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大開後的金光覺醒《GG冒險野郎》

許天俠 (社會人士)

演出
義興閣掌中劇團
時間
2021/03/19 19:00
地點
大稻埕永樂廣場

「義興閣掌中劇團」在第四代王凱生主演的堅持下,近年走出獨特的「搖滾布袋戲」風格。以往年度新製皆於嘉義首演,今年受邀參與「大稻埕戲苑青年戲曲藝術節」,第一次將新戲於臺北首演,在永樂廣場推出石破天驚的《GG冒險野郎》。劇名雖然戲仿日本知名少年漫畫《JoJo冒險野郎》,內容卻改編自西班牙作家塞萬提斯寫於十七世紀的文學名著《唐吉訶德》,翻轉原著的反騎士精神,結合臺灣中南部的風土元素及社會問題,進化成一齣將浪漫進行到底、向金光布袋戲美學致敬的驚艷傑作。

本劇主角「浪命任天俠(英文大名George,簡稱GG)」與徒弟「兩光仔」奉先王之命,需赴冥界與大反派「十八魔尊」大戰,並營救被藏於民間的「月下公主」;而傳國玉璽跟秘笈都藏在「浪命任天俠」鞋內,苦待擊敗魔尊後敬呈公主,完成報仇雪恨的復國使命。本劇前六十分鐘的內容活潑熱鬧,但敘事套路十分傳統,卻又疑點重重;就在你懷疑劇組的能耐難道只有如此時,劇情開始急轉直下,然後宛若搭乘雲霄飛車般翻轉、再翻轉,直到結尾。

因為此劇情節實在罕見,亦為後續討論的關鍵,故筆者依據演後可能有誤的個人記憶,先扼要勾勒故事內容。

第一幕衝突為腳踩「霹靂風火輪」地痞「金毛童子」,在郊外欺負美女「賽西施」,師徒見狀出面營救。「浪命任天俠」使出「雷霆陰陽棍」擊退「金毛童子」後,「賽西施」餽贈「西施果及神仙露水」給師徒兩人,並指引「月下公主」可能去向。

第二幕軟景彩繪一片蕭瑟、水淹大地的景象,除醒目巨型風車外,其餘房舍都於半沉於水患之中。徒弟表示此為「十八魔尊」作怪導致地層下陷、民不聊生。路途中,撞見身穿黑色面罩與斗篷的神秘客「藏笑不知面」,口音充滿尖刺魔性,對方化身龍捲風暴及飛天骷髏、手持「奪魂蚵仔刀」攻擊師徒,結果被「浪命任天俠」爆頭、取走丹藥。孰知「藏笑不知面」練有忍術、能變幻千百分身,死了一人、竟又冒出兩人圍觀,口音卻變成尋常老婦,師徒趁隙逃離。此段疑點漸起,「地層下陷」、「蚵仔刀」、「神秘客變成歐巴桑」等怪異設計都是伏筆。

第三幕師徒依循「賽西施」的指引來到「艷光城」,城主出面接待表示「月下公主」就在城內,探詢師徒二人是否需要「一人一位」公主?徒弟表示財力有限、「二王一后」即可,隨即出門去ATM取款。此時出現自稱「月霞公主」的女子躺臥在床,因台語「月下」與「月霞」相仿,讓「浪命任天俠」誤以為成功尋獲公主。惟公主音色雄渾、教人費解,公主索性表演歌舞秀(搭配華麗霓虹及奔放舞群),追述男聲女心、為家賣身、修練陰陽同體之術、期待光榮再返胡志明市的奇情際遇。「浪命任天俠」還在一頭霧水,「月霞公主」就熱情服侍他,餵酒、馬殺雞、抓龍根招數盡出。「浪命任天俠」判斷公主必為妖魔佯裝,連番猛揍。城主帶人趕來阻止,要求賠償三萬元醫藥費及威士忌酒費,師徒無意賠償、慘遭眾人圍毆。此段內容香豔爆笑卻時空錯亂、現代用語四起,費人猜疑。

