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少年歌子培育展演計畫
時間:2019/07/14 14:30
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文 程皖瑄(專案評論人)

連續三年的高雄春天藝術節「少年歌子培育展演計畫」迎來最終的「畢業」,「畢業典禮」選擇在新落成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如同前兩期的製作,第三年的少年歌子製作依舊彙集眾多歌仔戲前輩,不論是前場還是後場,他們手把手傳承傳統表演藝術的美好,給予年輕一輩一個被看見的舞台,同時,也開發新的年輕觀眾(筆者觀看的場次不乏許多年輕的國高中生觀眾)。細探這個製作,宛若一趟英雄旅程,成員在過程中逐漸蛻變,而文本談的也是英雄旅程。單看第一集與第二集的《靈界少年偵察組》劇情介紹(筆者未觀看前兩集,僅從網路官方文宣、相關劇評取得劇情敘述等資料),主人翁在靈界警察學園克服眾多困難,學到眾多人生課題,不管是熱血的友情、或是殘酷的無能為力,頗符合英雄旅程大致的線路,【1】《靈界少年偵察組特別篇》(並非第三集,而是「特別篇」,以下簡稱《靈界特別篇》)劇情線路乍看之下跳躍──筆者觀看的場次,戲終了時,聽到後方觀眾嚷著「傻眼貓咪」(為網路用語,表示不可置信),臉書熱門劇場社群「黑特劇場」甚至也出現毫不留情地批評【2】──但筆者嘗試跳脫一般劇本閱讀邏輯,先不去評論戲好不好看,不以製作到不到位的方式去檢視這個作品,在「悅讀」作品前,嘗試拆解《靈界特別篇》,也就是用「躍讀」、「越讀」的方式,再次咀嚼整個製作,企圖獲得新的收穫與發現。

從臉書開始倒敘

當臉書(Facebook)紛紛被年輕世代視為「過時」社群之際,依舊有我這樣的八〇後「老人」固守臉書,擁有超過一萬七千按讚人數的「黑特劇場」,聲勢遠遠高過「告白劇場」。黑特劇場是一個匿名的發文社群,舉凡一切對於當週演出、劇場生態、劇場話題、製作相關等有任何看不順眼或是不滿意,都可匿名大吐苦水、抱怨,黑特劇場編輯亦會給予「毀謗與戲謔一線之間」挖苦反饋。當然這樣的社群存在很多爭議,「匿名發文」代表一種層面上的不負責任,一個發文往往引來更多的譏諷怒罵,也就是「雙重黑特」;其實類似的黑特社群,時常發生網路言論霸凌,並衍生法律問題。然截至目前為止,黑特劇場「幸運地」尚未發生嚴重提告事件。過去曾有被「黑特」的藝文工作者發出非常正式的聲明文,但引來更多觀眾直言表演不好看的事實。正所謂「認真就輸了」,黑特劇場往往不具備實質的建設性參考,在這樣一個感性(衝動)大於理性的社群空間,同溫層兩方(黑特者與被黑特者)永遠無法達成共識,故嬉笑怒罵、打屁哈拉才是黑特劇場的存在價值──時機歹歹,大家都沒錢,作戲苦、看戲花錢還看了難看的演出也苦啊!

在「後臉書時代」,跳脫過往看待黑特劇場的視角,可以思考評論的更多意義。例如黑特劇場曾刊登一篇黑特文反諷一位「五個字的評論人」,指責此人因為越來越有名氣,有了人情包袱後只會說場面話,結果被影射的「五個字的評論人」不但大方回應(其實根本沒指名是誰,無需對號入座),而且帶著歡樂的語氣回應:「你叫我嗎?我還以為大家都知道我報喜不報憂耶 XDDD」(XD為網路用語,笑臉示意圖),此一笑泯恩仇的帶過,引來七十多個讚(此按讚數在黑特劇場算多)。被影射的黑特對象承認自己的確具備部分黑特文本質,且認為這就是其特色,立馬翻轉主客體(批評者—被批評者)關係,不僅洗白,還拿回發言權;甚至還有團隊搶著「對號入座」,為自己增加人氣,形成一個奇特莞爾的風景。

以上說明翻轉看待黑特劇場的角度,那跟《靈界特別篇》有什麼關係呢?

