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英雄,有關係嗎?《漂浪英雄走關西》
6月
02
2023
漂浪英雄走關西(沙丁龐客劇團提供/攝影李欣哲)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2017次瀏覽

文 林慧真(2023駐站評論人)

沙丁龐客劇團早前在2020年的〈《白蛇?!》小丑們的終局之戰〉便已翻玩過傳統戲曲,劇中演員雖為戲曲裝扮,但臉上的紅鼻子小丑樣定調了一齣荒唐、「走山」版的《斷橋》,透過演員誇張的肢體動作、各種失誤與狀況外製造笑料。今年度「臺灣戲曲藝術節」的《漂浪英雄走關西》,則是結合了客家外台戲《趙匡胤走關西》(以下簡稱《走關西》),與《白蛇?!》一樣為戲中戲方式呈現,此次演出型態則以義大利即興喜劇為主,除了客家戲演員馮文星外,其他角色皆戴上面具,若不是演後座談時劇團的說明,觀眾看戲之前可能不見得了解義大利即興喜劇的型態,初次看到演員臉上面具時也有些困惑,但隨著戲劇推進以及演員誇張的肢體動作,便漸漸地忽略面具的隔閡而專注在戲劇中。 

《漂浪英雄走關西》節奏推進較快,每個環節之間銜接緊湊,而相對弛緩部份則落在馮文星飾演的美玲劇團的當家小生阿星身上,他的肢體語言相較其他帶面具的幾個演員:徐堰鈴飾演的美玲劇團團長、張峻瀚飾演的跑龍套演員阿翰,以及谷樂熙(Luc Ducros)飾演的國外實習生三人是相對緩慢輕盈的,或許是即興喜劇的誇張化化戲劇效果,也同時表現出東西方戲劇型態對演員身體訓練的差異。在這齣戲中,除了馮文星演出戲中戲《走關西》段落保留傳統戲曲身段,其他部份則為自然的肢體語言,而其他三位演員則以誇張、快速的肢體動作和語速為主,因此形成了快慢、緊弛的雙重調性。 

在重要的《走關西》段落為全劇衝突的精華,一位原本飾演趙匡胤僕人趙福的劇團演員失蹤了,臨時由跑龍套演員阿翰頂替上場,阿翰待在劇團多年苦無上場機會,此次終於有機會上台,過度浮誇地搶過主角風采,在台上與阿星演出一連串失誤、默契不佳的差錯。在阿星經歷每一次阿翰的亂入後,他總是無奈地深吸一口氣,然後非常敬業地重新抬起頭、面對觀眾露出不失禮貌的笑容,阿翰的慌張與誇張反應和阿星的冷靜和無言以對成對比,加強了戲劇「笑」果。 

並且,本劇在即興喜劇和外台戲兩者間找到「即興」的共通點,外台戲本為幕表戲、沒有固定的劇本和台詞,需要演員「腹內」功夫,為即興演出的能力;而即興喜劇雖有定型角色,猶如本劇中愛錢的商人(美玲團長)和高低階的僕人(阿翰、谷樂熙),但與外台戲一樣只有劇目大綱,同樣屬於演員中心的表演型態。劇中安排即興演出的橋段有三,其一《走關西》演出一半時美玲團長突然走出台前介紹台下議員,一般外台戲演出時與台下觀眾較常互動,若有知名人物到場也會加以介紹,因此劇中美玲團長走至觀眾席邀請某位觀眾上台充當議員;其二為美玲團長的錢包被偷時,她對著觀眾興師問罪,並至台下翻查包包;其三為阿翰被美玲團長剋扣薪水,肚子餓想吃便當又沒錢時,便到台下找觀眾要食物。這三個段落中,第一個是切合外台戲的演出生態,其餘兩個則是透過即興拉近與觀眾的距離,每每引起觀眾的騷動。 

較為可惜的是,馮文星的戲曲演出段落因為讓位給戲劇笑果,因此唱唸作打等功夫被切得支離破碎,甚至無法知曉《走關西》的故事原意,原為趙福救主的英雄行為也在笑聲中被淡忘了。或許在阿翰為了阿星的留學夢、以及自己飽餐一頓的願望而選擇協助阿星偷錢包時,勉強算是「英雄」行為?最後阿星與母親美玲團長之間的母子衝突,也因為谷樂熙的父親代表法國歌劇院邀演美玲劇團、間接完成阿星到法國演出的夢想,使得問題被快速且輕易地解決。 

回頭來看,《漂浪英雄走關西》和〈《白蛇?!》小丑們的終局之戰〉一樣,都是從小丑劇的本位跨到戲曲領域,因此仍舊以其特性為主體,差別在於跨越的幅度大小,戲曲比較像是被包覆在小丑劇中的一小部份,因此從戲曲本位的角度來看可能會覺得不夠過癮。但若跳脫戲曲本位來看,不得不說這是一齣瘋狂的喜劇,它讓在場的觀眾都浸淫在歡笑之中,也讓小丑劇和戲曲都往前跨出了新的一步。 

《漂浪英雄走關西》

演出|沙丁龐客劇團
時間|2023/05/21 14: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然,在(實際辭義的)荒腔走板之際,亦啟人疑竇,本作是否能夠,或應當如何,納於戲曲之藝術中?
6月
27
2023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
對我來說,《青姬》恍如在劇場與潛意識展開交流,反覆觀看未磨損打動的感受。動人始終在捕捉經典間隙的微聲,在經典延展的時空編織,一幕幕的拼湊中浮現新曲;經典不再是方向底定的單行道,微縮個人、團體、社會間多層次群我互動,時空是意識的載具,封存著眾人的意識變化。
6月
26
2024
《兩生花劫》是一部集傳統與創新於一身的優秀作品,在各個方面都展現實力,劇中呈現的文化融合和思想深度,將觀眾帶入一個令人驚艷的歌仔戲世界,並在傳統調中帶來變化,是個具有挑戰性但也充滿潛力的嘗試。
6月
2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