第四幕狼狽師徒遭人痛打後丟棄在海邊,「浪命任天俠」內功發不出、認為遭受「艷光城」迷魂軍所傷,想起可飲「賽西施」餽贈的「神仙露水」自救,結果愈喝愈醉。徒弟取出第二幕從「藏笑不知面」奪來的丹藥加以生火炙烤,烤熟竟變成香噴噴的烤蚵仔串。兩人患難中共享美食,師父大唱〈浪命天涯〉主題曲,含淚感念畢生孤寂、唯有徒弟知心相伴,最後醉倒。怎料,徒弟欲趁機偷竊師父鞋內的傳國玉璽跟秘笈,師父卻說起夢話,夢到「月下公主」論功行賞,師父將所有榮華歸於徒弟。徒弟聽聞後自慚形穢,放棄行竊、繼續默默守護師父。此段海岸軟景直接彩繪成堆的水泥消波塊,溢出古裝劇邏輯,呈現「得罪黑道,會被灌漿變成海邊消波塊」的傳說,愈發搞笑突兀。

第五幕跑出身著現代服飾的男孩,拜託「浪命任天俠」協助打擊欺負村民的大怪獸「巨型風車」。巨獸風車使出絕招「逆風吸星大法」,標榜「最大風速,寸草不生」,「浪命任天俠」則以「颶風狂氣斬」四把飛天神劍抵禦之。但風車魔高一丈,瞬間讓「浪命任天俠」頭顱炸裂、身首異處。此時,整個戲台向四方解裂、燈光轉暗、彷若來到非死非生的中陰交界,只見「浪命任天俠」不停墜落,盔甲、武器、戰衣一一被剝除,最後僅剩素衣附身,墜入無邊黑暗。

就在觀眾瞠目結舌、無法言喻時,第六幕時空來到現代,電視新聞報導一則重大意外消息,為反對財團土地開發、威脅育幼院必須搬遷,一名老翁爬到該公司發電廠的風力發電機上激烈抗爭,不慎失足跌落、重傷昏迷。經查該名老翁精神異常,是地方上的麻煩人物,頻繁找人打架鬧事,名叫「石志」。

至此,觀眾恍然大悟,原來前半段的「浪命任天俠GG」是一位精神病患,本名「石志」,台語諧音「George」;早年以演出布袋戲維生,年邁受盡家人冷落欺凌,精神崩潰後混淆現實與想像,遂把自己當成金光戲主角「浪命任天俠」四處行俠仗義,但其實就是在社區裡天天鬧事。

電視新聞解釋第一幕力戰「金毛童子」救援「賽西施」,真相是石志在路邊遇到檳榔西施跟男友吵架,自命不凡想英雄救美,不僅打傷對方男友,還搶奪檳榔攤的檳榔跟維士比飲料。至於其他遭遇,新聞報導中沒有明說,但筆者猜想,第二幕對抗「藏笑不知面」,應是石志遇到頭戴遮陽面罩、辛苦採收蚵苗的「青蚵仔嫂」,幻想對方是蒙面反派必須擊退,故出手打傷蚵農、搶走剛採收的新鮮蚵仔。第三幕苦尋「月下公主」弄巧成拙,應是誤闖色情卡拉ok店(或情趣按摩店),巧遇來自越南的第三性公關「月霞公主」,直到發現此「霞」非彼「下」,盛怒下就把對方打成豬頭。

面對如此腦洞大開的故事發展,編導沒給觀眾太多喘息空間,立刻安排財團總裁王董來急診室假意探望石志,並暗示已買通法院駁回育幼院上訴,要脅院內師生即刻搬離。觀眾已進入全知層次,但石志仍在瘋癲狀態,渴望為育幼院挺身而出,故由徒弟「兩光仔」安排前往魔宮,與「十八魔尊」對決後獲勝,「月下公主」終於現身,石志獻上緊緊守護的「玉璽與秘笈」,偶戲演師立刻第二次打開戲台結構、頻喊「收工囉」。石志才恍然明白,眼前的金光戲世界全為人造,徒弟「兩光仔」是財團王董安排在他身邊的奸細,「玉璽與秘笈」實為石志「房屋權狀與印章」,騙得此物,財團土地開發案就可以排除石志這個釘子戶。

