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水消逝之後——陳武康《One Danced》
十二月
30
2021
One Danced(浮洲舞場提供/攝影陳藝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501次瀏覽

鄭宜芳(專案評論人)


一首舞「跳完了」,可以留下什麼。若在舞者、在觀者、在編舞者彼此之間,拿掉敘事後,可以閱讀什麼。這是陳武康的提問,而他認為是:汗水。

《One Danced》以純粹的身體來展示一首舞蹈的開始、過程與結束,將身體運動時的肌肉、骨骼、關節連動與身體線條,經由全裸的方式展現在觀者面前。同時藉由特殊材質的白色布料將汗水印漬其上,成為可以暫時留下的圖像。

黑暗之中,一長條型的白色布料位於空間正中央,觀眾席分設兩旁與白色布料平行。舞者(陳武康)在黑暗中登場,從最單純的提腳踏步,開始啟動身體的運動,並在每一次重覆的提腳踏步裡,漸次地帶出左右手臂的擺動與上半身前後晃動的幅度,雙腿則是在不間斷進行的踏步中,逐次加大腿部抬起的高度,與前後步伐的跨度。同時,在每一次前進後退裡,保持著肢體律動的節奏與重心的轉換。白光之下,舞者身體因運動所產生的熱能化為:向上蒸發的熱氣,向下滴落成為在白色布料上的黑色汗漬,或是身軀上那些細細密密的晶亮水珠。


One Danced(浮洲舞場提供/攝影陳藝堂)

不同於2017年新點子舞展的二十分鐘微舞作,此次近四十分鐘的時間長度讓《One Danced》不是一句話的結束,而是一段好好說完的話語。有足夠的時間好好的鋪陳舞者肢體運動的啟始過程,進而慢慢地堆疊出身體能量的升發,讓身體的動態變得透明、清晰,細膩且如實地開展於觀者的眼前,而觀者亦有足夠時間層層體驗。於我而言,此時不只是一個身體在我眼前展開運動,在那重覆與堆疊中,我也同時思考著:這個身體的下一步將前往何處,過往的專業舞蹈訓練如何顯現於這個身體,如何使得這個身體能流暢地運作,以及我如何同理這個身體。隨著舞者肢體動態的演繹,汗水首先一滴一滴地從舞者的髮稍、四肢灑落於白色布料,形成點點黑墨。然而,正如表演藝術的核心特質:瞬息即逝,黑色汗漬在燈光的照射下,不多久也揮發乾淨。直到大汗淋漓的舞者以身體軀幹大面積地在白色布料上扭轉、滾動、壓印,形成如水墨畫般的印記,方才讓痕跡留下,彷彿人生的隱喻,只有比較重大/重要的事件才會被記憶般。

陳武康透過將汗水轉化為可視圖像的手法,讓觀者的視角有了不同的焦點。除了原先舞蹈身體在空間與時間中的動態變化,亦增加了透過視覺化的汗漬看見運動軌跡的可能。如此的轉化,同時也是將抽象的時間歷程透過肉身的產物作為媒介,形成可視化的具象生命力,從而開啟觀者另一層的感知經驗。在《One Danced》中汗水的紀錄不只標示肢體運動的熱能產物,也是回到對舞蹈最本質的提問:純粹的肢體與表達。另一方面,全裸的身體表現也逼視觀者真正地「看見」身體,包含這個身體過往所經驗、記憶的一切和因個人生命力而形塑出的這個身體。

《One Danced》

演出|浮洲舞場
時間|2021/12/03 17:00
地點|臺藝大文創園區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跟著舞者進入名為身體的浩瀚宇宙,沒有明確的情節,卻有倏然開展的星辰山海,在舞者身上鑿刻成年輪。舞者離去後,紙上的汗漬埋藏了稍早的時間的秘密,在結束那一刻,發生才有了意義。
一月
06
2022
楊乃璇某程度上地解構現代舞,但是否能促使人們在步出劇場這阿卡迪亞之後,真正了解、欲近更直面「現代舞」作為藝術——包含其特定之歷史與流派——仍是最大疑問。
十二月
05
2022
表面上,兩者看似未有交集,然而兩件作品皆在舞蹈中製造了一定程度的遊戲性。《#標籤》內建在演出裡,《解剖學與策略》則是誘發觀眾的參與興致,靈巧地達致合作關係。
十二月
05
2022
在「策展」作為一個動詞,逐漸以流行符號般的姿態,進入表演藝術界,取代「藝術總監」、「導演」、「製作人」等名稱之際,我們應該期待什麼樣新的「表演策展」?
十二月
05
2022
在一拉一扯間,折磨亦或拯救早已模糊了分界,伴隨著急促的切分音,不斷在舞台來回的拖行延續至結束。
十二月
02
2022
《崩》一言以蔽之,始終是創作者意圖展現「生」的意圖,確實是在無盡的循環律動當中,找到一股與周遭抗衡的力氣。
十二月
02
2022
8字型日軌跡在此已不只僅僅是天文景觀的意象,那沒有開始亦沒有結尾的路徑圖像,似乎也象徵著金小姐母女兩代人
十一月
24
2022
作品蘊含一絲力量的曙光。遊走在浩瀚穹蒼中的渺小人類,需要面對平凡孤寂的現實,然而,生存的姿態是可以自我決定的。
十一月
24
2022
三位舞者扭成一綹髮束,與他人產生關係,親熟,交換彼此的鼻息,讓個體的意識黏結成群體,再將這些凝鍊成群體共識。
十一月
23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