是的,《靈界特別篇》被狠狠黑特了。在七月十四日演出結束後截至本文寫成之時,有三篇黑特文,第一篇是:「已經上了年紀的老媽,看了三屆靈界少年偵察組之後,被靖凌飛、龍天佑CP開啟了奇怪的開關…」(七月十五日貼文,編號4091),接著在十六日,則有一篇寫到:「我想靠北靈界的劇情,真的很瞎(略)就用劇名帶過一切結局?好的!!我想應該會拍第四集來騙人錢了(略)還是說整場戲重點不是劇情?其實是腳色還有打鬥畫面這樣嗎」(七月十六日,編號4093)

筆者在此篇下回應「重點不是佑飛CP嗎?」(動漫用語,指戀人或是「友達以上」的曖昧關係),獲得包括演員本人的讚,並且有網友自行幫編劇「腦補」墨沐恩下落不明的劇情:「我覺得應該是因爲天佑不會變魔王了,所以妹妹根本不會被抓走,是這樣嗎@@」(網友邱佳玉的回應)。這樣的「二創」展開,並且暗示著「腦補」的BL設定,往往與原創作者意圖不符,相信這個製作一開始並沒有要向BL致敬(歌仔戲混搭BL次文化作品並非劇場新鮮事,已有新聲劇坊《英雄・再見》),但是此系列有「越讀」現象,與製作本身濃濃的輕小說、日本動漫風格有關。若考慮到歌仔戲「重生輕旦」的傳統(甚至是「窠臼公式」),這次文本所牽涉的文化性、觀演問題更顯複雜。筆者觀看的場次不乏國、高中生,「中二」情節設定對他們而言一點也不陌生,輕小說BL女性向的設定中,女角往往根本不存在,或是變成功能性角色,加乘老一輩的戲迷的確焦點擺在「小生」上,一、二集的戲中女角程筱芸(陳昭薇飾)比重失衡,到了第三年,女角一開始最重的角色任務「救妹妹」敘述線路更是莫名其妙的被消失。原本參與第一年與第二年計劃的陳昭薇與張心怡沒有參與第三年的製作,按一般邏輯,龍天佑與靖凌飛應該獲得更多篇幅的發揮,把一、二集被分散掉的戲份補回,交出一張漂亮畢業成績單才對,但這次的《靈界特別篇》,出現了兩人故事交代不清的問題。故《靈界特別篇》似乎特別悲慘地讓觀眾看到每個角色不僅沒有延續第二集的發展,架空出的設定後,更沒有要好好終結,筆者覺得有點可惜。

特別篇的劇情進路

一開始靖凌飛與龍天佑已從警察學園畢業多年,靖凌飛變成放浪形骸、成天飲酒與人打賭的浪人,龍天佑更是變成十惡不赦的鬼巡佐,但劇本皆未說明為何有這樣的變化。龍天佑擄走擁有預言能力的少女墨沐恩,企圖打開神界之門,獲得統治天下的力量;墨沐恩的姊姊墨千羽以一個打賭之約,請求靖凌飛拯救妹妹,在與魔王對抗激烈戰事中,墨千羽的誠意感動上天,進入三十年前、遇到年少時期的龍天佑,企圖「導正」避免他未來走上歪路。在一連串試煉下,龍天佑相信只要「保持初心」,就不會誤入歧途,在一首大合唱中幕落。

文本中存有許多邏輯不清之處,例如回到三十年前為何是墨千羽與火族遺族可耀,原本一起對抗魔族的靖凌飛並未同行,編劇沒有交代。龍天佑到底經歷什麼關鍵事件,從暖男一躍成大魔頭,如此戲劇性的衝突,也沒有著墨。不知是否為演員編制的現實問題,不然處理這樣「改過」、「原諒」的文本子題,讓現在與過去並存,也就是中年的龍/靖與少年的自己對峙,會更有張力。全劇看似充滿熱血的打鬥,由於角色內在衝突趨力薄弱,導致戲劇性削弱不少,只能用更多中二、無厘頭的對白、插科打諢的表演討巧方式,卻無力扭轉已失去焦點的現實。

「斷裂」是筆者一開始的想法,但我再細想,考量有可能是其他演員功力仍不足以擔任重要配角,導致這齣戲變成「主演─群演」這樣的薄弱關係,主角們的劇情線路需要配角出力,再者《靈界特別篇》玩穿越時空,是一個大膽到令人捏把冷汗的設定,因為必須解決穿越前後各個角色的變化,英雄旅程完整,觀眾才能買單,但是這齣戲為何無法好好完成劇情的英雄旅程?或是筆者需要使用其他方式「越讀」英雄旅程?

