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夢新經典《夢紅樓‧乾隆與和珅》
12月
18
2019
夢紅樓‧乾隆與和珅(國光劇團提供/攝影劉振祥)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1931次瀏覽
蘇嘉駿(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生)

2019年似乎是「戲曲紅樓夢」與「小說紅樓夢」交會、互放光亮的一年。

九月有臺灣崑劇團與中央大學崑曲博物館共同策畫的「紅樓‧夢崑曲」,邀康來新老師與朱嘉雯老師串講各折戲與小說間的關係,所演出的劇目都是《紅樓夢》中的戲曲,如寶釵生辰所點《魯智深醉鬧五台山》(《虎囊彈.山門》)、讓黛玉從「感慨纏綿」到「站立不住」的《牡丹亭.遊園》等。講者細說戲與夢;觀眾從看戲、聽戲而入戲、入《夢》,是令人耳目一新的聆賞體驗。

歲杪,國光劇團推出睽違三年的清宮大戲《夢紅樓‧乾隆與和珅》,則是以《紅樓夢》入戲的又一次嘗試。其主軸是皇帝與權臣的故事,巧妙的是:編劇(林建華主創,王安祈、戴君芳協力)將「為閨閣昭傳」的《紅樓夢》織入這齣本以男性政治為主的劇目,以展演成果來看,實在令人驚艷。《康熙與鰲拜》(2014)、《孝莊與多爾袞》(2016)皆以清朝之興為時代背景,來到《夢紅樓‧乾隆與和珅》則「繁弦急管轉入急管哀弦」,著意呈現大清盛衰轉遞,全劇充滿了「退步抽身」、「懸崖撒手」的警示。如此調性,既屬於「未悟」的和珅、乾隆,更與《紅樓夢》「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的「興衰三段論」互聯互通。

自從小說面世,紅學發端,《紅樓夢》讀者間便流傳著各種「索隱」之說。如稱此書敘寫順治帝與董鄂妃的故事、影射納蘭明珠、諷刺和珅等。而內容解讀、作者家世,禁與不禁等等問題,在在使得此書與清宮、政治脫不了干係。由此,全劇首幕以聖祖康熙對曹寅(曹雪芹祖父)的再三囑咐——「千萬要補足虧空」導引入戲,實在是編劇的一記「神極之筆」,直迴盪至戲終的空茫大地。

紅學索隱慣用對位法,《夢紅樓‧乾隆與和珅》亦將人物命運對照互滲。和珅從火堆救出《紅樓夢》,獻予乾隆帝,笑談中將自身與帝王譬諸王熙鳳與史太君。關照全劇,王熙鳳從「脂粉隊裡的英雄」落得判詞所言「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一生起伏確實與巨貪和珅交互掩映。

為了弄權、弄錢,王熙鳳以其聰明機巧,並以賈家為靠山,手上沾惹了幾宗人命官司。此劇將逝去之魂/鳳姐心魔具象化,賈瑞、尤二姐、張金哥與守備之子,團團烘托出王熙鳳「生前心已碎」的慘然困窘。而若再看判詞前二句「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護此生才」,則更令人心驚——嘉慶帝賜死和珅,其在牢獄所寫的詩便有「對景傷前事,懷才誤此身」之句。兩人機關算盡而終於不得好死,秦可卿「水滿則溢,月盈則虧」的叮嚀,大概已被潑天的錢與權洗刷無蹤。

值得一提的是,《夢紅樓‧乾隆與和珅》並未死板對應小說人物與歷史人物,虛實有無之間的罅隙,留供觀者填補。其中,和珅與王熙鳳的對應最被凸顯,然而其對照性絕不突兀,堪稱嚴絲合縫。黃宇琳演繹的王熙鳳,施計時潑辣強悍,受窘時憂懼可憐,使觀眾不得不躊躇於愛恨之間。「雙面蛾眉」的精湛表現令人折服。另外,名丑陳清河分飾和珅管家劉全與王熙鳳陪房來旺,二角性質相似,為虎作倀並從中掠取油水。劉全仰仗和珅霸勢,不僅花錢如「淌海水似的」,更多有踰制之舉。而丑角陳清河游刃於二角之間,架接歷史與虛構,其演繹趣味橫生,每每令人莞爾。

《夢紅樓‧乾隆與和珅》引《紅樓夢》別名之一「風月寶鑑」,剔去風月情色意味,取其歷史鑑照意涵,敷衍出小說與歷史之間的映照。風月寶鑑「兩面皆可照人」,小說中的叮囑是「千萬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然而禁忌實爲逾越而設,亦因此才成就賈瑞不堪之死、鳳姐設計之毒。戲裡,編劇將捧出寶鏡的重任託付秦可卿,與其魂托鳳姐賈家後事對看,強化了秦可卿「警幻」的角色。戲中乾隆嗜讀《紅樓夢》,讀到「三春去後諸芳盡」猛然一驚,「原應嘆息」夢裡、心裡如兀鷹盤旋,又如鼠蟲啃嚙。相較和珅,乾隆顯然是更爲理想的讀者。因此,乾隆不僅是警幻仙姑/孝賢皇后「警幻」的對象,爾後更試圖警醒和珅,奈何「痴兒」墮入慾望迷津,以至於後有多寶格藏錦囊一節。

