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相遇的仄室獨語《千圈の旅》
12月
01
2014
千圈の旅(國家兩廳院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57次瀏覽
葉根泉(專案評論人)

觀眾屈身低頭穿越窄仄的甬道,才得以進到五十個座位的封閉空間裡面。河床劇團從一開始觀眾入場的設計,試圖讓觀眾進入一處內縮、緊密的空間裡頭,如節目單所言:「是進入其(草間彌生)精神疾病的祕密通道」,所產生心理感知的變化與觀戲視角的改變,這在河床過去的作品:2011年「開房間」、2013年參與龔卓軍策展的「我們是否工作過量?」都作過類似的嘗試。但這次比較大的陣仗在於將觀眾置身一個黑盒子內(心理呼應一般稱實驗劇場為black box概念),再經由大片布景宛如一個個大型的展示櫃,藉由人工推移、轉場,讓觀眾觀看到一幕幕意象的場景,彷若電影搖鏡(Pan)左右水平移動的效果,來達成進入內在意念的精神狀態。

導演郭文泰所試圖營造的意象,比較接近電影畫面才能企及的氛圍,但相對地卻忽略掉舞台有其特殊的介面與美感。有些舞台劇導演懂得分辨影像與舞台各異的性質,卻可以相輔相成聯結在一起:如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陽光劇團亞莉安.莫虛金(Ariane Mnouchkine),他們都會運用電影鏡頭運動的質感,開發舞台上場面調度、演員說話的速度、動作的節奏,來豐富舞台上原有的特質,進而延展擴充更多層次的內在意涵;郭文泰反其道卻是殫思竭慮,運用舞台空間的場景與技術,企圖達成電影畫面的效果,反而偏離了舞台最原初、最獨特無可取代的質地,這亦是河床劇團所要面對最根本的問題。

河床劇團所標榜的「意象劇場」想要以超現實、儀式性,來模糊實與夢境的界限,(節目單簡介)卻往往囿限於畫面調度的處理,而忽略現實當下在劇場與觀眾的相遇(encounter),河床的演員很明顯與觀眾劃清界限,是身處於不同的時間、空間狀態裡面,即時如此近距離、都快要眼對眼、面對面狀似親暱的觀看過程中,觀眾仍然無法感受到演員的熱度。這或許是導演郭文泰想要達成的冷效果,但同時不要忽略了劇場之所以為劇場,有其獨特的表現風格與特有的劇場語彙──這裡所指是更廣泛的戲劇形式,而不是單指舞台的語言性,此次演出也完全沒有台詞,如果導演兼舞台設計的郭文泰想要隨著劇場空間的改異,來帶領觀眾進入精神性的內在狀態,勢必須藉由一種儀式性(這亦是劇團簡介所強調的),而這種儀式性不是像一般所理解原始祭典儀式的外在表現,而是更為細緻幽微內在情境的變化產生,以此觀之,將空間切割、推移改變似乎是不夠的,如果演員的表現只是如同沒有內在靈魂的機械娃娃走動,淪為場面調度的工具,會讓這樣的演出效果單一而薄弱,反而比較接近裝置藝術的靜態表現形式,如果導演的用意亦是如此,到底河床劇團選用劇場形式的目的又是為何?

以此次《千圈の旅》為例,是以日本當代藝術家草間彌生的生平與作品為創作動機,但在演出的過程中,這些草間彌生的元素都無法幻化成為舞台上令人難忘的畫面。例如草間彌生最著稱的圓點,竟然在舞台上只有讓演員用幾個圓形的貼紙貼在身上,就此草草帶過,這可能是最可以讓舞台美術與設計發揮的地方,無論是以實景或投影的方式,都可以讓整個空間由無數的圓點所占滿覆蓋──如同草間彌生自傳的書名《無限的網》或劇名《千圈の旅》,都在強調無垠延續擴散的數量;草間彌生自稱自己為「精神病藝術家」,從不諱言自己的精神疾病,這在《千圈の旅》演出介紹中,也用了「強迫症。幻覺。疾病。」幾個關鍵字,但是導演在處理這幾個關鍵字,轉化為舞台的表現時,仍是落入在一種俗套的窠臼,無法翻轉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意象與身體語彙。例如導演還是以藥罐來表達精神疾病,演員強迫自己吞下一把的膠囊;或讓演員戴上粉色的假髮、手拿展開的字幅 “I am Yayoi Kusama”(我是草間彌生),以為即能代換紐約六O年代的普普藝術風格;或以拍照的相機象徵武器,按下快門聲如同槍擊,讓草間彌生身上中彈流血等等,這樣的意象都不是新意,落於言詮的表面詮釋,反而顯露導演對於草間彌生個人生平與作品感知理解的單薄。亦如導演找來陸蓉之這位台灣當代藝術重要的藝評家及策展人,來扮演草間彌生,光是身穿圓點斑紋服裝、橘色頭髮,坐在沙發上,其內在氣質與藝術家的神韻極為相似,但等到她站起身來走動,便瞬間破功。是因為她所展現還是未經訓練「素的身體」──是不知如何運用身體在舞台上作為表達的載具。導演責無旁貸,未思索該如何協助陸蓉之,因為想要在舞台上由內而外、或由外而內展現最沒有技巧的身體,回歸到全然空白與純粹,才是最難表現與最需要訓練的身體。

