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無中的救贖與超越-莊國鑫《∞-無限循環》的若干反思
12月
25
2023
∞-無限循環(莊國鑫原住民舞蹈劇場提供/攝影林峻永)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700次瀏覽

文 石忠山(國立東華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兼原住民民族學院院長)

任何一個思想論述或藝術創作,都有它所對應的內在課題,照澈它背後所藏掩的各種隱晦、澄清它所夾帶的各種疑惑,也就成了所有創作所致力的基本目標,莊國鑫原住民舞蹈劇場的最新力作《∞-無限循環》也不例外,它不僅是創作者生命歷程的自我剖白,也是前者對於所見所聞的部落時代風景所做成的自身思考。

這齣舞碼向古典借詞,引用拉丁文的「infinitas」來表達「無盡」、「無限」、「沒有邊界」的概念,前者的數學符號為∞,也是這齣舞作特殊符號的由來與核心關懷。在藝術的領域裡,無限因意味沒有終點、沒有極限,因此與永恆同義,特別是在情感表達的層面上。至於循環,則意味周而復始、無盡反覆。從以上概念出發,我們不難覺察,莊國鑫的最新舞作似乎想要引領我們思索一個問題,亦即那些代代相傳的祭儀歌舞,何以非要藉由我們無止盡的反覆吟唱,才能彰顯它所獨具的實踐意涵,和傳達我們對某種神祕情感的永恆之愛?

有別於他的前期作品,《∞-無限循環》大量運用了聲光以外的多媒體素材,五個段落的內容雖各異其趣,卻始終圍繞著一個核心話題,那就是個體如何在無限循環的律動中求得救贖與超越?我們在這齣舞作中看到,舞者在時而迷炫、時而震撼的樂聲中不斷重複著相同的肢體律動,他們的神情一下莊嚴肅穆,一下慵懶無力,反覆呈現近乎虛無的身心靈狀態,似乎想為這齣舞作所求解的倫理課題留下創作者的所思與所想。

究竟我們應該如何理解舞者一再重複的舞步?其與傳統阿美族祭儀文化存在什麼特別關係?何以這樣一種文化實踐值得我們周而復始的藉由Ilisin(年祭)的圍舞吟唱來加以鞏固和傳承?前者是否容許我們以一顆批判的心、一雙凝視的眼,來對它加以省視? 顯然,這齣舞作要我們清楚面對的問題是,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理解圍舞所呈現狀似無限循環的表現形式,及其所透露的文化意涵?反覆不斷的樂舞吟唱是我們通達某種神性境界、獲致某種身分認同的必要途徑?是個體在其有限存在的生命歷程中獲致某種救贖與超越的昇華過程?這樣一種祭儀文化在今天商品拜物教橫行的資本主義世界裡,究竟遭逢了什麼樣的困境?

毫無疑問的,文化是身分認同的無價資源,也值得我們藉由各種方法來認識它、實踐它,特別是當它瀕臨快速流失,甚至被他者以物化的目光來加以看待時,思索文化實踐的相關問題也就格外具有意義。《∞-無限循環》為我們揭開了一個深沉的問題,那就是文化瀕臨崩解的原住民族如何可在價值迷亂的現時世界裡自信存在?特別是當前者的文化遭受汙名、傳統祭儀被觀光化的大眾娛樂所取代、所玷污的時候,我們又該基於何種理由,一再堅持和延續這樣一種文化傳統,並且在近乎虛脫的無限循環中尋求渴望的救贖與超越?如果說,文化行動與意識的無限循環是必要的,是我們與祖靈相繫、維繫我們的身分認同、和凝聚我族的族群團結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或環節,那麼,這個滋養我們、賦予我們生命意義的文化,又有哪些是需要我們不斷透過敏銳的覺察力與戒心來加以省視的呢?

這一切,或許我們可從莊國鑫的最新舞作中獲得一定啟發,因為他為我們揭示,唯有藉由族人誠敬的代代傳唱,文化實踐才能在其無限循環的生命輪迴裡,呈現它最初始、聖潔的存在樣態,而這樣一種對族群文化的渴求,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我們在價值迷亂的現世尋覓救贖與超越,值得熱情去追逐和大方去擁抱的永恆之愛。

《∞-無限循環》

演出|莊國鑫原住民舞蹈劇場
時間|2023/11/17 19:30
地點|台北水源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受到外來文化和資本主義的衝擊,阿美族部落的歲時祭儀出現了巨大的變遷、矛盾與衝突等各種現象。猶如舞台前沿一隻眼睛的影像,以及台上攝影紀錄的展演,彷彿是在控訴和批判這些來自於外部,甚至是內部獵奇的目光和行動
12月
25
2023
單隻眼睛的凝視與只有手腳部位的投影,似乎也暗喻觀者無論處於何種位置,在異/他文化裡的看見不一定代表全貌。
12月
25
2023
然而,本該是烘襯身體表現的媒介技術,卻有種理論大於文本之感,倘若消除停止這些風格鮮明的音像效果,回歸舞蹈本身,究竟會剩下什麼?
12月
06
2023
莊國鑫住民舞蹈劇場《∞-無限循環》的極簡韻律,其底蘊是由阿美族的精神性概念出發
11月
08
2023
作品《下一日》不單再次提出實存身體與影像身體的主體辯證,而是藉由影像之後的血肉之軀所散發的真實情感,以及繁複的動作軌跡與鏡頭裡的自我進行對話;同時更藉自導自演的手法,揭示日復一日地投入影像裡的自我是一連串自投羅網的主動行為,而非被迫而為之。
7月
17
2024
無論是因為裝置距離遠近驅動了馬達聲響與影像變化,或是從頭到尾隔層繃布觀看如水下夢境的演出,原本極少觀眾的展演所帶出的親密與秘密特質,反顯化成不可親近的幻覺,又因觀眾身體在美術館表演往往有別於制式劇場展演中來得自由,其「不可親近」的感受更加強烈。
7月
17
2024
「死亡」在不同的記憶片段中彷彿如影隨形,但展現上卻不刻意直面陳述死亡,也沒有過度濃烈的情感呈現。作品傳達的意念反而更多地直指仍活著的人,關於生活、關於遺憾、關於希望、以及想像歸來等,都是身體感官記憶運作下的片段。
7月
12
2024
以筆者臨場的感受上來述說,舞者們如同一位抽象畫家在沒有相框的畫布上揮灑一樣,將名為身體的顏料濺出邊框,時不時地透過眼神或軀幹的介入、穿梭在觀眾原本靜坐的一隅,有意無意地去抹掉第四面牆的存在,定錨沉浸式劇場的標籤與輪廓。
7月
10
2024
而今「春鬥2024」的重啟,鄭宗龍、蘇文琪與王宇光的創作某程度上來說,依舊維持了當年與時代同進退的滾動和企圖心。畢竟自疫情以來,表演藝術的進展早已改頭換面不少,從舞蹈影像所誘發的線上劇場與科技互動藝術、女性主義/平權運動所帶來的意識抬頭、藝術永續的淨零轉型,甚至是實踐研究(Practice-as-Research)的批判性反思,也進而影響了三首作品的選擇與走向
7月
04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