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慾及情,非關性別《斷袖》
七月
02
2013
斷袖(一心戲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393次瀏覽
劉美芳(2013年度駐站評論人)

一心歌仔戲劇團

由女小生擔綱領銜是歌仔戲表演的主流特色,舞臺上的假鳳虛凰本是常態,坤生與小旦的纏綿愛戀或和台下迷魅粉絲間的互動,暗伏著許多性別議題遐想與討論。演出戲文除了大眾熟悉的忠孝節義、人情事理之外,同志情愛題材也非絕對不可探觸的禁忌,傳統戲《山伯英台》、《孟麗君》已隱然有性別扮飾的思考,新編戲如民權歌劇團的《可愛青春》與台灣春風歌劇團的《飛蛾洞》,更積極展開性別與情慾的辯證;即使不以此為訴求,楊麗花《君臣情深》裡宋仁宗與王文英若有似無的曖昧情節,也曾引發不少同志情誼的臆度。一心歌仔戲劇團的年度大戲《斷袖》,更直接挑明要由兩位女演員以行當本色的男性面貌詮釋彼此的愛戀糾葛。大膽題材果然引發風潮,在沒有被迫進場做作業學生撐場的暑假檔期,賣座居然高過八成。觀眾席內出現許多熟識的面孔,儼然成了北部戲曲人口的全民運動。

不論是何等不可抗拒的必然,一心歌仔戲劇團以兩位女小生雙掛頭牌的運作模式已行之多年,為兩人量身打造足以等量齊觀的劇本,注定是編劇無法逃逸的命題。於是《刺客列傳之專諸刺王僚》是孫詩詠的專諸、孫詩珮的王僚,《戰國風雲馬陵道》裡分飾孫臏與龐涓,《聚寶盆》、《英雄淚》、《狂魂》無一不如此……,甚至還曾以虛實並存的手法讓兩人詮釋同一角色。《斷袖》裡兩人打破先前嘗試的所有關係,扮演漢哀帝劉欣與花美男董賢。但他們究竟是什麼關係?是床伴?是遺傳與潮流裡的不自覺?是情侶?是知己……?歷史上將董賢歸入佞幸寵臣一類,「為人美麗自喜,哀帝望見,說其儀貌,……由是始幸。」《斷袖》裡哀帝起初的確只為董賢美色縈掛心懷,也曾貪務肉慾而踰越分際;從而不斷在色慾與情愛衝突中自我角力,挑戰著友情與愛情間無法言說的界線。可惜異男董賢對劉欣由堅拒到接納的層層鋪陳中,同志情感的描寫隱而未顯,性別成色嚴重不足。而編劇為強調男男戀情,又刻意了安排狄無疆與師丹做為對照組,前者著墨頗多,用力敘寫其對董賢生死以之的堅貞摯情,後者卻莫名不知所以,無端被捲入四角感情糾結裡。

一心歌仔戲劇團近年來努力突破自我開拓新局,捨棄見長的武戲,挑戰跨度極大的抒情文本,精神勇氣皆令人嘆服。女小生的翩翩風采,初亮相便能博得滿堂的欽讚;鳳凰女神的設計最是神來之筆,行當反串卻是性別的真實展現,出入虛實真假,回韻無窮。但因傾力寫情之故,對於歷史事件只能含糊以對,人物性格多偏執於單一面向,又墜入純然美醜二分的窠臼故習。而不以事件張力取勝的抒情戲文,更需要藉由曲唱傳述內在情衷。戲曲俗諺有「一聲蔭九才,無聲毋免來」的說法,沒有祖師爺賞的一條好嗓子,根本端不起這行飯。可惜眼下的現實,即便老天爺賞了臉,經年累月衝州撞府不得停息的損耗,縱有金嗓鐵喉也難敵摧磨。演員雖然認真扮戲,嗓音狀況卻每每教觀眾捏了一手冷汗。既是自家量身打造的文本,音樂設計或許能多為遮掩,莫讓小瑕疵壞了大局!

《斷袖》

演出|
時間|2013/06/30 14:30
地點|臺北市城市舞臺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從2013年《斷袖》演出以來,儘管社會在變動,固有的污名與價值觀已有鬆動的跡象,但是直至2018的三度加演,性別運動、乃至於相關的文藝作品所欲對抗的,似乎依然是相同的東西。(蘇恆毅)
十月
02
2018
不可否認傳統戲曲於劇情上於觀眾群上都較「傳統」,一心戲劇團卻敢於挑戰此無形框架,「誘引」觀眾看見並同理「異己他者」,如前述達成一種「擾動」,已具指標性意義。(陳涵茵)
六月
18
2014
四個男人交錯吃醋,又不欲承認,蓋女子吃醋乃天經地義,男人怎可吃醋,「誰先承認沒自尊」。輕輕戲弄異性戀結構下「陽剛」的定義,也含蓄點出古今社會上不少隱於「同性社群情誼」(homosocial bond)之下流竄的「同性情慾」,幽默且有梗。(謝筱玫)
六月
11
2014
 
一心歌仔戲劇團的企圖心,企圖將傳統與草根性強的歌仔戲,帶往一個不同既往印象的層次上,而他們也正朝著這個目標邁進。(魏婷婷)
七月
24
2013
《斷袖》雖然未演先轟動,但其實並未真正挑戰這一項禁忌議題。董賢在劇中並未被刻意塑造為男寵,該劇所欲強調的,是哀帝與董賢相遇、相識、相知,進而相戀的過程。(張啟豐)
七月
02
2013
這兩場「承功」的折子戲演出,都可以在新秀的表演上見到藝師的表演風格,也見到他們有別於以往的成長,足見手把手傳承的效益。
十一月
16
2022
結合了當代美學,形成多層次的藝術創作。其中,可從視覺、聽覺、及表現手法三個要素中洞察其動人之處。
十一月
11
2022
然而除了「再現」經典外,「再造」經典才能與時俱進,此戲無論是戲劇結構的梳理,或人物的揣摩皆有再造的空間。
十月
24
2022
改編經手三至四位編劇,使劇本的可表演性很高,且口白順暢、唱詞不倒字,甚至歌詞的韻腳使用都使人驚喜,想來是經歷了原創編劇、劇場編導、歌仔戲劇團的三方合力,讓問題意識落實成舞台語彙,轉化為歌仔戲表演,整體而言改編相當具完整性。
十月
18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