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三十舞蹈劇場
時間:2018/10/12 19:30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 烏梅劇院

文  李名恩(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學系研究生)

一個人的人生究竟有多長?在人生道路上,曾為多少次抉擇而苦惱,又多少次為做出的選擇後悔,內心總在懸崖邊緣渴求著什麼,慾望無窮無盡,既赤裸又貪婪。一封金色信封,使人暴露了七情六慾,裏頭藏裝了誰的秘密、回憶,亦或只是一張虛無空白的廢紙?《該死的十字路口》運用帶點詼諧卻真實的方式,娓娓訴說著人生面臨的選擇題。

編舞家依著烏梅劇院的原有條件來打造《該死的十字路口》,階梯式舞台創造出視覺的衝擊饗宴,舞者流暢地穿梭於高低不同的階梯檯面,跳耀、滾動、翻轉或傾倒,階梯高低落差輔助了動作的發動與支撐,天花板上的鋼筋柱,能使舞者懸掛於空中,畫面突破了舞台空間的限制;舞台前方兩側的大樑柱,也讓觀眾因著座位視角的不同,看見不同的舞台畫面切割,形成另一種風味,且並不失美感,而道具椅子的擺放與舞者之間因為有著互助關係,使之不只為單純的椅子,還被賦予了「堅定但卻也可能是阻礙」的意向。

燈亮樂響,舞者從四面八方衝向舞台,形塑出大馬路上的十字路口,茫茫人海之中,一個獨立個體與另一個獨立個體相遇,有形似無形的線牽起了彼此的關係,舞者狀態從起初的徬徨尋找夾雜些許不安,直到金色信封的出現,所有目光、情緒撕開了原本偽裝在臉上的面具,喚起人心中的野性;充滿戲劇性的臉部表情、誇大的肢體動作,如同渴求金鑰匙般地搶奪那封信,有時卻又膽卻不敢觸碰,瘋狂後隨之帶來的平靜,也瞬間勾起觀眾對於信封內容的好奇。金色信封的存在,給人有種敬畏,卻又像一個人們找了很久的解答,在你面前時,面臨著想要與不想要的抉擇。

二十八首音樂在總長六十分鐘的表演中,擔任了場控的角色,顯明的音樂風格在每一段都搭配得恰到好處,牽動著情緒高低起伏,銜接絲毫不唐突,樂起樂落,一幕一幕如幻燈片投影,於觀眾腦中上演一部人生電影,演著有些荒唐又真實的故事情節。當獨舞告白著內心的淒涼、孤單;雙人舞詮釋著模糊不清的複雜關係,音樂包容並統整了所有情緒,舞者在音樂的襁褓下瘋狂自在地釋放情感。

編舞者投射了自身的情緒,舞者融入其中也溢滲出自身的故事,觀眾自然而然也在觀賞時將自己的人生經歷放進了舞作中,《該死的十字路口》有渴望、懷疑、徬徨、抉擇、爭奪、操控、牽制、陷害、懺悔,自認為的答案卻是夢一場,鼓起勇氣卻跌入荊棘之地,但,人生不就如此:總是不斷選擇、不斷失去卻又不斷的成長,我們都走在這《該死的十字路口》上,面對人生的選擇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