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義與寫意的戲曲美學《虎符風雲》
3月
17
2023
虎符風雲(國光劇團提供/攝影劉振祥)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12次瀏覽

文 楊禮榕(專案評論人)

戲曲作為情義的體現

《虎符風雲》的主題是俠義式的情義關係,在製作層面上,這齣戲就是一種戲曲學門的情義關係之體現。《虎符風雲》劇作者曾永義,是中央研究院的第一位「戲曲院士」,畢生致力於戲曲文學之研究與教育。曾永義以戲曲研究為本職,編創戲曲文本為愛好,特為國光劇團台柱編寫《虎符風雲》。以《史記》「信陵君竊符救趙」為本,為京崑小生溫宇航,打造出正派愛國、氣量過人的戰國四公子信陵君,為京劇老生唐文華,形塑出老謀深算、貧賤不移的隱士侯贏。

為緬懷曾永義,國光劇團將公演時間提前一年,在他仙逝四個月後,傾劇團之力演出《虎符風雲》。推動這場展演的情義關係,不只是劇作者對表演者的惜才之情,也是文人學者對歷史人物的逸樂之趣,亦是曾永義與他的第一位博士生——王安祈的師生情誼。更是諸多京劇藝術表演教育體系的眾師生,共同以戲曲展演的美學形式,紀念、緬懷這位戲曲學界的大家長。《虎符風雲》是一種以戲曲形式作為載體,在文學與表演學、師門與藝術學門之情義交會的體現。


輕倫理重情義的俠義之情

《虎符風雲》是以情義為主的戰國史詩大戲,貫徹情義核心。如姬為報信陵君的救父之恩,灌醉夫君魏王、偷盜虎符,再以白凌自縊。侯嬴為報信陵君的伯樂之恩,獻上竊符救趙的叛國罪計謀,事成後自刎身亡。朱亥為幫助信陵君調兵而打死忠臣晉鄙,再自盡贖罪。如姬、侯嬴、朱亥皆在報恩後自我了斷。《虎符風雲》大致上依照史記來發想場景,劇作卻在以三義殉身作為結尾,以落雪花隱去了信陵君因失志而沈湎酒氣病死的悲戚下場,為角色的形象停留在一個最美的時刻。這種知遇之恩、伯樂之情,遠勝過君臣之義、夫妻之情,更勝過自身性命的俠客情,是一種文人學者對古典文學的熱愛、對俠之情嚮往的體現。不僅是反應了曾永義率真慷慨的平生性情,也展現人文學者的雅緻逸趣。


虎符風雲(國光劇團提供/攝影劉振祥)


寫意作為戲曲的美學命題

寫意性是戲曲重要的美學命題。曾永義認為寫意性是戲曲在當代表演藝術中,無可取代的美學價值。身段是戲曲最基本的美學命題,透過戲曲演員的身段表現,就能展現人物性格與情緒、變化場景與氛圍。兩面旗子就是華貴的車輦,一條鞭就能奔馳百里,角色的情緒在水袖中渲染到觀眾心中,一個眼神就能抓住全場視線。在一個跨界為新創戲曲主流的時代,《虎符風雲》重視戲曲表現的本質,滿台都是技藝純熟的戲曲演員,讓敘述的主體回歸到表演本身。筆者再次感受傳統戲曲之美的感動,演員的舉手投足就夠創造無限可能。除了身段表演的寫意性之外,《虎符風雲》在文本與表演上,展現了更多戲曲美學寫意的可能性。


文本與人物的寫意性

以對比建立鮮明的人物。透過角色對比,讓人物性格鮮明、立體化。《虎符風雲》劇本結構緊湊,開場即破題,第一場兄弟對弈,讓兄弟二人的形象有泥雲之別。棋局中,多次傳來秦國侵魏的風聲,信陵君以三千食客的強大情報網,保護了作為魏王的兄長,卻反遭嫉妒而被下令回家休養。魏王的善妒與無能、如姬的良善與知恩圖報,襯托出信陵君為弟為臣的倫理信念,為人仁而下士的胸懷與智慧。第二場,愛看熱鬧的市井小民一上場,緩解了首場的緊張氣氛。大隱隱於市的七十歲守門小吏侯嬴,在鄉井小民的譏笑中,顯得更為深藏不露。信陵君拋下宴會賓客,親自外出迎接侯嬴,並為其駕車。更因侯嬴之邀,至鄉民都棄嫌的屠市中,結交了屠夫朱亥。這些鋪陳不僅凸顯了信陵君愛才、禮賢下士的真誠,更將知遇之恩、伯樂之情,推上了令人心神嚮往的高度。

崑小生與京老生的行當組合。崑曲小生的細緻與層次感,建立出仁善、不妒不爭、虛懷若谷的信陵君形象。京劇聲腔中的暢快情感、濃烈性格,不斷增整體的俠義氛圍。兩種戲種的對比與共融,讓彼此的角色更為鮮活。美中不足的是,著墨人物內心的表現空間較少。只有如姬偷盜虎符時,從內心掙扎到行動與決斷,有較完整的情緒表現。其他人物在主情節的快速推動下,缺少隱微情緒的表現空間。相對於滿台演員的技藝純熟度,缺少琢磨角色內心或展現演員絕活的場面,實在相當可惜。上半場音場略為不佳。筆者坐在高樓層,感覺後場樂器的音量和回聲,蓋過了唱腔中的細節。幸好下半場的音場平衡,有了顯著的改善。


虎符風雲(國光劇團提供/攝影劉振祥)


戲曲中死亡的表現性和可能性

《虎符風雲》以多種「死亡」的表現方式,打開了筆者對於戲曲寫意美的表現性和可能性之眼界。在短短的下半場,首先以暗場的方式告知觀眾,魏國良將晉鄙,因阻擋信陵君調兵,被朱亥用鐵椎殺死。接著,朱亥因自責於擊殺晉鄙,以鐵錐自擊頭顱而死,再背台由其他將士抬下場。信陵君終於大敗秦軍,令觀眾情緒激賞的武戲之後,是沒有任何一句台詞的終場。如姬靜靜的出現在右上舞台,身旁陡然從高處落下一抹白凌,就消失在黑暗中。接著,侯嬴現身在後方中間,拿起刀就往脖子上一抹,也消失在黑暗中。站在舞台中間的信陵君,面對著觀眾不發一語,在陣陣雪花之中,逐漸消失了身影。

《虎符風雲》結合文人的劇本底蘊,與當代表演的表演能量,將死亡的表現推向了美學的層次。暗場、自擊、白凌、自刎、雪花,這些方式都是戲曲中死亡的呈現方式。死亡作為一種物理上的事件,一種舞台上不能發生的現實,卻能夠透過表現的選擇,揮灑出不同故事、性格、氛圍與餘韻。暗場暗示了晉鄙的死亡多麼無辜,自擊顯現了朱亥的死亡多有氣魄,白凌映照出如姬的死亡如何淒美,自刎凸顯了侯嬴的死亡是如何意志堅決。雪花與靜默為信陵君,失意不得志、沈湎酒氣病死的下半生,留下了隱晦的無限想像。戲曲的寫意性不只是美,更是美的有層次可以琢磨。

《虎符風雲》

演出| 國光劇團
時間|2023/02/11 14:30
地點|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
對我來說,《青姬》恍如在劇場與潛意識展開交流,反覆觀看未磨損打動的感受。動人始終在捕捉經典間隙的微聲,在經典延展的時空編織,一幕幕的拼湊中浮現新曲;經典不再是方向底定的單行道,微縮個人、團體、社會間多層次群我互動,時空是意識的載具,封存著眾人的意識變化。
6月
26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