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盛大嘉年華會《皆大歡喜》
六月
15
2016
皆大歡喜(臺大戲劇系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395次瀏覽
曾達元(自由業)

《皆大歡喜》為莎士比亞於西元1599年首演的音樂喜劇,劇中人物性格自然而活潑,尤其對愛情的描摹更是生動而直接,藉由大量的譬喻來形容戀愛的無理與瘋狂。導演不時將舞台之第四面牆打破,讓角色突如其來地從後方登場,亦於台上換景時讓演員在舞台前作戲,如同劇中人傑魁斯在森林裡說道:「全世界是一個舞台,所有男女僅不過是個演員,他們有著各自的下場與出場。」順時讓表演空間擴大至整個場館,彷彿故事真實地在身邊發生,提供多角的視線欣賞本戲。

在本次呈現中,導演以兩種時代風格重新詮釋原著故事背景,將皇宮拘謹的禮數,轉換成日本幕府時代嚴謹的禮教,踩踏木屐身穿浴衣,十足日式形象,直至景幕進入亞登森林,將森林的自由奔放以嬉皮風做為借代,東西合璧別有一番效果。但台詞仍保留莎劇原著語句,如此轉化詮釋有些牽強,整體融合不自然而稍嫌突兀。

全戲奔放的戀愛都發生在森林之中,但原著並無明顯地指出森林是何種樣貌,因此如何營造此地讓人心之迷戀,是個重要的設計。本次舞台超脫樹木的概念,亦用象徵的方式來詮釋森林,上舞臺以鐵網為基底的上下兩層空間,讓演員的走位更加豐富,白色背景依靠燈光照劇情轉換顏色,戀愛的粉紅、歡快的黃等,簡潔而直接地讓觀眾感受色彩帶來的氛圍。舞台上大量白色軟墊不平整的堆疊,讓角色能在舞台上自在地玩鬧,隨意依劇情或心情,不斷掀開、躲藏、追打與摔倒,像是兒童遊樂場般,呈現出自由自在的活潑與無拘無束。

演員活靈活現地將死心迷戀與一見鍾情發揮極致且趣味十足,但主要角色在詮釋性格上略顯平板,易流於群眾演員中而無法區分。動作設計與走位刻意,尤其森林獵殺鹿的橋段,槍聲音效與演員用槍動作無法配合,甚為可惜。試金石(陳冠豪飾)傻子不傻的表現突出,雖台詞包含大量哲理對白,但輔以音調與動作且咬字清晰,不時讓觀眾捧腹大笑,對娥瑞的戲弄與邪壞的念頭十分生動,在論述謊話七次演變時,更下台與觀眾直接互動,臨場反應快速且自然。奧蘭多(陳羿帆飾)雖口齒稍嫌含糊,但木訥、憨厚的大塊呆形象鮮明而有趣。余治賢所演繹之羅瑟琳時而古靈精怪時而任性嬌蠻,在裝扮成牧羊男時風流帥氣,與奧蘭多湊成對的效果格外令人注目。

歡樂在《皆大歡喜》中是個不可或缺的元素,除了換幕時直接讓觀眾欣賞白色軟墊由上向下丟疊的玩樂感,演員亦現場彈奏吉他與合唱,成功營造亞登森林的無憂無慮。結尾的婚禮讓眾角色在台上大合舞,歡快而逗趣。此外,不少與觀眾互動的橋段,不論奧蘭多將綁著詩信的小樹拿給觀眾,或試金石對著台下的男士評論髮型,時而與觀眾談話時而回到劇中,不但順利表達劇中的歡喜感,亦讓觀眾有參與其中的樂趣,台上台下成為一體,正切合劇名「皆大歡喜」。

《皆大歡喜》

演出|國立臺灣大學戲劇學系
時間|2016/06/04 14:30
地點|台灣藝術教育館南海劇場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做夢者與付出代價者是一樣的人嗎?做夢的人,是巨大而看不見臉面的國家機器,是在社區中漫步時擦肩的居民,還是面目模糊的諸眾?
十二月
06
2022
他是一位來自過去,同樣也來自未來的幽靈訪客。刻意又不經意,「祂」的出現(apparition)背對訪客,卻同樣是面對訪客的鏡像,質疑:你所為何來?
十二月
06
2022
此次《轉生》的演出中,並沒有發展「流動性」面向,似乎依舊在男人—女人之間打轉,每每將要跳脫時,又彷彿被一隻無形之手拉回舊有框架內,尤為可惜。
十二月
04
2022
這場《戰士,乾杯!》刻描再現了黃春明筆下光景,即使迄今將近五十年了,劇中人「熊」的家以及舊好茶魯凱人的環境與世代運命,如炬火般,在舞台顯現的那個沈靜而短暫的墨夜,卻有著綿亙、毫無閃躲可能的刺痛,巨大、逼現式地燃灼著。
十二月
01
2022
雖嘗試解放兒童劇長久以來被桎梏的稚氣可愛模樣,但我們要如何不矯柔造作的解放這個被成人僵固想像已久的模樣,純任天真自然去和兒童的想像接應,這是兒童劇創作者永遠要先面對審視的本質問題。
十二月
01
2022
藝術不一定得是主角,也可以是輔佐的香料,提煉出種種不對勁的習以為常。即使我所參與的場次是面向外地人的旅行,依然成功製造體感、召喚情感,並成功地串聯曾知道的事件名詞
十一月
29
2022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