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登科的英雄之旅—臺灣豫劇團《求你騙騙我》
2月
18
2023
求你騙騙我(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豫劇團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333次瀏覽

文 蔡佩伶(社會人士)

人們總把認識自己當成嘴邊的老生常談,但或許未曾真正理解自己過。《求你騙騙我》藉著荒謬情節,層層逼近妥協現實與自我實現的永恆命題,儼然一場窮酸書生的英雄之旅。

英雄之旅由三個階段「啟程—啟蒙—回歸」組成。金登科的「啟程」從意料之外的錯誤開始:被牛驚嚇而掉了過年物資,他無法對妻子交代。妻子聽聞鄰居正在找牛,靈光一閃幫金登科安上神算高帽,連哄帶騙推著丈夫上神壇。 接著金登科無意識踏上「啟蒙」階段,開始歷劫。重重困難接踵而來,先是鄰里鄉親疑難排解,又是沙知府借雨任務,再到小皇帝的尋物占卜。為了突圍,金登科做出一連串違心行為。同時也更接近他夢寐以求的高官厚祿。但每一次金登科化身神算金,,都同時啟動「回歸」之門,他一心要回家。即使受封大國師,躍上人生高峰那瞬間也不例外。

是什麼力量讓一個屢試不第的落拓老書生願意割捨社會價值毫不戀棧?劇情透過環環相扣的共時性現象構成虛實交錯的世界觀,反覆出現的金妻蒙太奇和象徵物醞釀抒情。具體的鹽罐巧妙推動情節,映照出金登科擺盪在自憐與振作間的幽微心理。難題降臨前總有線索,投射方向。金登科願意行騙,反應他在自我價值跟夫妻情份的兩難,選擇了情感。

整體來看,本劇確實契合導演定調的「舞台劇風格戲曲荒唐劇」。相較於其他劇種版本,降低戲曲程式化表演搭配行當大風吹的設定,以寫實玩張力,再用誇張作表玩戲曲,呈現出獨特的沉著喜感。飾演金登科的朱海珊,處理繁重唱作與非本科的老生應工都舉重若輕,生動神情、清亮唱腔勾勒出窮酸書生的懦弱逞強。

行當制作為戲曲美學之一,強調表演技術與類型化角色的連結性。戲曲觀眾依賴聲腔和程式化表演認可角色。換句話說,觀演關係因「技藝」而串連。本劇巧妙利用此框架,透過跨行當扮演的不精準缺陷製造疏離,打斷觀眾審美,反向增強喜感。有效穿透文化、政治、社會、語言隔閡,藉著歡笑從劇場延伸至觀眾心智,並打開思索的平行宇宙。

《求你騙騙我》

演出|臺灣豫劇團
時間|2023/02/11 14:30
地點|新北市藝文中心 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整體而言,《求你騙騙我》並非唱功戲或做工戲,而是以其生活化的取材與演出為勝,當中的詼諧,作為團慶大戲自然可收到歡樂之效。然作為朱海珊的退休之作、同時也是林文瑋首次擔綱演出新編戲主角的製作,卻也讓人好奇:一般退休告別舞台的製作,大多是演員自己的拿手戲以饗戲迷;推出青年演員,也多會選擇功底吃重的劇目,讓觀眾看見演員的真本事,本次選擇用新編戲不知是何原因?或許,透過兩天的分演,一魚二吃,兼收兩種效果與功能,也讓觀眾比較兩位演員的角色詮釋,就是劇團的目的吧。
3月
30
2023
此次豫劇團演出的《求你騙騙我》為老戲新製,在原有的劇情架構上以生活化的台詞貼近觀眾,值得一觀的是,演員們挑戰相異的行當以及彼此對戲的默契令人感受到誠意滿滿。豫劇團在台扎根七十年,王海玲與朱海珊皆擔負起傳承的重責
3月
09
2023
短短的兩個小時,戲劇情節含括了友情(年兄弟)、愛情、姑嫂情與母子情,集喜、趣、悲、憐之情緣際遇於其中,甚具戲劇性與可看性
5月
21
2024
儘管此次的改編無論在劇情安排或舞台表演上都並非盡善盡美。但是,豐富的劇情轉折、舞台畫面的充分運用與燈光的配合,讓初次觀看戲曲的觀眾更容易接受。當家小生孫翠鳳則承擔了戲曲的傳統表演形式,讓老戲迷們有充分的觀戲享受。整場表演下來觀眾的掌聲、歡呼聲和叫好聲從未間斷,足見此戲在娛樂性方面的傑出表現、觀眾對於此戲的接受程度也很高。
5月
15
2024
《劍邪啟示錄》這些看似破除框格的形式與情節,都先被穩固地收在各自的另一種框格內,最後又被一同收進了這個六格的大佈景裡頭。於是,原本比較單線、或平緩的情節架構,在導演運用上、下兩條空間帶的操作下,能夠立體化。空間搭配情節後,產生時空的堆疊與跳接。
5月
07
2024
實際上,朱陸豪的表演完全無須依賴於布萊希特的論述,導致布萊希特在結構上的宰制或者對等性顯得十分尷尬。問題的癥結在於,贋作的真假問題所建立起的比較關係,根本無法真正回到朱陸豪或布萊希特對於形式的需要。對於布萊希特而言,面對的是納粹與冷戰秩序下美國麥卡錫主義下,世界落回了另外一種極權的狀態;而對於朱陸豪而言,則是在冷戰秩序下的台灣,如何面對為了蛋跟維他命離開家的童年、1994年歐洲巡演時傳來三軍裁撤的失業,以及1995年演《走麥城》倒楣了四年的生存問題。
5月
07
2024
如同《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看見石牌上兩邊的那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贋作是假,傀儡是假,裝扮是假,演戲也是假。然而,對藝術的追求是真,對表演的執著是真,對操作的技巧是真,在舞台上的用心呈現及感情投入也是真。如今,布萊希特的身影已逝,朱陸豪的印象仍歷歷在目,儘管透過鍾馗的交集對歷史反思、對過往懷疑,西方理論與東方經驗的激盪、辯證,最終的答案其實也是見仁見智吧!
5月
06
2024
《乩身》作為文學改編的創作,文本結構完整、導演手法流暢、演員表演稱職,搭配明華園見長的舞台技術,不失為成功「跨界」的作品、也吸引到許多未曾接觸歌仔戲的族群走進劇場。但對於作為現今歌仔戲領導品牌之一的明華園,我們應能更進一步期待在跨界演出時,對於題旨文本闡述的深切性,對於歌仔戲主體性的覺察與堅持,讓歌仔戲的表演內涵做為繼續擦亮明華園招牌的最強後盾。
5月
03
2024
以情節推進而言,上半場顯得有些拖沓,守娘為何化為厲鬼,直至上半場將盡、守娘被意外殺害後才明朗化,而後下半場鬼戲的推展相對快速,而推動著守娘化為厲鬼主要來自於謠言壞其名節,以及鄉里間的議論讓母親陳氏飽受委屈,或許也可說,守娘的怨與恨是被親友背叛的不解和對母親的不捨,而非原故事中受盡身心凌辱的恨。
5月
03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