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情慾,思索倫理《我家大姊0空窗》
十二月
29
2021
我家大姐0空窗(唱歌集音樂劇場提供/攝影李奕瑲)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小
中
大
字體
806次瀏覽
許仁豪(2021年度駐站評論人)

————————————————————防雷線————————————————————

我家大姐0空窗(唱歌集音樂劇場提供/攝影李奕瑲) 我家大姐0空窗(唱歌集音樂劇場提供/攝影李奕瑲)

從故事情節來看,這是一齣不折不扣的通俗劇。主軸關乎一名未婚大齡女子,事業成功卻情感失敗的人生掙扎歷程。這主題,如同編劇與詞曲創作王悅甄在節目冊裡現身所說,「多老套又無趣啊」?九○年代末以來,隨著美國影集《慾望城市》蔚為風潮,單身都會女子的慾望敘事已成了時代文化工業的票房糖衣,演員衣香鬢影,較勁時尚,場景華貴夢幻,穿梭型男型女,當然還要探索一下多元性別與非典型感情模式,男同志時尚顧問,幹練女強人,男女男女,或男男女女,慾望橫流、顛鸞倒鳳之後,最後必然要帶出亙古以來不變的倫理議題,秩序必須戰勝情慾,最後再次穩固眾人寄託之圓滿希望,或來一場盛大婚禮,或婚禮終究不成,但親情友情再上層樓,成為一生所繫。

台灣劇場界近年來不乏循此路線開發的製作。這幾年比如王安琪的單人表演《愛在年老色衰前》,或是白開水劇團的《三十而α》,都是類似議題本土化的劇場界嘗試。我們不妨將《我家大姊0空窗》放在同一個脈絡裡探討,看看這個議題在此作品中的本土化嘗試,是否有新的局面?

編劇用了一個喜劇慣用的「錯認巧合」技巧來設計情節的危機與懸念。女主角周雅君/周妍(詹喆君飾)事業有成,是一家行銷公司的公關經理,與家人多年未見的她,忽然接到小阿姨電話,希望她回去主持妹妹周宇涵(鄭雅之飾)婚禮。她抱著不安的心回到高雄家中,來到婚紗店現場,弟弟周恆毅(周家寬飾)找來好同學阿幹(蔡恩霖.撒基努飾)幫忙打理髮妝服飾,沒想到妹妹要結婚的對象竟然是多年前在紐約求學時的男友徐彥呈(倪安東飾)。這個巧合烏龍炸開了一鍋陳年往事,從周雅君與徐彥呈兩人對質不歡而散的戀情,到姊弟三人相互傾吐多年來對彼此的愛恨情仇,氛圍從嬉鬧搞笑,直轉急下,進入情感濃烈,令人揪心的真情吐露片段。

單從情節大綱設計來看,《我家大姊0空窗》並沒有跳脫太多同類型通俗劇的套路,一場婚姻鬧劇引爆多年未解恩怨情仇,新仇交雜舊恨,愛情糾葛親情,主角面臨兩難困境,成全還是毀滅?背後關乎一個大齡未婚女子的人生高度與倫理修養,在依舊是父權當道的當代社會,這類型戲劇走到最後,免不了要引發觀眾去思考,女主角最後的命運走向,到底是臣服了父權的邏輯,還是開創出了新的可能局面?

幸好第二版的《我家大姊○空窗》並沒有落入成全或是毀滅的二分俗套,若是簡單成全了那女主角就是不折不扣的「聖母」阿信型人物,隱忍一生,為了他人,自己的幸福都可以擺在一邊;若是毀滅,那她就成了典型的「婊子」,為了私慾不守婦道,破壞別人幸福婚姻的女王蜂類型。不管是「聖母」還是「婊子」(Madonna or Whore)都折射出父權社會男人面對女性情慾展開控制的潛在心理。【1】

