縷訴規訓,是為了強大主體《康乃馨》
3月
19
2018
康乃馨(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25次瀏覽
林亞璇(表演藝術工作者)

偌大的舞台植滿了康乃馨,碧娜‧鮑許的經典之作《康乃馨》,在距離首次訪台的21年後,再次展現了舞蹈劇場的驚人力量。碧娜‧鮑許乃將舞蹈劇場發揚光大的重要推手,相對於追求技巧上的形式美,其更關注「人為何而舞」的動機,故而延展至個體的內在情感、自我衝突,或是甚為複雜、無法言說的深層意識表現。

於此,康乃馨似舞非舞。舞序,舞者順序登台,穿戴整齊、各擲靠椅座落於康乃馨田中,具有國族主義創作底蘊的馬祖卡舞曲響起,揭示後續舞者呈現的「整齊劃一」、「群體和諧」,或者說「規訓」其來有自。事實上,馬祖卡舞曲這項元素,在演出中不斷地重複,做為一種提醒,它呈現於木頭人遊戲、舞者模仿狗兒、在椅子或長桌上循規舞動等情境之中,加上間歇出現的護照——身份檢查,以及馬賽克式的情景拼貼與交錯,彷若告訴觀者:日常生活的規訓牢不可破,它總是在各個領域中上演。

然而,碧娜‧鮑許在表述其所感的現實情境外,亦透過各項諷喻手法表現對於情境。例如:納粹以強人政治統治德國的反抗及衝撞。其手法,或以幽微、看似不可見地將個人的主體性放入舞作之中,誠如舞者依序將臉埋入洋蔥堆,表情鎮定走向定位的一幕。洋蔥的辛辣往往令人泫然欲泣,若非主體高度自持,便容易流露於面部表情之間;然而,舞台上的表演者卻始終如一。不過,這樣的始終如一,背後卻有不同維持自身的緣由,屬於個體私密經驗而非集體共享。此外,在隱喻的手法之餘,碧娜‧鮑許亦極富戲劇性地編排演出者從高空縱身而下,倏然結束在該者掉落之前,一名女人喃喃反覆「they’ll jump」卻無人搭理的焦慮與荒謬。尤有甚者,反抗與衝撞也會透過以暴制暴的方式呈現,意即在面對權力壓迫之際,長出更為強勢或威權的變貌,如同木頭人遊戲中,權力者與被壓迫者的話語權爭奪及主客體反轉。

誠此,若問這齣舞作要帶給觀者什麼,或許可從尾聲不斷重複「春、夏、秋、冬」的起手式,加以觀照:即生活中的規訓或許無所不在,如同編舞者最後將規訓對象延展至觀眾,假舞者以簡單指令邀請觀眾起身,引導群眾一同操持著整齊劃一的起手式;然而,個人的主體性卻可能以更強韌的方式存在。為此,編舞家在舞作結束前,刻意給了舞者一個發聲機會,一個透過語言,簡述自身如何成為舞者的機會。這樣的簡述極具意義,揭示相同之中他者的差異,提供舞者及觀者一個契機,能夠再次回到個體的私人經驗及自身處境上,並正視這樣的經驗都將成為養分與力量,宛若因時生長因時凋零的康乃馨田,隨著四季遷移,每一次的再生都充滿生命力,且生生不息。

《康乃馨》

演出|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
時間|2018/03/10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如今的烏帕塔舞蹈劇場的「姿態引用」令人多疑,我不敢妄斷他們是否直接將碧娜時代的姿態再複製而非更新,只能誠實表達觀看體驗上的信任感缺失。(車曉宇)
4月
03
2018
烏托邦被表演者們一層一層扒開踐踏破壞掉,徹底讓我們看到光明背後的黑暗,儘管過程中我們目睹他們對著權力及規則激烈的反擊、回應、順從及自我質疑批判,社會規則的建立與打破、權力的壓迫及反擊,故事的結尾依舊回到開頭時的美好與和平。(梅錦忠)
3月
26
2018
手勢代表著春夏秋冬,一直不停的循環,就像對生命的體悟,無論這紛擾的世界如何變化,唯一不變的就是時間一直在走,不會為了誰而停留。(連佳宣)
3月
23
2018
具有權力的男人,一直檢閱著舞者的護照,得到允許的人才可以舞動自己的身體,「護照」既是身份的象徵,也是自由的符號,縱使在「Passport, please」中有請求字眼,但卻覆蓋不了語言以外的粗暴。(吳嘉偉)
3月
22
2018
《康乃馨》對人性是樂觀的,表面上如此,但在一連串建構與解構的過程中,整片的花海早已被舞者們平凡的步履踐踏得體無完膚。每一朵康乃馨,都是獨一無二的生命,都是建構文明的分子,都紀錄著歷史的足跡,也都承載著暴力的重量,如同場上所有移動的人類一般。(吳政翰)
3月
22
2018
碧娜讓舞者們終究趕赴了一場繁花盛開的宴席。但是再想想,這花雖美卻是塑料所製,花海繁盛,在幾番折騰後,到了尾聲已經近乎殘花敗柳,到底這盛宴所請何人?又宴請何物?(許仁豪)
3月
15
2018
當鮑許要舞者問觀眾「你們還想看什麼?」旋即展現古典芭蕾技巧,諷刺當時德國人仍舊被禁錮在傳統的舞蹈觀。只是今日再次以同樣的對話重現時,卻顯得毫無說服力。(石志如)
3月
15
2018
鮑許許多作品都是與舞者長期即興的發展,最後才訂定整個作品的基調與樣貌。如此針對舞者個人性與獨特性的創作模式,要如何傳承到新的一代而不會改變作品的本質?(葉根泉)
3月
12
2018
滿地的康乃馨美得令人屏息,但卻召喚不出美麗的舞步,因為人們生老病死,四季春夏秋冬,永綻的康乃馨其實又假又臭。《康乃馨》愈是刻意地克制不跳,愈讓人思考為何要跳:因為舞蹈處理的是身體,不是唱跳。(王寶祥)
3月
1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