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命還能夠再一次《Return》
3月
27
2018
Re/turn(台南人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952次瀏覽
羅家偉(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系表演藝術研究生)

整齣劇在各個角色的連結與交織的關係之中,透過生命中的重要片刻,來讓人必須得正視的面對自我生命中所逃避及恐懼的「缺憾」,並反向的以每個人心中最大的「缺憾」為出起點,在《Return》的回溯和假設性之中,時空交錯的回到當下片刻,自己是否有足夠的勇氣來面對此刻想要扭轉的過去,以及改變至今的未來。

在親情、愛情、友情的不同面向當中來探討,生命之中有許多的過客不斷流動,有時為了當下環境,亦或是自己的慾望及貪瞋癡,往往會有些不得已的抉擇和取捨,無論是在跨年倒數、結婚典禮、告別式、舞蹈教室、咖啡店開幕等,皆從不同的面相之中,反映出目前社會的寫實層面,並且在不同的重置時空,也將會有不同的結局產生。然而,導演及編劇在透過舞台設計上,以舞臺中心設置圓形的舞台,在整個場面的轉場調度上,演員的走位及上、下場大多以圓形繞場的形式串流,使整場畫面相當的協調流暢,無論是在舞蹈教室的把桿、倫敦咖啡店的招牌、西藏的拉薩、火車上的拉環、結婚典禮、告別式的場景等,都相當精緻細膩;就燈光設計部分,在雷奕梵與湯境澤回溯過去到火車車廂內的場景,圓形的舞臺地面上投影出時間流逝的分秒針及火車移動的車窗光線畫面;以及在部份場景的調度上,有時天幕呈現的燈光色調如同極光般的盎然,整個對比和部份光區的區域乾淨鮮明。

就音樂設計及歌曲演唱部份,本劇選用六首歌曲:Jason Mraz〈Make It Mine〉、Griffith Frank〈Unusual Way〉、Jason Mraz〈Absolutely〉、Wicked The Musical〈I’m Not That Girl〉、Israel’’IZ’’〈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Adele〈Hiding My Heart〉,成功地將整齣劇的情境畫龍點睛,更豐富了各別場次的聽覺畫面。

就演員的表演性而言,蔡柏璋在詮釋Wasir此角色時,使該角色的節奏專注的投射能量,使觀眾與角色的頻率同步呼吸,甚至在整個角色節奏的掌握上會適時的聆聽觀眾的反應而不打詞,在歌曲演唱部份,具有豐富療癒磁性的中低音,皆使觀眾能夠沈穩的聆聽歌曲與劇情當中所要描述的故事和情境氛圍。李紹婕在詮釋雷奕梵的角色時,在從小就壓抑著喜歡著湯境澤的那份內在的愛情,印象最深的是雷奕梵回到學生時期時的角色年齡回溯,從社會人士回到學生時代的角色差異性鮮明,以及壓抑自我對愛情渴望的小女生,成功的輔助湯境澤此角在愛情之中難為的抉擇與認同。

在《Return》的假設性及時空回溯的過程當中,導演及編劇巧面的將當代社會內在的寫實面端至舞台上,每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所嚮往的「慾望」和「缺憾」。透過自我心中深處的「缺憾」,將會帶領著你我回到當下「缺憾」的時空進行抉擇與考驗,最後還是告訴自己「要如何的把握當下及掌握自己的命運」。

《Return》

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17/3/9 19:30
地點|台北市城市舞台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或許是臺灣女性生命的關鍵字,也是悲劇命運的三元素,更可以說是三位一體的臺灣女性元神:她們有豐沛的「愛」可以給予,她們愛子女、愛丈夫、愛朋友、愛神明、愛芸芸眾生,唯獨不愛自己⋯⋯
12月
07
2023
《罪・愛》編導有強大的企圖心,要以一個相對簡單明確的敘事結構,從(陳怡靜的)單一視角,同時檢視、處理多個繁雜難解的議題——媒體生態、新興宗教、家庭暴力、司法正義、創傷記憶,從個人生命與集體意識交會糾結的亂碼謎團中,釐出一條符合因果邏輯的動作軌跡,為那些深陷迷惘深淵的人們,描繪出一幅不同於新聞報導或媒體傳播所呈現的,能讓我們同理、同情的生命圖像。
12月
04
2023
劇中各角色有冤,有怨,無論是女兒無情誤解了父親,妻子無意外遇造成了悲劇,女學生無心害死了老師,如果這些冤結要解決,就必須被打開,才會有可能痊癒。做為女兒的陳怡靜活在惡夢中,反覆輪迴,直到遇見黃巧雲。⋯⋯德國學者韋伯(Max Weber, 1864-1920)談到宗教團體,其領袖經常有克里斯瑪特質(charisma),這來自基督教傳統,象徵得到上帝的幫助,造就跟一般人不同。
11月
30
2023
《神諭之時》編導在這趟從百年後的未來,回返當下的旅程中,以神秘學符碼,交織穿插在連結歷史現實的物件(寶特瓶與幻燈片)與事件(月光社區反迫遷與WDI獨立運動)的脈絡中,建構一則我們並不陌生的末世寓言——先進科技的發展,無法阻止生存環境的崩壞、人類社會的沈淪(確確實實地沉入地下),而這一切都肇因於反覆發生的災異。
11月
29
2023
俗套,乍聽負面,卻是編劇的絕佳手筆。編劇鄭國偉來自香港,《好日子》也為香港話劇團而寫;但場景轉換後仍有效符合臺灣,並與觀眾達到共鳴——這其實就是俗套的功能。
11月
29
2023
從舞台意象來說,導演將「盈虧」的概念發揮的淋漓盡致,整合了繽紛的燈光與壓低視覺的燈桿、肢體,提煉了潛藏在亂世中的焦慮和紊亂⋯⋯
11月
29
2023
藉由疫情這柄放大鏡,讓原本隱形的邊緣立體而真實的跳了出來。以失業社畜變成愛情事業兩得意的人生勝利組為基準,對比主流價值之外的議題。穩定收入與彈性自由的工作,社交無礙與社交恐懼、異性戀與(偽)同性戀,財富焦慮、情感焦慮、階級焦慮⋯⋯各種焦慮迎面襲來⋯⋯
11月
28
2023
面對「跨性別不是存在,只是創作議題」的戲劇產業,出校園連徵選機會都沒有的表演學研究生涯。不用解釋性別,也不被理解存在的助選員職涯。雖然不用解釋,其實解釋也沒用的社會人生活。
11月
27
2023
「保持清醒,非常重要⋯⋯」,這是在《一個沒有神的地方》開場,表演者用饒舌在提醒著觀眾⋯⋯ 創作者選擇以麥克・艾佛(Mike Alfreds)創立的說故事劇場(storytelling theatre)形式,以及《灰姑娘》、《傑克與魔豆》、十五世紀的《愚人船》情節和形象相互交糅、提喻和移植,來道出東南亞移工群體,包含非法黑工、遠洋漁業工人、外籍家庭看護工等,在勞動現場所遇到的實相。
11月
22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