在結局之前,第二版的《我家大姊0空窗》展開了一個更複雜的創傷歷史。【2】原來姊姊拋下年紀小她很多的弟妹,離家北上,是因為當初一樁無法啟齒的性侵案。一方面畏懼權勢,一方面接受利誘,為了讓已經失去父母的弟妹能有更好的經濟生活,她毅然決然接受了性侵方的利誘,隻身前往台北,改頭換面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她承受被社會霸凌的痛,背上了破壞幸福家庭的小三罪名,但卻也間接讓年輕的弟妹承受莫名群眾電話的持續騷擾。弟妹因此以為她為了攀權附貴而拋棄年輕男友,對她的「敗德」無法原諒。這個環節設計牽引出了簡單通俗劇之外的情慾倫理學思考:性道德、婚姻制度與性別平權、愛情與麵包、權力操弄、媒體公審、集體獵巫以及群眾心理中的集體歇斯底里等議題,在王力宏與李靚蕾事件爆發的第一天坐在劇院裡看到這橋段,真是不勝唏噓。戲劇做為一門藝術,若能超越通俗爛戲碼,便是直面幸福表象下不堪的黑暗人性,把慾望與倫理的議題敲開,讓大眾面對思索「倫理綱常」背後種種湧動不安的人慾。被資本主義裹挾的娛樂工業一再製造幻象,用來安撫大眾,滿足其種種不切實際之想望,穩固父權意識形態構築之井然秩序。或許尚未被大資本穿透的劇場,還能有一點空間去鬆動、去搖晃那些粉紅泡泡幻覺,讓倫理與慾望的問題可疑持續被提問,被更新?

畢竟音樂劇的類型還是要讓《我家大姊0空窗》回到一個完滿的句點。最後四人透過真情告白,誤會冰釋,大姊拿出了母親留下的戒指,帶到妹妹手上,透過一場姊妹求婚的儀式,象徵性地鞏固了堅貞不渝的親情,然後再將妹妹交到徐彥呈手上,兩人在眾人祝福下,圓滿成婚。說實話,結局看似落入王子與公主的幸福生活俗套,這戲從頭到尾最吃重的戲份,其實是姊妹三人的情感戲,尤其是兩姊妹關係的經營,特別細緻立體,通過許多小時候遊戲與生活的細節,把姊妹情深演繹的十分動人,已經遠遠凌駕在男歡女愛的結局之上。這或許是《我家大姊○空窗》本土化嘗試的結果,長姐如母,在父母雙亡後扛起一家照顧的重擔,姊妹三人相依為命,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三人相愛相殺,在秘密接露與誤會冰釋後,親情更加磐石永固,結婚典禮上至死不渝,不離不棄的誓願,是每個孤獨漂泊靈魂終身所求,在這戲的情節鋪排與唱曲安排之下,似乎更適合用在姊弟三人身上。

短短九十分鐘的演出,情節緊湊而情感濃郁,每個演員都唱作俱佳,恰如其分地詮釋劇中角色。尤其蔡恩霖所扮演的甘草人物,透過妙語如珠的台詞跟詼諧的表演,插科打諢,十分搶戲,雖為配角,但卻是靈魂人物,穿針引線讓人物關係得以發展,故事秘密可以緩緩展開。舞台設計採用工整對稱的婚紗店場景,顏色與擺設細心安排,中間帶有布幕的框中框設計,活化了走位的可能,導演林羣翊巧妙運用了對稱空間結構,以及中間的布幕鏡框,讓演員的動線走位流暢有致,尤其是最一開始錯認巧合、荒謬嬉鬧的場景,還有中間回憶場景的穿插,特別需要這些走位的輔助,才能引發效果。

如果團隊將來還要發展劇情,最後提出幾點建議供參考。首先,女主角在目前的樣貌與表演還是太過甜美,若按照節目單所說,女主角因為創傷事件,後來成了一個「穿著無時無刻發著攻擊性」的女強人,那目前的表演實在無法看見「攻擊性」,也看不見周雅君變身周妍後的兩重人格複雜性。劇名裡的「0空窗」指的應該是周雅君遭受創傷後,再也不相信愛情,轉身變成情場女高手周妍的過程,但在目前的劇情結構裡沒有太著墨這點,讓女主角心路歷程與情愛態度的大轉變失去了層次。再來,徐彥呈的角色應該有其複雜性,但在現行結構裡也是顯得略為扁平,簡化成了一個癡情小生。當然,所有的人物都有再發展,更為立體化的潛力。