「特別篇」所具有的進程開放性

一個英雄的覺醒、進入試煉、回歸是觀眾最容易接受以及滿足的模式,文本是一個封閉完整的客體,前二集的《靈界少年偵察組》讓我們看見靈界少年面對生命關頭的各種無奈與抉擇,第三集的英雄假定是開放的、自由穿梭的、非線型邏輯的,說是第三集,其實也並非前兩集的後續,而是很特別的使用「特別篇」(類似日本動漫常出現的番外篇),既不是一個完整的故事結局,也不是「未完待續」,用「特別篇」做為第三年的「畢業作」,筆者認為這是編劇廖佩宇擔綱編劇大樑(前兩集尚有劉建幗協力編劇),做的大膽且勇敢的嘗試。他提出一個假設:「當世界早已因惡勢力變得荒蕪,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是否有機會改變尚未歪斜的惡人?」《靈界特別篇》上半場集中於新角色墨千羽的英雄旅程進路,為了解救被魔界擄走的妹妹墨沐恩,找上昔日靈界天才靖凌飛。在關鍵對決時,靖凌飛與昔日戰友、現已崩壞成魔王的龍天佑正面交鋒,魔王擊中靖凌飛,千鈞一髮之際,墨沐恩犧牲自己性命,同時打開時空大門,在郭春美與陳昭香兩位長輩的聲音演出引導之下,墨千羽穿越到三十年前,遇到尚是警察學校在學生的龍天佑與靖凌飛。年少的優等生龍天佑得知自己日後將成魔,做出燒殺掠虜等十惡不赦的卑劣之事,龍天佑呼應場景標題「為何大家都要殺我」,大吼「現在是什麼情形?」,超展開的轉折為下半場開啓許多想像。墨千羽的英雄旅程暫自平行發展,下半場並未交代她是否成功解救妹妹,劇情跳至龍天佑在幻陣中面對自己的英雄旅程,靖凌飛此時變成龍天佑在英雄旅程上給予寶物、協助力量的友人,總在關鍵時刻點醒龍天佑,伸出一臂之力。最後龍天佑面對的幻陣是否成功破解,並未給予解答;而靖凌飛的旅程呢?中年靖凌飛被龍天佑擊斃後就不知去向,這些人物似乎像逃離劇作家筆下的劇中人,劇終之時皆未交代他們到底去了哪。與其說「未完待續」,筆者探討作品「英雄旅程的複聲/身」可能性,觀眾從文本中自行解讀,此接收端的「話外音」變成另一個延伸的副文本。

打開文本的二創越讀性

參考臉書黑特劇場網友的回應,龍天佑與靖凌飛是一對CP,開啟的觀看愉悅遠比戲本身有趣,「所以所以凌飛和天佑最後有在一起嗎?」、「(靖凌飛)幫天佑擦汗我們都有看到喔!」變成戲落幕時觀眾津津樂道的延伸話題。《靈界少年偵察組》系列從標題即透露出濃濃的動漫味,第二集的副標題「打怪就是要組隊啊」,第三集的標題註明「特別篇」,接著攤開此系列的世界觀設定:人、神、魔,穿梭三界的不平凡少年,包覆著友情的熱血格鬥大會,少年在一連串的征途以及試煉中獲得成長或是誤入歧途,很難不聯想到九O年帶紅極一時的少年格鬥漫畫《幽游白書》,而《幽游白書》是很經典的二創BL題材。在觀眾族群迫切需要的開發的歌仔戲界,看似無心插柳,但筆者樂觀看到跨領域的閱讀視角正慢慢豐富傳統戲曲界。

「特別篇」的閱讀方式

特別篇,或是日文說的「番外篇」,指主線之外,另設的副線,例如少女漫畫經典《凡爾賽玫瑰》,在主角奧斯卡的主要線路,作者池田理代子另創作出外傳,講述奧斯卡姪女自身的愛情故事,特別篇可以不帶原主角的包袱,好好大書特書作者的思想,敞明更多本篇無法充分討論的主題。但是在綁手綁腳、戰力編制不足(主角與配角演員比例失重)之下,愛著歌仔戲的觀眾、死忠粉絲們,只能努力「越讀」文本,腦補並圓滿出想像中青春無敵的靈界少年。

