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去一身符號的自我詰問《尋源問道》
3月
23
2015
尋源問道(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34次瀏覽
林立雄(清華大學中文所碩士生)

歷經幾度巡迴,戲曲大師裴豔玲所主演的《尋源問道》終於到了台北演出。裴豔玲已經以〈夜奔〉、〈嫁妹〉、〈蜈蚣嶺〉等戲博得「活林沖」、「活鍾馗」、「活武松」等稱號。除此之外,更有以裴豔玲的舞台人生為主題拍攝的電影《人鬼情》,可見裴豔玲在兩岸的戲迷的眼中,已然是非常優秀的演員。然而,這個優秀在於,我們總能在這些骨子老戲中,看見裴豔玲對於戲曲程式的一絲不苟,以及她為骨子老戲重新打磨的成果。在這次《尋》的演出中,她針對自己所工的生行,挑了幾齣代表作〈夜奔〉、〈探莊〉、〈乾元山〉、〈蜈蚣嶺〉幾齣武戲,以【新水令】這支曲牌為主開始尋源,最後則挑了齣老生文戲〈洪羊洞〉作為最後的結尾。

樂隊以【將軍令】吹台結束後,裴豔玲走進舞台,開始為觀眾們解說戲曲舞台上的特色與知識,以及進入自己開始從藝後的各種經歷,並用表演示範表現她對於戲曲藝術的堅持。整齣戲的舞台擺設並非重點,裴豔玲提到,當初找她合作的話劇導演林兆華,給了她非常大的空間,在這齣戲裡,她能以最舒服的姿態面對觀眾。在這場表演中,裴豔玲完全不容妝、不著戲服,以乾淨不具有任何符號的穿著演出。一方面,為了呈現方便,改扮人物而重新扮裝並不容易;另一方面,則與整體表演呈現有關,《尋》以裴豔玲為中心,親自面對觀眾講述、示範,自剖與對過去的自己尋源並問道。傳統戲劇進行多以對話呈現,但《尋》正好反其道而行,整場表演表現出一種「我的表演在於我的示範」、「在於我對觀眾說了什麼」、「在於我對觀眾的一絲不苟」的態度(在這個場次中,衣箱未替裴豔玲繫好大帶,於是裴豔玲在舞台上稍稍斥責了衣箱一番,可見其對於舞台上的呈現的堅持、重視與臨危不亂)。她也說明,自己並不是唬弄觀眾,她不需要包裝,利用著即將七十歲的身子,堅持且乾淨的完成了唱作俱佳的演出,告訴自己也告訴觀眾,或是當今的演員們,不能夠失去最最根本的身體。

「我不管其他人,我只堅持我自己。」裴豔玲在舞台上這麼說,認真又風趣使得台下歡聲雷動,在示範了幾支【新水令】後,裴豔玲興起,加唱了〈蜈蚣嶺〉一支【折桂令】,在緊湊的鑼鼓與如同金戈鐵馬的嗓音就這麼戛然而止的同時,亮相,讓人不得不拍手叫好,而我在台下想著:「一位年近古稀之人了,怎麼還有這般毅力,身段乾淨、一絲不苟,像是盛年時期一樣,演什麼像什麼。」然而,《尋》劇並不完全是為了自己,替自己尋源、問道,而是要讓更多人知道,戲曲藝術中什麼是不應該丟失,她用垂垂老矣的身體證明著。中場過後,所承接的一場崑劇折子〈偷詩〉是讓上半場已費盡所有體力的裴豔玲稍作休憩,也是裴豔玲對於徒子徒孫們的提攜。最後的〈洪羊洞〉雖看似與《尋源問道》無關,但,裴豔玲再挑選這折戲卻不是毫無意義的,楊延昭的句句唱段,不就是唱著裴豔玲即將老去的自己嗎?「光陰似箭」、「歲月不饒人」,上半場她不離口的語句,卻暗暗扣合著她內心的最深。尋源問道,她證明了戲曲的本質,也證明了自己所堅持。然而,我們又多希望,年邁的藝人們再多為我們唱作幾曲、幾齣。〈洪羊洞〉最後那一「問」,裴豔玲不需要再多說什麼,不過也看見了她面對消逝的矛盾心緒,依舊還頑固著。她在上半場時告訴大家,即便她已經是六十八歲高齡了,如果還能擰一個旋子,她還是要為台下為了看她而來的觀眾擰的。

《尋源問道》

演出|裴豔玲與河北省京劇藝術研究院
時間|2015/03/14 19:30
地點|國家演奏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裴艷玲在暢談學戲體會、親身示範和講解身段功法過程中,也是提點眾人看戲門道──從規範提煉出來,進一步欣賞「美」,這是裴以為的戲曲本質罷。(陳韻妃)
4月
15
2015
你的身體,是段「戲曲」的學習地圖,除演繹人物間的差異,更賦予了必修科目的時間次序。你已不是表演,而是用身體告訴我們「戲曲」的一切:規律與基底。(吳岳霖)
3月
19
2015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
對我來說,《青姬》恍如在劇場與潛意識展開交流,反覆觀看未磨損打動的感受。動人始終在捕捉經典間隙的微聲,在經典延展的時空編織,一幕幕的拼湊中浮現新曲;經典不再是方向底定的單行道,微縮個人、團體、社會間多層次群我互動,時空是意識的載具,封存著眾人的意識變化。
6月
2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