「唱歌集音樂劇場」在高雄致力音樂劇深耕多年,過去多半推出篇幅不長的小品,音樂劇本來就是歌舞主秀,抒情大於敘事,在這樣的篇幅與結構限制下,欲求看見寫實戲劇一般的人物複雜性也是苛求,或許更該深究的是音樂在戲劇裡的表現方式。礙於筆者自身的專業侷限,實在無能對音樂多說甚麼,唯一能指出的便是,幾次看「唱歌集」的演出下來,非常驚訝其「詞曲咬合」能做到很高的比例,華文音樂劇已經發展了三十多年有餘,常常進場聽演員用中文唱西式曲調,聽見旋律,卻聽不見歌詞。一場演出下來,歌曲佔了三分之二,若聽不懂,那真是三分之二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唱歌集音樂劇場」長期經營小品,或許就是意識到「詞曲咬合」的重要,寧可確認詞曲的完整,也不隨意擴張篇幅的做法。期待「唱歌集」在與「故事工廠」找到新的商業模式後,能穩固發展,最後製做出一齣在規模與深度上都令人眼睛一亮的本土音樂劇。

註釋

1、西方女性主義關於這個討論非常之多,以下簡單引述一篇論文:Bareket, O., Kahalon, R., Shnabel, N., & Glick, P. (2018). The Madonna-Whore Dichotomy: Men who perceive women's nurturance and sexuality as mutually exclusive endorse patriarchy and show lower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Sex Roles: A Journal of Research, 79(9-10), 519–532. 在台灣的本土脈絡,我們不乏看見同樣的二元邏輯在父權媒體上反覆出現。

2、從戲劇顧問杜思慧的文字,可以得知第二版特別複雜化性侵創傷的情節設計,讓女主角做為父權社會受害者的議題有了深度層次,請見節目單。

《我家大姊○空窗》

演出|唱歌集音樂劇場、故事工廠
時間|2021/12/18 14: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Link
Line
Facebook
分享

推薦評論
劇場能否成為小說讀者彼此間,交換「閱讀王定國」經驗的媒介。就這一點而論,《誰》的創作團隊,沒有令我失望
十一月
23
2022
觀眾從互動的趣味跳到內心的反省,速度極快,當下的情緒跌宕是非常震撼的:「消失新竹」名義上是讓缺點消失、城市升級,實則為文化的丟失。
十一月
14
2022
或許《燃燒的蝴蝶》並沒有走向完全悲觀或悲劇收場,是為了再次尋找救贖的可能性。
十一月
12
2022
雖說日本的舞臺創作自由,但有些議題是禁忌,軍國主義的失敗就是其一。鮮少有作品呈現日本對戰俘的態度和處置,甚至連對相關議題做了軟處理的百老匯音樂劇《South Pacific》,在號稱亞洲音樂劇之都的日本都很少演出。
十一月
11
2022
《Q》的熱演,是以,或許召喚出台灣深層有關文化混雜的焦慮或喜悅,即重思自身文化記憶、形構,以釐清自己是誰之必要。
十一月
10
2022
真快樂掌中劇團近年來嘗試多種的布袋戲與現代戲劇結合的表演形式,也參與傳統戲曲藝術節、戲曲夢工場等活動,多次推出實驗偶劇,並從中探尋偶戲的多種可能性,並自問偶和人之間的距離與關係,形成一系列的演出。而這些演出的主題與要素,均於本次《指忘》中再次應用呈現。
十一月
02
2022
各段移動觀看的微型路徑,變得不只是在步行,因為同一刻的風景,包容了至少超過三件以上的作品。他們並非各自獨立,而是相映成趣,漫步其中才能領略種種交錯的驚喜。
十一月
02
2022
這齣神話改編之作,似乎難從線性思維觀之;意即,劇情走向不同於線性史觀展演人類文明進化,而是透過多重演繹「天梯」,展演循環史觀及不同年代、位置的族人對「天梯」神話情節的認知演變,也讓這個「Sera女祖由天梯墜落」的老故事,在母系社會的現當代部落陪伴想像力的孕育與激盪。
十月
27
2022
當然,在解剖生命的共通性時,我們也不免將身體經驗抽象化了,在肉體被抽離既有的消失脈絡後,我們談論的會不會只剩下一種集體的哀悼,而沒辦法更理解每個個體的選擇。
十月
24
2022