特別提一下,《幽遊白書》這個作品,第三篇的結局也是結束的莫名其妙,引發一片譁然;但是無損於比武篇、仙水篇的精彩,傳言中有種種現實的因素,讓作者不得不草率終結《幽游白書》連載。再回到《靈界少年偵察組》系列,筆者相信這樣傾注大筆官方資金,找來大頭們以及戲二代明星、素人演員的製作,會遇到很多困難──因為作戲,很多時候不是有錢好辦事,而是要讓出錢的人滿意。當計劃中的群戲學員渴望「多安排課程,避免等待排練時間太無聊」(節目單,頁19),製作重點還是放在明星演員。這樣一來,一定會犧牲掉角色分配,主角與配角比重失衡之下,再強大的編劇,也難端出好的故事結構。但綜觀大局,要活化歌仔戲或是任何傳統戲曲,其實有一百件以上的事要努力,不可能奢求在一個三年計劃內一次到位,高雄春天藝術節願意開啟這樣的計劃,已著實令人感動。

給予導演調度的小建議

筆者看戲前已知道主角不是墨千羽,也不是龍天佑與靖凌飛,而是扮演龍與靖的吳奕萱與孫凱琳,雙主角設定若是彼此為敵(龍變成魔王與靖對峙的戲份不足),劇情好交代與發揮,偏偏他們是好哥們,根本鮮少有障礙,一百二十分鐘時眾人唱起終曲〈永不墜落的星辰〉,將筆者從觀眾席喚醒(鄭重聲明,本人並沒有睡著,而是迷陣裡發生的一切過於冗長,筆者彷彿也進入迷陣中,困惑不已),燈亮,後方觀眾有驚呼「傻眼」。也許這是一趟英雄旅程中開創出的多重英雄旅程,也是多位英雄在各自的旅程中,交集於一個奇異時空裡番外篇章,現實時間停止,另一個次元的英雄旅程才正要開始,這時導演的調度扮演關鍵角色,可惜走位安排按部就班,與文本淘氣跳躍的質地呼應較薄弱,僅讓個角色一字排開,置入非常淺白的「莫忘初心」,觀者難以消化與被說服,也許能以更鮮明的舞台調度,暗喻各支線的可能,並把三十年前與三十年後的人物做出平行時空的對話,交代墨族少女後續,以及火族是否倖存,創造出更豐富的詮釋──這個做法是參考自李國修老師獨特的導演方法「After The Ending」【3】。

最後,《靈界少年偵察組》系列令筆者想起一首詩,潘柏霖〈希望你能一直善良〉(選自詩集《1993》)【4】,獻給所有人。

PS. 我相信「靈界少年」會一直留在某個平行宇宙時空,永遠年輕。

註釋
1、為敘事學中一個公式,美國神話學家坎伯(Campbell)提出。其假設是主角歷經一連串冒險試煉,終獲得獎賞,回到原來的世界,並且改變原本的一切。這個公式常被用以運用到少年小說、好萊塢電影、愛情通俗戲劇等等。
2、臉書「黑特劇場 Hate Theatre」編號4096的匿名留言:「我想靠北靈界的劇情,真的很瞎/看完立馬翻翻了無數白眼!!!!你要穿梭過去未來怎樣都可以/但是,結局到底千羽姑娘有沒有回去救到妹妹(可憐的妹妹被遺忘了/就用劇名帶過一切結局?好的!!我想應該會拍第四集來騙人錢了/YA!!!高雄發大財!!好棒棒喔!!賺好賺滿!(大家來想一下第四集的劇情吧/還是說整場戲重點不是劇情?其實是角色還有打鬥畫面這樣嗎。)
3、李國修老師認為戲雖落幕,角色生命依舊延續,故事仍然在走,故常在戲終了時,讓所有角色上台,給予暗示後續發展,或是現實未完成,但為了完滿心中的遺憾,設計出特別的走位,例如《京戲啓示錄》,角色李修國看見父親親自觀賞自己的演出,並且大力比讚。
4、潘柏霖:〈希望你能一直善良〉(選自詩集《1993》),全詩可見其臉書,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panpoling/posts/2276473362438318/

參考資料
1、表演藝術評論台關於前兩集《靈界少年偵察組》的評論:
林立雄:〈修煉,何不回到人間?《靈界少年偵察組》〉,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25355
吳岳霖:〈青春修煉手冊《靈界少年偵察組》〉,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25345
王妍方:〈致青春,現在進行式《靈界少年偵察組》〉,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25408
薛映理:〈造夢路上的我們《靈界少年偵察組Ⅱ-打怪就是要組隊呀!》〉,網址: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30441
2、《靈界少年偵察組特別篇永不墜落的星辰》節目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