「風月寶鑑」示現榮枯之一體兩面,此一兩面性不僅錯落在故事內容中,更呈現在舞臺美術設計上。乾隆與和珅超越君臣關係,乾隆將公主賜婚和珅之子,使得和珅晉身皇親國戚。戲中以大紅簾帷象徵喜慶,娶親隊伍高舉大紅燈籠,踩著歡快的樂聲前進。繁盛景況好比「烈火烹油,鮮花著錦」。此時,帷布卻冷不防回轉,搖身成了喪車前的布障——那是秦可卿大殯的隊伍!紅幡去後,白幡登場,當下「悲涼之霧,遍披舞臺」,場面調度美得令人心旌搖顫。另,舞台兩側設置開合自如的月洞門,開啟時將一輪月光投影在舞臺之上,呼應「月盈則虧」及「鏡花水月終成空」的主題。

而結合多媒體設計的視覺意象「多寶格」,則指涉戲中人曲折幽隱的心計盤算及無厭的貪慾。再延伸,則令人思及乾隆與和珅之間跨越君臣友朋的感情。乾隆對和珅之賞識與信任、和珅對乾隆的了解與體貼,此戲既加以呈現亦開出別樣的思考空間:種種舉措,或不該粗暴概括為奴顏媚骨而已,其間的人性/人情幽微,頗堪玩味。劇末,收結在「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的唱詞與景緻之中,而演出當日正值大雪節氣。

《夢紅樓‧乾隆與和珅》演員之身段唱腔、音樂舞蹈、劇本編創、舞臺設計,無一不細緻華美。國光戲曲新美學有「文學性」與「現代性」的堅持,我想這部大戲當屬「兼美」之作,是國光清宮大戲的再突破,也為以往的「紅樓戲曲」翻出新意。京劇藝術與章回《紅樓夢》的交會放光,再次展示經典「日新又新」的超越性;而汲古新編,說不定便能像《夢紅樓‧乾隆與和珅》一般,誕生現代新經典。

《夢紅樓‧乾隆與和珅》

演出|國光劇團
時間|2019/12/07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夢紅樓‧乾隆與和珅》作為清宮大戲三部曲,在大歷史脈絡下黏合著女性與文學經典,是對前二部曲的體制的突破,並且延續著一貫的抒情調性以及對人性幽暗面的探索;而對文學意境的凝練,使舞台意象簡練而飽含詩意。(林慧真)
12月
23
2019
《巧縣官》在節目宣傳上標舉的是一齣「詼諧喜劇」,於現代高壓的工作環境下,若能在週末輕鬆時刻進入劇院觀賞一場高水準的表演,絕對是紓壓娛樂的最佳選擇,也是引領觀眾接觸京劇表演藝術的入門佳作。
7月
12
2024
當然,《凱撒大帝》依然有當代傳奇劇場多年來的戲曲與聲樂、歌劇等表演形式結合的部分。吳興國演出賈修斯、凱撒、安東尼,各自使用了老生(末)、淨、武生、丑的行當,以聲腔與表演技巧詮釋三個角色,恰如其分,也維持《李爾在此》、《蛻變》的角色聲腔多重變化的設計。
7月
09
2024
從歌仔戲連結到西方劇本、德國文學、波蘭電影導演或法國文學批評,《兩生花劫》的故事起於江南恩怨,卻在台灣釋放和解。我們當然可以從《兩生花劫》關注且重探本土戲劇的本質,但也不妨將它置於世界文學的脈絡下思考。傳統必須走向世界,而傳統也永遠在當代重生
7月
03
2024
或許老戲新編不若以往跨文化的豫莎劇、取材本土小說系列、或實驗性質系列等劇目的開創與新意,現今的傳承與復刻路線讓豫劇團近幾年的劇目走向較為保守,但在經典劇目不斷重演的過程中,新一代的觀眾看見豫劇團在演員與劇目傳承中的成果亦是打磨功夫的必經過程。
7月
03
2024
《狐狸兒媳-小翠的愛情札記》是一齣充滿戲劇性和情感的精彩客家戲,巧妙地結合神話、戲劇和人性的叩問,融合戲曲、文學和哲學,同時探討愛情、命運和超自然元素等主題的精彩演出,從開場的喜慶氣氛到結尾的離合場景,展現出月缺重圓的仙/人之情。
6月
28
2024
外調演員張閔鈞是新生代中表現傑出的演員之一,無論在眼神的專注與變化、唱唸的真假音轉換或鑼鼓點的收放空間都表現得恰如其分,為本次表演增添許多光彩。有別於其他團隊的呈現,此次展演彷彿將主軸更偏向「小旦」一些,真正的呼應了劇名《薄倖錦衣郎》中女子的悲涼處境,觀賞完畢除了縱橫大仇得報的快感,也默默興起一股「秋扇見捐」的哀戚。
6月
26
2024
對我來說,《青姬》恍如在劇場與潛意識展開交流,反覆觀看未磨損打動的感受。動人始終在捕捉經典間隙的微聲,在經典延展的時空編織,一幕幕的拼湊中浮現新曲;經典不再是方向底定的單行道,微縮個人、團體、社會間多層次群我互動,時空是意識的載具,封存著眾人的意識變化。
6月
26
2024
《兩生花劫》是一部集傳統與創新於一身的優秀作品,在各個方面都展現實力,劇中呈現的文化融合和思想深度,將觀眾帶入一個令人驚艷的歌仔戲世界,並在傳統調中帶來變化,是個具有挑戰性但也充滿潛力的嘗試。
6月
25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