徒弟對於石志存有一絲憐憫、喟嘆:「真實世界沒有絕世武功」,只能屈從時勢與強權,石志怒駁:「絕世武功就在我們的掌中!」在育幼院師生求救下,徒弟良心發現,與石志趕回育幼院。徒弟再度運用金光戲人工特效,偽裝被石志的絕技給殺死,財團王董誤信石志真有武功,急忙奔逃。但怪手已強勢開挖,育幼院館舍不斷崩解倒塌,石志堅持要與挖土機拚輸贏,徒弟苦勸:「為何神智已醒,卻執意瘋狂?」石志卻回答:「若無人反抗,育幼院的孩子將永世不信正義!」隨即衝出與挖土機進行決一死戰。

劇末,徒弟「兩光仔」在石志的墳前,追憶石志有勇無謀、殺出重圍力抗挖土機後,當場中風而亡。而「兩光仔」已重拾布袋戲為業,並會將「浪命任天俠GG」的故事繼續流傳下去。

布袋戲《GG冒險野郎》故事架構,與2018年上映電影《誰殺了唐吉訶德(The Man Who Killed Don Quixote)》有著趣味的對照性,兩部作品皆將原著《唐吉訶德》對於騎士精神的諷刺轉為緬懷,且抒發對於該藝術載體類型的無盡熱愛。由泰瑞.吉連(Terry Gilliam)執導的電影《誰殺了唐吉訶德》,講述一名已經江郎才盡的電影導演,返鄉後發現,其當年大學畢業製作中扮演唐吉訶德的老鞋匠,已經發瘋自認是唐吉訶德、誓死堅守騎士精神。失意的電影導演一路目睹老鞋匠活在電影的虛擬角色中、與現實世界脫節、堅守信念被大家當成白癡,最後意外死亡。此事讓原已油滑世故、利慾薰心、熱情盡失的導演終被撼動、隨之顛狂、變成下一個唐吉訶德。兩相比較,「電影藝術」之於「金光戲」,「老鞋匠」之於「石志」,「失意導演」之於「兩光仔」,有著跨越東西的靈感共鳴。

《誰殺了唐吉訶德》讓觀眾一開始就掌握老鞋匠是瘋子,整部電影於現實的基礎上,將荒謬衝突愈演愈烈。而我個人更偏愛《GG冒險野郎》的處理,前半段情節完全隱蔽「浪命任天俠」其實是瘋子的秘密,讓觀眾跟著主角在金光世界的幻想中走闖江湖,直到中途才亮出底牌、驚覺一切全是鬧劇,藉此反襯主角心靈狀態的嚴重失序。

其實,戲曲編導劉建幗也喜愛透過「角色精神異常」闡釋哲思。《我可能不能度化你》安排Smith佛陀、弟子阿難、Yes基督在荒島度假、辯證佛法,演到一半才揭露「疑似」是一群精神病患在聊天。《鞍馬天狗》則設計神妖天狗協助主角對抗軍府,卻又暗指神妖天狗「疑似」是主角精神分裂後的幻視(或第二人格)。劉建幗鍾愛讓故事走向「凡有所相,皆是虛妄」的局面,故角色心境曲線常卡在虛實之間、進退反覆。

