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喻意:寫實與風格化的貌合神離《離家不遠》
11月
27
2012
離家不遠(動見體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767次瀏覽
林乃文

一張長餐桌如家的所在,它孤立在鋪滿棕色流沙的地上,顯得渺小寂寞,太過空曠的舞台上方以三匹高懸的背布填滿,兩紅一藍,中間藍色那張隱隱有海岸線的圖案。吉光片羽的畫面,像散落在沙灘上的一片片回憶,第一片是挖沙的年輕男子,第二片是餐桌上獨坐的老人,第三片、第四片、第五片…..,漸漸拼湊出這些來來去去,彼此磨蹭、交手、折磨的人都是一家人,每逢過年必聚於餐桌圍爐,吃吃喝喝,說些廢話,而真話都藏在心裡積存著腐臭著,一抽出來就會要人命、傷人心。

《離家不遠》是近來繼《台北爸爸,紐約媽媽》、《大家一起寫訃文》之後,另一部台灣當代戲劇的家族書寫。可喜的演員陣容整齊,喜見八零、九零年代進入劇場的年輕演員們,如今進入三少四壯的階段,內外兼具,足以掌握有年紀的角色,台灣現代劇場也終於可以搬演青春之外的深沉故事了。美中不足是全體佩戴隱藏式麥克風,有時造成聲音上的扁平。對比一週前同一個劇場內,在學中的戲劇系學生口條雖不完美卻都以肉嗓演出,不無令人失望。

流沙上移動的餐桌,是全劇最重要的道具與意象所在,隨著一年一次聚餐而變換位置,並藉此推移敘事。故事精神與表演方法基本上是寫實的,加上象徵與風格化的形式手法,例如日常生活動作的停格、切斷、抽搐式重複、再繼續若無其事地走到側舞台,風格化的姿勢與寫實動瞬間切換,有一種不徹底的中庸之道。此時人物關係尚未點明,形象顯得浮光掠影,偶有話語但無關緊要,似在提供總提示性的象徵。

熬過冷漠疏離的前一小時,開始進入家族敘事。大段倒敘──先知果,再得前因;有些順敘──先熱熱鬧鬧團聚,再離的離散的散;一張始終拍不好的家族合照象徵其貌合神離。姊弟三人加上各自配偶子女,三個支脈兩個世代,便包含著親子、手足、夫妻、情侶種種關係組合。兩名亡者,一個身負祕密而從未現身,一個始終在餐桌外圍挖沙,猶如不出聲的旁觀者。敘事觀點在不同家人之間轉換。碎斷時序和視角,拼貼成恩怨糾結的家族圖譜。

雖是通俗故事,但說得好也總是歷久彌新地能勾動人心──誰的背後沒有一個原生家庭?誰的家庭不含有千瘡百孔的問題?都是典型的華人家族基因:以和為貴,總以倫理人情代替道理的溝通。重男輕女,使女兒總是不知不覺自我壓抑並認同犧牲,挑起實際家庭責任還自責做得不夠。獨攬錢權的總是兒子,父權尊嚴作祟又使他們難以面對失敗。到了第二代,女兒準備丟棄責任出逃國外,兒子決定回家照顧老父,似有反轉。不典型的是這個堅持年年吃團圓飯的家族,人人都在內心深處將自己推離開家,自我割裂,自我放逐。表面上一團和氣,其實個個離心。

一個礙於情面的不好說,掩埋成祕密,最後變成炸彈,炸碎粉飾的和平,是高明伏筆。猶自努力維護和平的大哥,最後孤苦地揹著病重老伴而踽踽獨行,並拒絕其他人的幫忙,是相當深沉悲傷的描寫,舉重若輕,不帶批判的態度令人欣賞。不斷將眾人綰在一起的家族形式,與飄盪全場隨時洩逸的疏冷自我,形成矛盾,參差滲透;如同既寫實又企圖風格化的表演與敘事,努力在貌合神離中妥協。

《離家不遠》

演出|動見体劇團
時間|2012/11/23 19:30
地點|臺北藝術大學展演藝術中心戲劇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開場時佈下許多符碼,土壤、歌曲、顏色、餐桌與食物。土壤象徵著家,飯桌則是連繫家人情感的介質。家如土壤般滋養萬物孕育生命,然有時卻成為泥淖,越掙扎越深陷。(林芃瑀)
12月
04
2014
從《野良犬之家》到《離家不遠》,動見体不斷召喚出人對於家的各種聯想,再加以破壞,而從破壞之中,那些變與不變,在衝突之中並未有所模糊,對於家的抗拒與疏離,最終仍未完全脫離家的掌握。(楊書愷)
11月
24
2014
導演符宏征更在肢體的運用上,找到無關語言空白表達。豐富的肢體裡,超越了語言所能傳達的對話關係,把可說的與不可言的,在寫實與抽象間找到妥協或權衡。相對之下,《離家不遠》的文本與發聲就顯得貧弱。(吳岳霖)
11月
18
2014
符宏征所能區隔動見体的劇場與別人不同之處:在於他對肢體動作的運用。《離家不遠》可以看到文本對話切碎後,再以演員之間肢體的互動,來補足無法言喻的家族成員或近或遠的關係。但就成果而言,舞台上展現演員的肢體最欠缺的是Training中相當注重的轉折。(葉根泉)
12月
03
2012
在重複而重複的肢體動作中,抹去意義而只剩感受的肢體能量變成一種隱含的情緒,不斷的沉悶在觀者的心中一直堆疊,若有似無地反射出關於接下來要展開的家庭故事中所具有的責任的負擔以及利益的糾纏。(劉崴瑒)
11月
27
2012
《乩身》故事內容企圖討論宮廟與乩童的碰撞、傳統民間信仰與媒體科技的火花,並將民間信仰在後疫情時代線上化、科技化所帶來的轉變以戲劇的方式呈現,也希望可以帶著觀眾一起思考存在網路上的信仰與地域性守護的辯證關係。全劇強調「過去的神在天上,現在的神在手上」的思維,但不應忽略臺灣宮廟信仰長久盛行其背後隱含的意涵。
6月
07
2024
既是撇除也是延續「寫實」這個問題,《同棲時間》某種程度是將「BL」運用劇場實體化,所以目標觀眾吸引到一群腐女/男,特別是兄弟禁戀。《同棲時間》也過渡了更多議題進入BL情節,如刻意翻轉的性別刻板關係、政治不正確的性別發言等,看似豐富了劇場可能需求的藝術性與議題性,但每個點到為止的議題卻同時降低了BL的耽美想像——於是,《同棲時間》更可能因為相對用力得操作寫實,最後戳破了想像的泡泡,只剩耳中鬧哄哄的咆哮。
6月
05
2024
相較於情節的收束,貫穿作品的擊樂、吟誦,以及能量飽滿的肢體、情感投射、鮮明的舞臺視覺等,才是表演強大力量的載體;而分列成雙面的觀眾席,便等同於神話裡亙古以來往往只能被我們束手旁觀的神魔大戰,在這塊土地上積累了多少悲愴而荒謬的傷痛啊!
6月
03
2024
「中間」的概念確實無所不在,但也因為對於「中間」的想法太多樣,反而難讓人感受到什麼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捕捉這特殊的感覺與其抽象的概念並非易事,一不小心就容易散焦。作品中多義的「中間」錯落挪移、疊床架屋,確實讓整體演出免不了出現一種「不上不下」的感覺。
5月
31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