,阿珠姐及時救場),戲齣終於圓滿落幕。

《散戲》結束了,當中的心路歷程相信能引起大多數觀眾共鳴。但靜心思考過後,腦中浮現一個問題:電視歌仔戲風華過後,雖有衰微,但從民國七十年代起,經有志劇團及戲曲學者的提倡、推廣,現今戲曲舞臺在藝文界已經佔有一席之地。為何在介紹這項瑰寶時,卻總是先從辛酸面切入呢?若是先以茁壯成果、傳承意義為要,最後以辛酸面作為反襯,對於未來有意投入的青年來說,這份心意才不會被輕易動搖吧!

《散戲》

演出|明華園戲劇總團
時間|2016/01/31 14:30
地點|新北市藝文中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全場運用舞臺劇、投影、旋轉舞臺,運用靈活。「戲中戲」的安排橋段帶出腳色中彼此的情感關係,演員在現代劇及歌仔戲之間不斷進行感情與腳色的交替變化,對於演員而言是一大挑戰。(黃絹雯)
三月
24
2016
戲中戲的部份,不管是秦香蓮還是樊梨花,這些經典劇碼與角色都是眾人屏息投入的,我感受到觀眾席間快要壓抑不住的興奮感,歌仔戲不管本再老,都讓人陶醉,不過這齣「跨界」之作將其屢屢打斷,無法暢快。(陳元棠)
三月
18
2016
編導安排了一個有點意識流的手法,虛擬了一場想像中的完美演出,再點出只是虛幻。這回歸這齣劇作所本的,洪醒夫關照現世人生的現實主義。只是,這齣戲仍然選擇相信希望,一齣戲散了,總有另一齣戲會再登臺。(陳涵茵)
一月
29
2016
藝師們的專長是演出並非教學,有時候會認為把學生交給專業的老師,學生能夠學到更多,反而忘記了思考凝鍊自身精華傳承的可行性⋯⋯
十二月
05
2022
不似以往戲曲只描述王昭君離鄉的悲切,而是加入女兒欒提雲的視角,由不同的角度去向觀眾揭露移民與移民二代在生活中所面臨的外部壓力和自我認同的問題。
十二月
05
2022
《琵琶語》是在當代離散的語境中,透過王昭君與雲兒的對話思考「辨己身」必要性,在一個不斷流動遷移的世界裡,是哪裡人有那麼重要嗎?
十二月
01
2022
這兩場「承功」的折子戲演出,都可以在新秀的表演上見到藝師的表演風格,也見到他們有別於以往的成長,足見手把手傳承的效益。
十一月
16
2022
結合了當代美學,形成多層次的藝術創作。其中,可從視覺、聽覺、及表現手法三個要素中洞察其動人之處。
十一月
11
2022
然而除了「再現」經典外,「再造」經典才能與時俱進,此戲無論是戲劇結構的梳理,或人物的揣摩皆有再造的空間。
十月
24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