與劉建幗手法相異,因著不同的哲思信仰,追尋金光戲正義精神的《GG冒險野郎》,必須讓主角走完英雄旅程。編劇葉志偉採取豐富層次的「後設敘事」,先讓觀眾誤以為在欣賞一齣凡常的金光戲,然後跟著主角一起發現,跳脫「內圈」的心相世界後,竟然還有「外圈」的現實世界。而且,現實世界的問題艱困,必須重拾心相世界的浪漫邏輯才能化解。於是主角經歷「患病瘋癲、恢復理智、主動再選擇瘋癲」的心理進程,從在金光幻境中當蓋世大俠,到在現實世界裡武功盡失,再超脫現實束縛、選擇繼續偏執、不合時宜到底。《GG冒險野郎》狂想卻又縝密的敘事結構及角色蛻變,臺灣中南部風土百態與金光世界的映照切換,實在充滿「層層見喜」的無窮樂趣。

劇本另一個驚喜是《GG冒險野郎》對臺灣當下社會問題的探討。近年布袋戲團積極尋找作品內涵的當代性,題材擴及近代社會遞嬗、產業變遷及團史流轉的交織回顧,經常展現歷代演師被迫轉型、堅韌度日,內部衝突和解後,知足永續王爺飯香的戲班風景,反思視角向內收攏而不外溢。

但《GG冒險野郎》關注視角對外,不僅關注生態汙染、地層下陷、環境開發、居住正義、財團橫行的問題,而且還是直球對決,讓主角與財團玩命對幹。雖然刻劃財團方式,仍有過於表面化、標籤化與刻板化的瑕疵,但此次創作意識及編劇技法的躍進,讓寄身於石志、象徵不合時宜的兩大元素——「俠客精神(價值觀)」及「金光布袋戲(藝術形式)」,透過角色的自我覺醒,一次進行雙重回春,有效證明原本自成奇幻體系的金光布袋戲美學邏輯,也可以拿來討論時事議題、承載當代情感。尤其透過瘋癲的濾鏡,讓浮躁失序的島嶼當下,竟與光怪陸離的神魔世界毫無二致,真是古今無處不江湖、寶島無時不金光!

本次導演宋厚寬於部分橋段的場面調度多有驚喜,例如:「浪命任天俠」被「風車巨獸」擊斃暴頭後,觀眾要由心相世界轉進現實世界的魔幻瞬間;「兩光仔」詐騙房屋權狀與印章,石志驚覺眼前金光世界全為人工所造的恍然時刻;育幼院被怪手拆除、萬物天崩地裂的絕命時分;「兩光仔」劇末追憶師傅,眼前景象由石志、轉為墓碑、再轉為鳳凰展翅翱翔的抒情剎那,皆展現前所未見的摒息詩意或震撼效果,教人嘆服。此外,近年許多布袋戲團焦慮於現代性的不足,或觀眾注意力的喪失,於新編布袋戲演出加入大量「人戲」成分,或將戲台不斷拆解、翻轉、挪移,新銳手法已開創出一片新天地。但《GG冒險野郎》沒有安插人戲橋段,兩次戲台的拆解也緊貼敘事脈絡,沒有為了喚醒觀眾而不停拆轉;整整90分鐘的純偶戲演出依然高潮迭起、劇力萬鈞、一氣呵成,此舉也是青年藝術家面對傳統技法的自我挑戰與回歸,值得肯定。

王凱生身兼主演、主唱、音樂設計,本次許多描述石志悲戚心境的重要唱段皆感人肺腑,而帶有南洋風情的「月霞公主」主題曲,也是逗趣噴飯、風情萬種。此外,「後設敘事」皆帶有意識突破、現狀翻轉、束縛掙脫、威權挑釁的意味,搖滾音樂亦常為革命和社會運動的載體。故義興閣長期採用的「搖滾」樂風,在《GG冒險野郎》可謂與題材產生形式與意涵的多重交融。

《GG冒險野郎》本次在永樂廣場演出,因受到戶外訊號干擾影響燈光控制,而且無法使用明火,皆略有影響演出效果,但瑕不掩瑜,劇組在諸般的限制下仍締造無比難忘的觀戲體驗,戲裡戲外都是奮戰不懈的大俠!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