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他者?《52 Hertz》

楊智翔 (專案評論人)

舞蹈
2020-10-26
演出
InTW舞影工作室
時間
2020/10/09 16:00
地點
臺東都歷海灘

新冠疫情肆虐,島內旅行成為出走首選。《PAR表演藝術》於本月以「漫步地方作為行動代號」彙整臺灣近期諸多於戶外進行的展演活動,凸顯走出劇場空間在整座島嶼掀起的流行,已形成此刻某種疫外的趨勢。第一屆臺東藝穗節於國慶連假展開,舉行的地域乘著假期使得「邊緣」擠向群眾移動的核心,於臺東的海岸、山林、泳池及三合院等戶外空間進行演出。空間尺度及樣態有別於發生在都會區的臺北藝穗節,更多了一絲旅行的況味。

經歷2015年於紐約、2016年於花蓮牛山呼庭海灘及2017年於臺南安平觀夕平臺演出後,InTW舞影工作室這次與部落文化藝術團及都歷部落孩童攜手呈現臺東版《52 Hertz》,將舞臺與觀眾帶到東海岸環境現場,透過地景解說、部落圖騰歌謠吟唱及舞作演出三段落,試圖表達「從海洋中的鯨魚反思人際關係與生命本質,強調每個個體的獨特性與重要性」。【1】作為臺東藝穗節開演第一齣節目,《52 Hertz》演出地點位於臺東縣成功鎮都歷部落的傳統海域「Pacefongan」。在成為著名衝浪點、旅者爭相打卡的景點以前,這裡本是部落族人出海捕魚、於近海捕食的重要場所。演出現場並無架設舞臺或圍籬,觀看者便有了幾種可能的背景:專程報名的觀眾、經過駐足的衝浪客與觀光客、在地居民與動物等。於環境演出,不免令人注意到:「環境」是否與作品形成更有效的對話,抑或是滿足了某種觀看的慾望?人類賦予發出52赫茲的鯨魚「孤獨」的意象,反映在舞作本身,是否有誰被在場的人類排除在外,形成加倍孤獨的他者?

 

52 Hertz(InTW舞影工作室提供/攝影高若有)
52 Hertz(InTW舞影工作室提供/攝影高若有)

 

首先,是沙蟹。部落族人春次郎帶領觀眾自台十一線轉入小徑漫遊解說,沿路提及地方信仰組成、瓦斯桶倉庫位置、山苦瓜植物、曾經的煙草田等,似乎與後續演出較無關聯,僅為徒步抵達現場而進行一段即興解說。然而,接近沙灘時,他建議脫鞋赤腳走入較不會傷及生活於此的沙蟹。姑且不論有多少觀眾執行,或早已有多少穿鞋走入沙地圍觀的觀光客,此一提點,使眼前的景象令人感到些許弔詭:多位身著阿美族服的表演者手持長木耙,正於沙灘刮耙出大面積的圖騰,且後續舞者出場後,舞蹈有不少奔躍、頓踏、翻蹬等,可能向沙灘表面製造人為壓力或傷害的動作。族人的提醒,引人注意到穿鞋踏入將對沙灘生態造成傷害,那麼演出本身必要的沙面接觸,之於作品所欲側重的生命思索,對於弱小的蟹類究竟意味著什麼?又或者,某種孤獨的緣由來自於牠無法言表的鴻溝?

再者,是環境。現場陣風之大、浪潮之強,再加上沙地濕軟不易平穩站立的狀態,不論是抵抗風阻精準的連續斜翻、交互抬舉尋求平衡力量的雙人舞,抑或需扎穩步伐在連串動作中迅速移動等,無時無刻不感受到舞者適應環境的韌性及其身體技巧的展現。然而,舞蹈動作越是精準、整齊、驚喜,與低沉或澎湃的弦樂之間越是契合或偶發驚豔的組合,無聲的主角——自然環境,便越來越退位、隱而不顯。換句話說,當目光被過度聚焦於「在這裡跳舞好美」之驚嘆時,身體表現的張力因環境的襯托而更加擴張,而環境背後可訴說的議題乃至「在此地的意義」思索空間似乎被懸置,觀看與反思之間於是產生一道裂縫。不可否認,整個環境都是《52 Hertz》的舞臺,舞者表現也極其精彩,但環境也就徒留在舞臺的位階,進行陪襯,似乎只能默默地成就眾人的美感經驗,尚未能晉升與人共同探究生命與環境相處關係的思辨。

52 Hertz(InTW舞影工作室提供/攝影高若有)
52 Hertz(InTW舞影工作室提供/攝影高若有)

最後,是《52 Hertz》。這部分相當幽微。筆者觀察,因演出現場持續不斷有遠方觀光客前來加入觀看,海岸風光加上環境表演自然而然吸引為數眾多的「鏡頭」展開捕捉稍縱即逝景象的行為。就此,掀起一波連鎖反應,有越來越多人加入拿起手機持續拍照、錄影的行列,眼神與意識正掠奪著螢幕所載下的微觀世界。觀看環境劇場的過程於是形成一扁平、無觸覺體感的非在場經驗。不僅可能忽略鏡框邊界以外的空間感知,更形成某種對作品無意識的漠然狀態。當觀看增加一層距離,「臨場」又是為了什麼?而《52 Hertz》又能如何發聲與傳達呢?當然,這並非作品本身所該處裡,不過若能在製作層面透過某種機制邀請逐漸加入的觀眾放下鏡頭,回歸當下親身感受,也許能進一步領人體悟已被科技綁架的生命本質,我們究竟欠缺、忽略了什麼。

此外,作品安排多組女性長輩帶領孩童(於InTW舞影工作室粉絲頁得知,皆為北漂的部落小孩)共同耙繪線條,齊心完成圖騰繪製。在陣陣族語歌謠傳誦聲波(以音響播送)裡,躬身俯首緩行耙繪的意念,使景觀幻化為一件飽含深度平靜的動態環境雕塑,深刻展現母文化傳承維繫以致排除個體斷裂,建立意識根源的意圖。然而,隨著演出時序推移,舞者的出現與舞作的介入,比起漸漲的海潮,竟更加迅速地抹除、毀滅意念所凝結的灘面圖繪。是以,該如何理解此安排?是呈現秩序的先後?還是生命意識的層疊?或者人性掌控環境的霸道?也或許有一種可能:這並未有那麼重要?

52 Hertz(InTW舞影工作室提供/攝影高若有)
52 Hertz(InTW舞影工作室提供/攝影高若有)

因沙面前傾,海天界線高於舞者甚多,形成觀看時舞者始終沉在海平線以下的景況。幾度,安排一位舞者不作聲色,面朝汪洋遙望,其餘舞者持續於背後舞動。此一景致烙印在筆者心內,感覺,身著亮色高彩宛如行者服飾的舞者們,擁有再高端的身體技術、再燦爛的生命經驗,面對廣大深層、奧妙未知的自然世界,仍只是個十足渺小的生命體,存續時間之微小,便如同圖繪與浪潮的關係,來得毫無因果、去得無聲無息。

天色丕變,當舞者最後傾身沒入海潮,有那麼一刻,我想起了享受無所拘束的自由喜悅與墜落深淵孤寂的呼求,在暗夜將至時,經常是一體兩面的存在。就算已牽起更多的人際關係或者獲得更寬廣的自由,會不會依舊孤獨的,是不滿於現況的自己?

 

註釋
1、參考節目單頁2,網址:https://issuu.com/intwstudio/docs/52___(檢索日期:2020/10/12)。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