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盛宴後的空虛《光華之君》
12月
08
2020
光華之君(唐美雲歌仔戲團提供/攝影蔡馥伃)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344次瀏覽
陳佩瑜(中學表演藝術教師)

改編自日本古典文學《源氏物語》的《光華之君》將背景設定於唐朝,整場表演也有如將恢宏燦爛的盛唐具象化。舞臺設計兼具華美與雅緻,旋轉舞臺有如萬花筒般,定格在每個角度都是一幅幅美不勝收的構圖。同時,服裝充分展現貴族社會的雍容華貴,下半場光華君和三公主搭配的淨白底邊漸層情侶裝,衣袂飄飄,猶似霓裳羽衣,令筆者目不轉睛;數支雙人舞搭配著艷麗奪目的服飾設計,有如不斷綻放開合的花朵般,婀娜曼妙。音樂則一如唐美雲歌仔戲團的特色,歌仔味極淡,但若以具歌仔元素的音樂劇看待,當是善盡烘托劇情之功,跌宕動人。

而原文百萬言的鉅著,要如何濃縮在歌仔戲版的一百五十分鐘內呢?編劇聰明的聚焦在中年的光華君,讓他面對年輕時多情的果報,以及最後了悟人生如夢的虛幻。但縱使如此,編劇仍需為觀眾解釋幕前史部份,因此就出現了頻繁的回憶與當下之虛實並置、夾敘夾演的狀況;可惜的是,太過依賴敘述──光華君的年少風流用打背供報告、柏木對光華君的崇拜也僅宣之於口、寵妾紫雲為求光華君喜愛而模仿紫夫人(雲姬)的隱情藉奶媽(玉梅)之口說出……,沒有畫面代入,便難以打動人。於是,上半場一直急著讓觀眾瞭解光華君的前半生,下半場又忙著彌補抒情而造成劇情停滯;最終,幾乎每個角色都以遁入空門作收──即使原著亦然如此,但劇場版壓縮了時空,令人產生一種情節重覆的倦怠感。

歌仔戲版的兩大設計重點,一是大大加重了光華君少妻三公主與柏木外遇的愛情篇幅,二是加入了藤夫人(原型為紫式部)與源將軍的愛情故事做為創作的背景框架。但理念與執行有所差距,主軸線既被削弱(如紫雲角色的邊緣化),兩條支線也顯得不完整。

以前者而言,小咪飾演的柏木,開口便震懾全場,身段架式十足,直逼光華君風采。但甫開場,已暗示柏木與三公主有染,全無鋪陳兩人畸戀之過程。故而之後無盡苦戀皆喚不起觀眾的同理心,柏木死後魂魄回轉與三公主道別的大段哭戲,理當感人,現場卻嗅不到一絲靜默哀悽的氛圍。

以後者而言,藤夫人與源將軍的愛情同樣沒有好好刻畫,源將軍每次出現都像跑龍套般,匆匆數語便無端被喝斥趕走;快到劇末,才聽到藤夫人幽幽解釋著,因為發現自己不是源將軍「唯一」的愛。所以她寧可獨居、飽嘗寂寞?所以將源將軍的錯誤都報復在筆下的光華君身上?

明明只需將源將軍與藤夫人當初的相戀稍稍用心描繪,那麼源將軍醉酒後說著:「再像從前一樣講故事給我聽好不好?」該多令人動容?藤夫人創造了光華君當作源將軍的影子,呼應著光華君創造紫雲當作繼母雲姬的影子,該是多好的對照?當曾經風流的光華君手抱著三公主與柏木私通產下之子,理應懷恨卻仍掉下惻隱之淚,是否也暗示著藤夫人潛意識中知道源將軍並非罪無可赦,想起曾經的善待與相知,只是好強的自己拉不下臉來重修舊好?如此,這段創作過程便可與作者的生命旅程有了聯繫、使藤夫人的人生有了新的體悟。而不是僅以光華君對著藤夫人說著:「原諒妳的單純天真,原諒妳的自作多情」美麗但自溺的言語,就解套了故事內外的所有因果。

佛教稱「貪嗔痴」為三毒,須用「戒定慧」來對治。慧,是對於生命以及宇宙實相的如實了知。藤夫人的痴毒,可以自己的聰慧來解。

《光華之君》不該只是一齣度脫劇。也許,可以讓觀眾在經典的改編中領悟出自身在當代社會的迷惘;而不是在觀賞完絢爛的表演後,留下無解的空虛。

《光華之君》

演出|唐美雲歌仔戲團
時間|2020/11/06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將日本文學經典搬上台灣傳統戲曲舞台,可以想見當中的困難。儘管《光華之君》所營造出的生命情調已與《源氏物語》有所區別,光華君的面容也不再是那籠罩在一團光中、朦朧的光源氏,這是一種台灣讀者對日本文學的解讀、也是日本文學透過台灣傳統戲曲進行在地化的新詮釋,使《源氏物語》的詮釋空間得以更多元,是件令人可喜且讚嘆的作品。(蘇恆毅)
10月
21
2021
如果歌仔戲的傳統新編企圖在經典文學中尋找路徑,或許也能期待看到歌仔戲如何通過自身的表演形式,在自我提煉中找到參與當代問題的方法。既有的道德意見已十分堅實,非既有的經驗如何從中出現,劇場可以是這樣的空間。(洪姿宇)
11月
20
2020
幸好,舞台設計很成功,變化多端又意境深遠,加上將原作者紫式部化身為藤夫人被寫進劇中,投影書法在景片上,交代這是其筆下的愛情故事,作為串場,可見效果。後段,源將軍難忍這些悲歡離合,要藤夫人停筆,和她爭論,有如一場脫口秀,略可彌補了劇情走平的遺憾。總體說來,整部戲既富有聲色之娛,也盡情表現愛情的虛幻、人性的脆弱,可說是難得好戲。(徐國揚)
11月
20
2020
劇團準確地將有限資源投注在最關鍵的人才培育,而非華麗服裝、炫目特效或龐大道具。舞台設計雖無絢麗變景,卻見巧妙心思。小型劇場拉近了觀演距離,簡單的順敘法則降低了理解故事的門檻,發揮古冊戲適合全家共賞的優勢。相對於一些僅演一次便難以為繼的巨型演出,深耕這樣的中小型製作,當更能健全歌仔戲的生態。
7月
16
2024
歌仔戲是流動的,素無定相;由展演場所和劇團風格共同形塑作品樣貌。這齣《打金枝》款款展示歌、舞、樂一體的古典形式;即使如此,當代非暴力觀點可以成為古路戲和解的下台階,古路陳套歡快逆轉後,沾染胡撇氣息,不見胡亂。為何一秒轉中文的無厘頭橋段可以全無違和?語言切換的合理性,承載著時空及意念盤根錯節構成的文化混雜實景。
7月
15
2024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