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情散,弦音繞樑《光華之君》

徐國揚 (臺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碩士班研究生)

戲曲
2020-11-20
演出
唐美雲歌仔戲團
時間
2020/11/07 19:30
地點
國家戲劇院

見所未見的場景、聞所未聞的音樂、想未及想的華舞,一場開幕戲,《光華之君》就已讓觀眾在且驚且喜的心情中,意識到這會是精心雕琢的好戲;果然,從擁花醉香的光華君到幽窗著書的藤夫人,幕幕好戲接連開展,讓看戲的人簡直忘了身之所處,深受吸引,大呼過癮。

當飾演柏木的小咪上場,清越昂揚間又雄渾盛氣的唱腔,令人大感驚喜。這齣戲,音樂是不得不先說的亮點,既新鮮、又很動聽,有繞樑三日之感。許多新創的樂曲,很能兼顧歌仔戲原有的風味及特色,又做了大膽的嘗試,單字入樂、隨心轉折,發揮地淋漓盡致。單從這點來講,就很有歌仔戲傳統「做活戲」的味道,為之眼界一開。

演員的投入,當然是一部戲成功的主要因素。最讓人難忘的首推柏木,他活力十足、盛氣瀟灑的翻身上場,一首豪氣干雲的定場詩,引人叫好。而當他與三公主戀情漸萌之際,滿心淫慾、滿口承諾,為鑄下悲劇,做了完美鋪陳,情緒的轉折起伏,分寸拿捏到位,表現十分優異。另,飾演玉梅的王金櫻,也是收放自如,恰如其分的詮釋一個看盡悲歡的老僕,為被邱夫人的冤魂附身,說出家運的未來。其竭盡努力的身形,讓紫雲在紅梅落盡死去的剎那,顯得很有力道,真是可圈可點。當然像飾演「藤夫人」的黃宇琳,冷熱兩樣情的處境和手腕,兼具活潑與深度,表現亦屬難得。

這部戲因為改編自日本平安時代的《源氏物語》,和《紅樓夢》一樣,都是貴族皇親癡情愛戀的故事。人物、情節已有其架構,故在語言的表現上,可以說是放手發揮,毫無拘滯,從演出效果來說,也確實處處讓人驚艷,結合諸多新創樂曲,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盤,配合諸多歌舞歡會的場面,確實帶給觀眾韶華盛極的感懷。

然而,愛情戲格局有限。無論如何高唐雲雨、心歡意洽,到底是男歡女愛,難有堂廡。當花落情散,除了徒留惆悵,劇情也走不下去。本劇亦未在主要人物都有崇高地位上發想,讓人物有更多的濟世報國情懷,倥傯遠望,以反襯其愛情之偉大,是其缺憾。因此當「紫雲」死去,全劇便只能在哀傷、禪空之間打轉,無法拉起結局的高度,可說是美中不足。

幸好,舞台設計很成功,變化多端又意境深遠,加上將原作者紫式部化身為藤夫人被寫進劇中,投影書法在景片上,交代這是其筆下的愛情故事,作為串場,可見效果。後段,源將軍難忍這些悲歡離合,要藤夫人停筆,和她爭論,有如一場脫口秀,略可彌補了劇情走平的遺憾。總體說來,整部戲既富有聲色之娛,也盡情表現愛情的虛幻、人性的脆弱,可說是難得好戲。甚至,若觀眾在看戲之餘,把光華君想成在全球呼風喚雨的美國,把臺灣想成是癡情的紫雲──至此,戲已不是戲,更遠寄家國之感,可笑亦可哭矣!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