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失語,形式何在《透明糾纏》

鄭宜芳 (專案評論人)

舞蹈
2021-05-31
演出
爵代舞蹈劇場、Robert Wood Dance
時間
2021/05/07 19:30
地點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此次《透明糾纏》的製作分別由爵代舞蹈劇場的兩位編舞家林志斌與潘鈺楨,以及來自紐約的客席編舞家Robert Wood和視覺藝術家Joan Hall以共同的創作理念,各自編排三齣舞作,分上、下半場演出。

上半場的《微透.交織transLuCent enTanglement》由Robert Wood編創,預計全長為二十三個段落,此次的七段為初階段呈現。【1】編舞家試圖以約翰.凱吉(John Cage)/摩斯.康寧漢(Merce Cunningham)編舞方法中的機遇,加上編舞家對偶發藝術的認知來發展作品。只是綜觀整支作品呈現,其舞蹈動作的發展設計與康寧漢技巧(Cunningham Technique)之間的關連實在讓人困惑。作品開始前,舞台上投影出大片綠色的蕨類植物,接著Robert Wood親自登台手舞足蹈地先來一段頗自娛的吟唱。然而登場的時機和持續的時間皆不足以使觀眾意識到事件的發生,因而形成一種頗為尷尬的狀態。舞者接續登場,分別被安置在不同的區域中,或以塊狀燈區分割彼此,舞者們各自舞動,隊形上採直線排列,或三人、二人的組合。投影畫面則是從類似慕夏風格的畫作輪流播放,直到舞作後段直接轉變為復古的紐約街景照。

對時間和空間的強調是凱吉/康寧漢編舞技法中重要的原則之一。康寧漢主要藉由對舞蹈動作韻律的多層次結構創造出舞者動作本身的「音樂性」,並經由對動作造型的塑造開啟「身體景觀」(body vistas)的觀看,以表達作品。此「身體景觀」亦可連結對當代城市、自然的「風景」觀看。然而,在《微透.交織transLuCent enTanglement》中卻並未看見經由舞者之間的動作流動所建構出的「風景」,舞者本身對於編舞家所給予的動作指示似乎也無法全盤內化後再呈現。另外,偶發藝術(Happening)雖肯定藝術家對開放性的自由與探索,亦允許任何可能、各異獨立的拼貼,可亦非對結構性的否定。以凱吉/康寧漢來說,其作品中機遇性的操作看似自由、無為,確是建構在極度縝密精準的計算與設計之中的「無為之為」,以使「非自然」成為「自然」。然而,綜觀《微透.交織transLuCent enTanglement》整支舞作,其不時出現令人遍尋不找相關性的投影畫面、設計與動作編排。或許偶發藝術重視隨機性、機遇,但也同時重視經驗的創造。

下半場的《我們》、《節奏國度》則分別截取「事件」與「日常生活」的概念。《我們》,取材自2020年以來對全球造成巨大影響的Covid-19事件,以疫情下的隔離為創作源起。整支作品,完整地呈現出人們不論是因為出於對病毒的恐慌而帶來的瘋狂消毒、噴酒精的心理狀態,以及不斷地噴灑、洗手的動作;或是因為居家隔離而必需待在狹小的空間生活十四天,和在此空間裡人們該如何自處、該如何排解焦慮、不安,或者只能靠瘋狂吃零食來消解的生理與心理層面。可以說《我們》是依循現代舞蹈編排的作品,其不論在動作設計、鋪陳敘事的緊密結構,皆是一支完整精彩的作品。《節奏國度》則是一支結芭蕾與爵士的作品,充滿具爆發力的動作編創與炫目的燈光設計。

只是,回扣此次製作理念:探索與詮釋約翰.凱吉、摩斯.康寧漢的精神時,更想探問的是:三方作品究竟如何透明,又如何交織?以及為何是採取如此的表現形式和方法?面對當代舞蹈的多元、包容與變異,舞蹈語彙與內容完成的說服力才是意義的建構。然而,內容與形式的雙重匱乏讓整場演出只是「並置」了三個作品而已。

 

註釋
1、依據節目單上的舞碼介紹。

評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