同樣地,每回近距離觀看河床的舞台都會感到一種手工粗糙的質感,並不精緻,夾板的接縫處與手工新漆的痕跡,歷歷在目。河床的舞台不像同樣大量運用舞台機關的台灣海筆子帳篷劇,全都純手工打造並運用人力推動舞台換景,展現是一種庶民文化的生猛與爽颯;亦不同於百老匯或商業劇場可以打造電動機械,來控制舞台的旋轉與前進,河床卡在中間相當尷尬的位置,所呈現是一種布爾喬亞拘謹的品味,而這樣的品位亦不像導演布紐爾(Luis Bunuel)在電影《中產階級拘謹的魅力》中,對於布爾喬亞矯情虛偽表面的冷嘲熱諷,而是比較接近文青式手繪本的夢幻色彩與風格。弔詭的是郭文泰卻要求以手工的方式,來表現如此夢幻色彩舞台的複雜機關與場景更換,卻因為現場技術的問題,狀況不斷。在29日晚上7:30那一場,剛開始觀眾在全黑的空間內,只聽見越來越大的聲響,卻夾雜著幾聲喇叭爆裂的雜音;布景在推移的過程中,不時發生卡住的情景,幾經幕後工作人員大力推動,才得以順利就定位,但戲劇所營造的幻象氛圍便蕩然無存,如此舞台技術層面的不精確,這應已非導演的原意,卻也是讓觀眾無法全然安靜被邀約,進入心靈底層內在風景的干擾。相對地,這樣外在的斷裂又似乎不完全是技術的問題,更重要仍在於心理探索的跨越,河床究竟想引領觀眾走進什麼樣的旅程,這一步履即是覺察。

《千圈の旅》

演出|河床劇團
時間|2014/11/29 19: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走到這個地步,「戲」的成分,已經被「劇場」的戰鬥路線耗盡了大半。這仍然無關好壞,重點是它絕對是一個創新而前衛的藝術行動,它甚至需要更多時間,才能沈澱下來其中的理論性質。(盧崇真)
12月
11
2014
正由於沒有合理的情節支撐,其出現的必要更有如遵循慾望的指令。這些慾望和壓抑,更多呈現在所有演員扭曲的、不尋常的身體。觀眾進場時必須躬身穿過狹隘的甬道,也是「總體劇場」全方位體驗的巧妙設計。(鴻鴻)
12月
05
2014
《敲敲莎士比亞親子劇》以馬戲團說書人講述莎士比亞及其創作的戲中戲形式,以介紹莎翁生平開始,緊接著展開十分緊湊精實的「莎劇大觀園」,在《哈姆雷特》中,演員特地以狗、猴、人之間的角色轉換,讓從未接觸過莎劇的大小觀眾都可以用容易理解的形式,理解哈姆雷特的矛盾心境
5月
21
2024
餐桌劇場《Hmici Kari》中的主要人物Hana選擇回到部落銜接傳統的過程,正是不少現今原住民青年面臨的境遇,尤其在向部落傳統取材後,如何在錯綜複雜的後現代性(postmodernity)裡開闢新的途徑,一直是需要克服、解決的難題。
5月
20
2024
《門禁社區》給人的啟示不應是退守平庸,而是盡你所能,做到底,做到極致,並以每個人自身的條件,盡力去做。再者,小雯理應不是為了背書平庸而來的,且有許多懸而未表的課題尚未展開,雖然編導已經佈線了。這條線,纏結了性、家與國家,唯有通靈者的囈語才能打碎文謅謅的腔調,穿透體制化、保守主義者的象徵層,講出它的困局、流動與盡其可能的出路。
5月
14
2024
渡假村的監看者檢討原住民,漢人檢討原住民、不滿監看者,原住民檢討自己、檢討政府,每個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思考,各種權力交織卻不被意識,他們形成了某種對泰雅精神最殘忍的「共識」,之於「文創劇場」這個荒謬至極的載體,之於「生活還是要過下去」,消逝的文化本質很難回來,著實發人深省。
5月
14
2024
生命的惡可以被淨化嗎?經過洗滌的靈魂可以再次分享展演嗎?《誠實浴池》以童話般的扮演方式來論述惡與救贖這樣深沉的議題,更用儀式象徵的各種意象去概括了帝國主義的輪廓與性別權力關係。
5月
14
2024
這個作品的意圖並不是要討論身分認同議題,而係聚焦在創作者以自身生命經歷作為媒介(作為一個澳門人選擇來到臺灣),講述外部環境與自我實踐之間的漂泊與擺盪狀態。而這樣的經驗分享展現了一種普遍性,得以讓觀眾跨越不同的國家與認同身分投入,對於在該生命階段的處境產生共鳴,這個作品就不僅僅是特屬於澳門人來臺灣唸書後在澳門與臺灣之間徘徊的故事,更能觸及有離開故鄉前往他地奮鬥之經驗的觀眾置入自身情境。
5月
09
2024
形式上,主軸三個部分的演譯方式,由淺入深、由虛至實,層次錯落有致,但因為各種故事的穿插,使得敘事略微混亂,觀眾可能會有點難以很具體地理解,主角身上某些情緒發生的原因;再者,希臘故事的穿插雖然別具深意,哲學意涵豐沛,但由於和故事主軸的背景有些遠離,且敘事方式稍嫌破碎,不具備相關背景的人,可能有些不好捉摸,或許是可以再多加思考的面向。
5月
09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