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廳中的小狂想《星期一的京奧之旅》
12月
10
2013
星期一的京奧之旅(背包客劇團 提供)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604次瀏覽
陳志豪(國立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學生)

《星期一的京奧之旅》作為背包客劇團的創團作品,肩負著該劇團往後作品的發展風格。「小格局與大議題」成了這部創團作最顯著的特色。一位來自台灣的背包客阿Wen向北京當地姑娘晶晶租了間客房,雙方究竟會在相處的過程中擦出些甚麼火花呢?觀眾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或許可以為這齣劇融入為驚悚劇、偵探劇或愛情劇等元素。然而這一切並沒有發生在舞台上。相反的,劇中人物沒有遇到甚麼驚天動地的事件,僅止於異鄉客對異地輕微的狂想和生活小插曲罷了。

全劇的場景圍繞在一個開放式的客廳,乍看之下是個老舊的小公寓。簡單的飯桌、沙發和晶晶珍愛的鞋櫃等,而景片的布置分別是兩道房門,和一道不顯眼的廚房門。所有人物都在這開放的客廳空間對話與交流。因此,客廳之外所發生的事情必須依靠觀眾自行的想像作詮釋。如此處理手法,好處在於能夠將旁支末節的故事可能性交付給觀眾詮釋或猜度。這在縝密而複雜的戲劇情節中,能夠作為一種懸疑式的留白。然而《星期一的京奧之旅》情節線較為單一,身分認同的議題雖然值得深究,但卻無法透過較為嚴謹的情節線或敘事模式,進一步引發觀眾思考。反而輕輕地帶過,以致使人若有所失。

劇中的對白由於過於生活瑣碎,笑點亦相當刻意,因此沒有充分地發揮作為推動情節的橋梁,彷彿是為了鋪陳下一個議題而存在,實際上卻又不甚具鋪陳作用。例如主角有幾場大段的獨白的戲碼,卻僅為了交代過往的小故事和引出另一個語言與身分認同的關係——他從小就說的語言,究竟是不是「北京話」?以獨腳戲的方式交待身世或許不是確實地必要,除了過於刻意凸顯議題外,節奏亦顯冗長;若能夠專注地經營角色之間的互動關係與對話,藉此營造戲劇衝突和欲探討的命題,或許更能增加豐富的戲劇性。因此,即便仇泠把北京嗆妞晶晶飾演得非常自然到位,一口輕脆的北京話彰顯著人物的鮮明性格與辨識度,可惜的是,阿WEN和晶晶在各種議題的交火中顯得疲弱無力,導致情緒的拋接有落空現象。許多議題都選擇輕輕帶過或避而不談,迴避了更多值得深入發展的議題和衝突點。

阿WEN和晶晶的互動僅止於這開放式小「客」廳,它亦成為二人放下戒心,輕鬆溝通的唯一空間。阿WEN仍然堅決不談政治,異鄉客的身分讓他對身分認同和國籍等的敏感議題非常抗拒。當他被開罰單,被迫在表格的國籍欄上寫下「中國」二字,若非妥協,警察是否會放他離開呢?事後的他也僅能透過不去辦理臨時住戶登記,作為對於制度壓迫的軟性抗議,油然而生無力感,正是當事人無法輕易劃分是非黑白的身分認同命題。旅行結束了,阿WEN繼續回到他的生活軌道,這趟旅程似乎沒有對他的生活造成太大的衝擊,但這道身分認同的申論題,僅能留待觀眾去玩味解析了。

《星期一的京奧之旅》

演出|背包客劇團
時間|2013/12/04 19:00
地點|國立中正大學活動中心演藝廳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看似小品的格局,卻在形式上與內容上,以語言深刻觸及了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身份與認同問題。編導試圖以輕鬆與友善的角色互動中超越國家作為身份的唯一認同。但我唯一的疑惑是,國家恐怕從來不這麼輕描淡寫。(汪俊彥)
12月
04
2013
表演所留有的諸多空隙,讓「遊戲」中大量的關係實踐尚保有一些與「戲劇」的展演論述相抗衡的能量。甚至於當「戲劇」的意義能夠透過身體擴展為對於現實的注視──如雖然身處奇幻的想像,但死亡的現實注定了主角與祖父的失之交臂──時,過去與現在的交替也可以成為解構歷史記憶中認同本質的批判性立場。
7月
19
2024
《清潔日誌 No._____》無疑是一齣具有積極正面的社會戲劇,導演以「類紀實」的手法來呈現這些真實存在於社會的故事,並期許觀眾在觀看時都能夠「感同身受」所有角色的情感與生活。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演出方式,使觀者在觀看時不免會產生一種蒼白的無力感,究竟經歷過後所喚起的情感能夠改變何種現況?
7月
18
2024
烏犬劇場標榜以劇場創作作為「行動研究」,因此這個演出某種意義,是反映劇團對戰爭的研究思考,一年前即開始著手田調,半年前產出劇本,不斷進行修改;因此文本背後的史實資料相當豐富,即使取其一二稍加揭露改寫都已是現成題材,但烏犬劇場不願直書事件,堅持「戲劇轉化」,以意念、情感去「附身」穿越劇場敘事,刻意淡化事件的因果邏輯。
7月
16
2024
但是,看似符合結構驅動的同時,每個角色的對話動機和內在設定是否足夠自我成立,譬如姐夫的隨和包容度、少女的出櫃意圖,仍有「工具人」的疑慮,可能也使得角色表演不易立體。另外,關於家庭的課題,本屬難解,在此劇本中,現階段除了先揭露,是否還能有所向前邁進之地呢?
7月
11
2024
從《神去不了的世界》來看,作品並非通過再現或讓歷史主體經驗直接訴說戰爭的殘酷,而是試圖讓三位演員在敘事者與親歷者之間來回切換,透過第三人稱在現實時空中描繪故事。另一方面,他們又能隨時成為劇情裡的角色,尋找通往歷史陰影或傷口深淵的幽徑。當敘事者的情緒不斷地游移在「難以言喻、苦不堪言」到「必須述說下去」的糾結當中,從而連結那些幽暗的憂鬱過往。
7月
11
2024
此作品旨在傳達「反常即是日常,失序即是秩序」的理念,試圖證明瘋狂與理性並存。一群自認為正常的精神病患,如警察伸張正義、歌劇院天后般高歌等方式,活在自己的想像泡泡中。這些看似荒誕的行為,實則折射出角色內心的滿足與愉悅,並引發對每個人是否也生活在自己「泡泡」中的深思。
7月
03
2024
只是這也形成《內海城電波》某種詮釋上的矛盾,源於混搭拼貼下的虛構,讓內海城看似台南、卻也不完全是台南——也就是,我們會在內海城看到「所有的」台南,卻不一定是有脈絡的「全面的」台南,甚至有因果倒置的可能。杞人憂天的擔憂是:這會否造成對台南、乃至於「台南400」的認知落差?
6月
28
2024
這是一個來自外地的觀眾,對一個戲劇作品的期待與觀感,但,對於製作團隊和在地觀眾來說,《內海城電波》並不只是一個平常的戲劇作品,更有城市行銷的政治意涵,和記憶保存的個人意義。
6月
28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